第三章 蝙蝠大侠-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三章 蝙蝠大侠

    在武林之中有很多拥有大侠之名的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比如“江南大侠”江别鹤,“中原大侠”铁中棠,“燕大侠”燕南天,“天下第一名侠”沈浪……

    但很少有人以“蝙蝠”作为侠名,蝙蝠是一种生活在黑暗中的动物,人们一听到蝙蝠二字,就觉得阴森可怖,头皮发麻。

    曾经武林上出过一个“蝙蝠公子”原随云,此人的确是才惊艳艳,武功高绝,是不世出的天才,但却也是个心思恶毒扭曲的阴谋家,他和蝙蝠一样是个瞎子才取了这等名号,躲在蝙蝠岛的黑暗洞窟里谋算着倾覆整个武林。

    这位“蝙蝠大侠”布鲁斯,明明在行惩恶扬善之事,光明磊落,又发下“不杀之誓”,怀有大仁之心,为何世人要以“蝙蝠”作他的侠名?

    孟星魂那颗枯寂的心也不免被这个故事提起了一丝丝兴趣,他忍不住想开口问一问。

    那人却自己将原委说了出来:“这蝙蝠大侠布鲁斯之所以侠名蝙蝠,是因为他行侠之时穿一身漆黑的蝙蝠战甲,头戴蝙蝠面具,也只在黑夜时出手,黑暗之中看他,就好像一只大蝙蝠精变成了人!”

    孟星魂道:“荒谬,既然布大侠替官府捕捉盗贼,又怎么会作这般古怪打扮,还尽在夜里出没,他这样子,倒比江洋大盗还邪气。”

    “对喽!”那人一拍手道:“布鲁斯就是要让那些恶人觉得他邪气凛然!”

    “那又是为何?”

    “那些江洋大盗尽是些胆大包天之辈,莫说是一身正气,品貌威严的大侠,就是诸天神佛降了人世,光凭那光辉灿烂的金身佛面,神罚佛谴临身之前,这些大盗也是不惧的,布大侠又起了不杀之誓,能靠什么来震慑这些恶徒?”

    再一拍手,那人高声道:“想要恶人怕,样子就要比恶人更邪气,手段比恶人更诡谲,恶人最喜欢躲在黑暗之中,那蝙蝠大侠就在隐藏着无尽邪恶的暗夜出没,让那些恶人觉得黑暗也藏不住他们肮脏的身子,有比他们更邪气的怪物也藏在那里,时刻准备着跳出来啃他们的肉,吸他们血!”

    孟星魂心下恍然,原来如此!

    这蝙蝠大侠布鲁斯果然不是等闲人物,却是能想出这一层道理,与那些素喜博取名声的“大侠”不同。

    “那这位蝙蝠大侠又是如何打败武功高强的大盗?”

    那人看了孟星魂半晌,才道:“他用的法子,跟你杀人时用的法子差不多。”

    孟星魂心下一凛,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查他的底细,取他的命,割他的头来当祭品,杀手的身份一直藏的极好,这人却轻易叫破。

    “布鲁斯大侠也是一位极有耐心、极为冷静之人,他出手抓贼之前都要细细探查所抓之人的底细,找出那人的弱点,只在那人露出破绽一刹那,再出手入电,将之制服。”

    孟星魂却不答话了,他的慢慢手摸向了靴子,靴筒里藏着一把短剑。

    他拔剑动作十分轻微,那只拔剑的手从表面上看,几乎是纹丝未动,他能用三个月时间杀一个人,也能用三个时辰去拔一把剑。

    “布大侠曾与十几位天下绝顶的武林高手联手建立了一个‘正义帮’,‘正义帮’以镇压‘阴谋家’‘恶人’‘天外邪魔’,拯救黎民百姓,平复天灾**,匡扶正义为宗旨,他担心那些武功已超凡入圣的绝顶高手一旦堕入魔道将为祸人间无人能制,于是暗自钻研琢磨,写下一本书,书里记载了如何杀死这些天下绝顶高手的方法。”

    孟星魂被那人的话吸引,仔细聆听。

    “结果这本书却被一个邪恶小人盗走,那人根本不懂高深武功,按照布大侠的书中所载,用布大侠研究出的方法来暗算天下绝顶高手,竟让那小人得手了,就连与布大侠交手之后化敌为友‘人间之神’也惨被重创,生命垂危,差一点就死掉!”

