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何为超级英雄?-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何为超级英雄?

    超级英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罗锋在进入漫威宇宙之初,知道自己要和超级英雄群体打交道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

    就像钢力士向死侍灌鸡汤,想拉他进战警时曾说:

    “成为英雄只需要四五个瞬间,并不是想人人想的那样是一份全职工作,醒来时是英雄,刷牙时是英雄,班时还是英雄。

    对英雄来说,一生中只有四五个瞬间真正重要,四五个做出选择的瞬间做出牺牲、战胜缺点、拯救朋友、饶恕敌人,其余一切都不重要了,世人如何看待我们……”

    钢力士说到这里的时候,不耐烦的死侍一枪崩了钢力士本打算让他饶恕的敌人。

    死侍是个真小人,他才懒得听伪君子啰嗦。

    钢力士这碗鸡汤要是灌给罗局长,罗局长会把他抓起来,警告他英雄只需要四五个瞬间,但超级英雄就却是一份全职工作,想兼职的话要问问神盾局的刀利不利。

    英雄也许只需要四五个瞬间,因为普通人成为英雄之后要么死掉了,要么变回普通人,一辈子当不了第二次英雄。

    但超级英雄有超能力傍身,作死也不容易死,总能跳出来择日再战。

    普通人英雄和超级英雄是两个概念,钢力士的变质鸡汤却将其混为一谈,偷换了概念。

    大多数超级英雄也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职业”,所以只注重那“四五个瞬间”,而不会“醒来时是英雄,刷牙时是英雄,班时还是英雄。”

    英雄的光环太沉重,时刻以英雄要求自己太累,所以超级英雄们就偷了懒。

    要么戴面具时是英雄,脱下面具时伪装成普通人。

    要么问心无愧,做自己就好,不管世人毁誉,反正最后凡人要靠他来拯救世界,等拯救完世界的那四五个瞬间之后,他就是英雄。

    没有超能力,超级英雄们是什么?

    海扁王和他的怪胎联盟?

    慈善家、花花公子、亿万富翁?

    苦大仇深作死无数却因为运气好没死的亿万富翁?

    杀人放火犯法无数却逍遥法外的前突击队员?

    剥去超级英雄们的道德光环,在罗锋看来,这群人还是当成超级士兵来使用最合适,所以他招募了一批超级英雄加入了星际陆战队。

    要说冒险去救人,消防员、警察、军人都在这么做,他们却要受舆论监督,要遵守法律和规矩,不能肆意妄为,他们也在牺牲,也在拯救世界,但人们却不会像对待超级英雄那样对他们也那么宽容。

    难道拥有了超能力,穿紧身衣,蒙了面,救人的时候动作帅气一点,就能获得优待吗?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还不如说能力越大,胆子越大,越放肆!

    原版的复仇者联盟之中的所谓“超级英雄”,哪个不是胆大妄为,肆意横行之辈,最后搞得天怒人怨,签下科索维亚法案,内战分裂,捅了一堆篓子之后,一半成了受联合国把控的走狗,另一半逃到瓦坎达藏了起来。

    他们就等着灭霸萨诺斯来袭之后“勇敢地”站出来翻身洗白,在那“四五个瞬间”之后又成了英雄,被他们拯救了的世人就要忘了他们干的那些蠢事,继续向他们顶礼膜拜!

    英雄这个称谓,最大的作用不是彰显顶着英雄称呼之人有多了不起,有多么强大。

    塑造英雄形象,往往是为了鼓舞人心,是一种宣传的需要。

    成为英雄,某种意义也是成了偶像,他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起床时是英雄,刷牙时也是英雄,班时还是英雄。

    英雄的形象和偶像一样,都需要经营,而不是指望拯救过世界之后人们就理所当然地去崇拜。

    超级英雄,在罗锋看来,既不光彩,也不无私,反而是一群极端自我的人,穿着个性化的紧身衣是在彰显自我,使用凡人不具备的能力战斗是在彰显自我,单打独斗,一人或几个人面对一直军队拯救世界还是在彰显自我。

    他们是没有自我的人,内心深处最最渴望的自我形象!

    如果他们只是漫画中用来骗钱的角色,让读者们自我满足,这完全没问题。

    但主神创造漫威宇宙,普通人和超级英雄生活在一起,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

    极端自我的超级英雄就不那么令人向往,反而非常可怕。

    凡人们只能瑟瑟发抖,祈求他们的庇佑,忌惮他们的力量,害怕他们被心中的阴暗面影响而狂性大发,反过头来戕害蝼蚁般的凡人。

    死侍,教授,美国队长、钢铁侠、绿巨人、雷神托尔、红女巫,在不同的时间线,又有哪一位没黑化过?

    他们黑化之后,给凡人造成的巨大伤害,远远高于小打小闹的超级罪犯。

    在生活在漫威宇宙中的凡人看来,他们是不可控制的怪物,是自私自利的疯子,是不遵守规则的狂徒!