    孟星魂心中一震,这布大侠的智计手段真是匪夷所思,他以为自己能耐心等上几个月,暗中观察,细细谋算,最终暗杀一个成名高手已算不凡,但那布鲁斯仅仅是写出谋略,就能暗算杀死天下绝顶高手,陆地真仙一般的人物。

    与布鲁斯相比,孟星魂又算什么刺杀高手呢?

    智谋心性比不上,勇气仁爱更是难望其项背,这么一个武功比自己还低微的人,竟然做出了如此惊天动地伟业。

    孟星魂想抓住流星而自惭,那个叫布鲁斯的人却已成为了一颗恒星,光芒洒满大地,泽被人间!

    那年轻人意味深长地笑着,看孟星魂心神动摇,便继续开口道:“你不觉得你和那位布大侠有些相似么?”

    孟星魂摇头道:“我岂敢与那位布大侠相提并论!”

    “一样厌恶杀人,一样心性坚毅,一样冷,一样善于谋划,一样一击必中……”

    “我嫖,我赌,我用酒来麻醉自己,我还杀人!”

    “那可巧了,那位布大侠也是花丛中人,也流连欢场赌场,赌得可比你大得多了。他也曾因迷惘孤独而酗酒,甚至更严重,他吃‘逍遥散’一类的精神麻药来麻痹自己,盖因他以**凡胎对抗那些武功绝顶之人,不知受了多少暗伤,不把药当饭吃疼得都站不起来。他发‘不杀之誓’以前,也是杀人的,还杀了不少。”

    孟星魂脸一沉,道:“你的故事也讲完了,我也听够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吧?”

    那人摇头道:“我讲的这个故事,跟你身世有很大的干系,你听完了难道还不懂么。”

    “懂什么?”

    “布大侠虽已仙逝多年,侠名也随风消散,但他留下的偌大家产却托付给了一位忠仆,让那位忠仆替他寻找流落在江湖上的后裔。”

    孟星魂笑了,道:“你不会就是那位忠仆,而我不会就是布大侠的遗孤吧?”

    那人笑眯眯地颔首。

    “我虽是孤儿,但也知道死去的爹姓什么,我姓陈,不姓布。”

    “你姓孟,不姓陈,这并不重要,布大侠的爹爹还姓韦呢。”

    孟星魂心中一动,心中杀意更甚,他化名陈志明许久,久到都快忘记了自己的本名,知道他姓孟的人,不超过五个,现在竟然又多了一个。

    但他神色未变,继续笑道:“你看起来年纪比我还小,难道你服侍布大侠的时候还穿着开裆裤?”

    “这也不重要,你可以叫我‘阿福’,我是一位老管家了。”

    “你之前说你叫‘罗锋’。”

    “刚才是刚才,现在我叫‘阿福’了。”

    孟星魂笑意更甚,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道:“这么说,我就要继承布大侠偌大的家产,还有了一个忠仆管家,成富家少爷了?”

    那人一本正经地朝孟星魂鞠了一躬:“阿福给孟少爷请安,还请孟少爷随阿福回庄园去,继承布老爷的衣钵。”

    剑光一闪。

    孟星魂蓄势已久的一剑终于出手,这一剑如流星破天,彗星击月,长虹贯日。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速度,当初他刺杀金枪李,金枪李下葬的时候眼睛还是瞪着的,目中还是充满了怀疑和不信,不信自己会死,死也不信有人杀得了他。

    而这一剑,比刺向金枪李那一剑还要快上一倍,已是孟星魂激发了所有潜力刺出的空前一剑!

    剑光的璀璨只持续了很短时间,刹那之间,这如同蛟龙出海的一剑定住了,剑身猛地颤动,活像一条被拿住七寸的蛇。

    这条蛇的七寸被两只手指夹住,吐出的森寒信子都快舔到了那人的眼皮,但就到此为止了,再也无法寸进。

    孟星魂就好像没看到被擒住的剑锋,阴着脸冷冷地对那年轻人道:“我凭什么信你?”

    年轻人屈指一弹,那把千金不易的宝剑剑锋就断裂成几截,崩落在地。

    他伸出了一根手指。

    中指。

    对孟星魂晃了晃。

    “就凭这个。”

    孟星魂看着那根手指默然无语,这是一根能抵挡他拳头的手指,两根就能夹住他全力一剑,如果伸出三根来,想必取走他的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拥有这根手指的人就算是说夜是白的,雪是黑的,鹿是匹马,狗是麒麟,孟星魂是韦半城韦老爷子的亲孙子,布大侠的亲儿子,别人也要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