    成为超级英雄,一步登天为所欲为,不成超级英雄终为蝼蚁,这才是漫威宇宙最基本的世界观,超级英雄受超越神族选择,受命运眷顾,凡人没有晋升通道,可望而不可及。

    只有扭曲了这一点,才算是完成了扭曲世界线的任务。

    要改变这样的世界观,那就要创造一个人人都能获得超能力,人人都是超级英雄,超级英雄也要遵守规矩的新世界,这才是罗锋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

    那些被塞进星际陆战队的所谓“超级英雄”们,罗锋对他们也没什么期待了,只要服从命令听指挥,有功则赏,有过就罚,用超凡力量换取佣金和福利,像个士兵一样为人类而战就足够了。

    但复仇者联盟却不同,这个团队是漫威宇宙地球第一超级英雄团队,她们必须起到鼓舞人心的作用,要经营好自己的形象,在地球人迈向大宇宙时代的关键节点,成为全地球人的榜样,引导地球人适应即将到来的时代变化,接受自己通过努力获得超能力,为将来基因改造,全民修习武道打下舆论基础。

    给这些超级英雄使用药剂,一方面是手里确实没有合适的道具,另一方面就是罗锋要给这个英雄团队一个最容易被大众接受的“首因效应”,让人们先入为主地确立“超级英雄”无害,获得毁天灭地的超能力并不可怕的第一印象。

    原剧情中的复仇者联盟击退齐塔瑞人入侵,打败奥创之后仍是毁誉掺半,反对他们的人比支持他们的人还多,科索维亚法案的出台就证明了这一点。

    他们甚至还树立起了一位誓要将他们消灭的死敌,最终这个普通人成功地引发了复仇者联盟内战,最终从内部瓦解了复仇者联盟。

    原版复仇者联盟不积极经营自身的公共形象只是其一,实际他们本身也很难有良好的公共形象。

    一个花花公子亿万富翁,创造出奥创酿成灭世危机的小胡子。

    一个外星王子。

    一个生气就会变成疯子乱砸的破坏狂,这个绿色的破坏狂还曾砸毁了纽约一个街区。

    一个神经质的女巫。

    一个进化而成的振金生物。

    一群秘密部门的特工。

    这些人怎么可能给民众留下可以效仿和学习的第一印象,又有哪一位值得效仿和学习?

    想成为钢铁侠,前提是你爹要有钱,你要继承你爹的优良高智商基因。

    想成为外星王子,前提是你不是地球人,你爹还得是奥丁。

    想成为绿巨人,你就要发狂之后杀人放火砸街区。

    想成为红女巫,你要在万死掉的实验体中幸运地存活下来,精神还要有点不正常。

    ……

    只有美国队长史蒂夫的首因效应才具备第一印象就能鼓舞人心的作用,但他却与时代脱节了,身受孤独的困扰,都快得抑郁症了,自顾尚且不暇,对外宣传不契合时代,给人假大空的直观印象。

    如果世界只有复仇者联盟这群超级英雄,那也就罢了,就把维护世界和平,拯救地球的任务交给他们,民众们安心地在他们的庇佑下生活。

    但漫威宇宙的地球却不一样,每天都有人通过各种奇怪的方式获得超能力,也许是基因觉醒,也许是使用了某种血清,也许被宇宙中某种奇特的力量附身,也许是通过刻苦训练把头发练没了……别乱猜,说的是教授。

    这些获得超能力的人之中,有些人远比复仇者联盟的成员强大无数倍,就比如神奇先生和隐形女的儿子富兰克林理查兹,这位觉醒了基因的欧米伽级变种人拥有一半的宇宙大爆炸力量。

    又比如被流星砸中获得超能力的普通青年星标凯文康纳,一获得能力就强大如神明。

    还比如瘾君子哨兵,随便溜进个实验室喝**血清就天下无敌。

    漫威宇宙的地球,就好像一个孕育超能力者的摇篮,复仇者联盟最初的几位成员的能力,相比将来可能出现的超能力者,脆弱得如同婴儿。

    虽然力量不算最强,但他们恰逢其时地站在了历史变革的浪潮巅峰,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超级英雄。

    他们是地球第一的超级英雄团队,是所有将会获得超能力的普通人仰望的偶像,学习和效仿的对象。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一个超能力者辈出的地球,必须要有超能力者站出来鼓舞所有将会获得超能力的凡人成为像他们一样一心为地球做贡献,为全人类无私付出的榜样。

    于是,罗锋苦心孤诣地一手打造了复仇者少女联盟,一个形象绝佳的超级英雄偶像团体,一群外表看起来只有16岁的美丽少女。

    少女,未经世事的、可爱纯净的少女。

    没有被污秽的世俗沾染,相信爱情,相信善良,代表着人类最美好一面的完美生物。

    人类自认为性格最可爱,容颜最美丽,心灵最清澈的一群人。

    这样的英雄团队,又会有谁第一眼看到不喜欢,谁不想成为她们的朋友,与她们并肩作战呢?

    有谁会去诋毁,想要一门心思地与她们为敌呢?

    少女的娇柔外表掩饰了她们拥有超凡力量,能像碾死蚂蚁一样碾死凡人的恐怖之处。

    少女的纯洁心灵堵住了那些编织阴谋论、威胁论的邪徒的嘴。

    萌即正义的道理所在是因为萌的事物没有黑点,看到萌物人自然而然心向光明,联想到美好,心情愉悦。

    她们作为超凡力量群体的榜样,最是恰当不过。

    假如,罗锋一手打造的复仇者少女哪一天突然黑化,不愿为正义代言,想要自私地彰显自我阴暗面,那罗锋就发动咒语,把他们统统变回丑陋苍老虚弱的原型,让他们回归凡人群体,对外宣称她们已经死掉,为人类牺牲了,她们将永远活在人们心中,继续鼓舞人心。

    这就是为正义代言的代价,罗锋赋予她们的力量,民众对她们的敬仰的赞誉,不存在为所欲为,只有牺牲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