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疯女人-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二百六十九章 疯女人

    广场上的民众叫嚷声乱成一片,圣武士们又哪里分得清谁叫嚷得最欢,他们只能抓捕站在前排的民众,只要看到哪个市民张口喊叫,就朝那人冲去。

    海瑟薇女爵士更是重点抓捕目标,那两名被吓退的圣武士再次朝她逼近。

    两个人刚迈开脚步,却见那美丽的女子一撩裙角,将长裙从开叉处掀开,白皙的腿暴露在空气中,其中一位圣武士血气方刚,心中不由生出旖旎心思,另一位圣武士看同伴如此,不由低声喝骂:“别被那魔女诱惑了,这是卑贱下流的浪荡女们最喜欢玩的花招,蠢货!”

    这句骂声骂醒了年轻的圣武士,他羞恼之下举起巨剑,决定一剑斩下那头女魅魔的脑袋,洗脱自己被短暂魅惑的耻辱。

    举起的大剑还没挥动,圣武士却看到女爵士从长裙下掏出一根魔杖,她冷冷地看着举剑的武士,将那根魔杖平平擎起,对准了杀气腾腾冲来的两人。

    “别小看女人啊!”

    女爵士怒喝一声,手中的魔杖前端喷出一道烈焰,发出雷鸣般的响声,年轻圣武士只觉得气浪扑面而来,他的脸上溅到了不明液体,温温热热,贴在脸上黏糊而稠腻。

    转过头去望向液体飞溅而来的方向,年轻圣武士一愣,他的年长同伴,等级比他足足高了两级的高阶圣武士的头只剩下半个!

    这一枪近距离命中。

    圣武士下巴以上的部分不翼而飞,血浆顺着露出的喉管随着心跳节奏间歇性的喷出。

    “果然是魔女,这是妖术啊!”

    这个年轻人骇然大叫,哪怕面对的是一个柔弱女子,手中拿着钢铁大剑,身上穿着全身铠甲,他却不敢冲锋劈砍,反而颤抖着横剑护在身前,缓缓后退。

    “这是来自阿斯卡特拉市民的问候,把我的艾欧还给我,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混蛋!”

    女爵士活像一头发怒了的母老虎,她美丽的容颜狰狞而扭曲,愤怒的吼声真如来自地狱的恶魔咆哮!

    握住枪托的手向下一拉,步枪发出喀拉一声,换弹上膛就在这一拉一收之间完成,女爵士所使用的乃是专门为起义领袖装备的新式步枪“姚恩1734拉杆步枪”,这种步枪乃是仿“温彻斯特m1895杠杆枪机步枪”制造,换弹上膛效率有了极大提升,采用酸液炼金技术制造的无烟火药,枪弹威力更胜米涅步枪。

    这种步枪的产量和子弹制造难度远比米涅步枪高,所以只向起义民众提供了少量,由起义领袖们装备,步枪枪管上同样镌刻了赤色枪铭,子弹拥有破魔和高暴击率的特性。

    再次被那古怪的喷火魔杖瞄准,年轻圣武士胆气已丧,想起同伴脑袋炸裂的惨象,转身便逃。

    海瑟薇没有朝逃兵射击,而是移动枪口,瞄向了站在洛山达神殿阳台的上的黎明大主祭。

    “从我身边夺走艾欧的家伙,请品尝一下绝望女人的怒火,看看你和你侍奉的神明能不能承受得住!”

    “砰!”

    枪口再次喷出烈焰,黎明大主祭却早有准备,储存在他戒指上的防护魔法瞬间起效,一道魔力之盾浮现在他身前。

    子弹命中的蓝色的魔力护盾,红色耀光一闪,盾牌竟被打碎了,弹丸透射而出,被魔力力场稍稍偏斜,擦着黎明大主祭的脸颊划过,虽然没命中头颅,却打中了脑袋的附件。

    黎明大主祭的耳朵炸成了碎肉,他惨呼一声,捂着爆开的耳朵摔倒在地。

    大主祭痛苦地尖叫道:“神秘之火骑士团的法师呢?快用火球,用酸液,用你们掌握的一切毁灭力量,将那个魔女化作灰烬!”

    杀掉艾朗林维尔的神秘之火骑士团法师二话不说念诵咒语,他有着迅捷施法的能力,虽然不像穿了维克那之袍那样瞬发火球,却只需短暂吟唱,就能将威力巨大的魔法施展出来。

    如果施展火球术,只怕能达到瞬发效果,但这位师出于谨慎,念诵了高阶法咒日炎术。在他看来,只有这个蕴含圣力的高阶魔咒才能杀死被魔鬼附身的妖女。

    然而,日炎术的咏唱要比火球术复杂,哪怕有迅捷施法的天赋,也需要两轮时间。

    两轮轮吟唱时间很短,但也足够海瑟薇做很多事了,比如再次拉动拉杆,移动枪口,瞄准并开火!

    海瑟薇女爵士除了拥有商业才能之外,还是一个天生的神枪手!

    只不过费伦大陆以前没有枪械,她只是在参加贵族的狩猎娱乐活动时偶尔使用弩箭,弩箭对于她这样的柔弱女子来说,上弦是个难题,有仆从帮忙才能正常使用,打猎的时候还好,作战的时候就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了。

    但一把拉杆步枪在手,只要一拉一推,就能做好射击准备,女爵士天生神射手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咒语马上就要完成,子弹却已临身,师并没有中断施法,加持过连锁意外术的高阶法师会在攻击来袭的时候自动开启全套防御法术。

    果然,石肤术、防护一般武器、误导术同时爆发,师进入了隐形状态,闪烁着魔法灵光的护盾将他包裹住,在段时间内,物理攻击对他是无效的。

    只是,这一系列防护法术却突然失效,赤色枪铭的“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开始逐个消去他身上的防护魔法!

    两轮的咒语念诵还没结束,师的连锁意外术加持的防护魔法就被彻底消除,海瑟薇女爵士拉动拉杆,身形一转,单膝跪地,以蹲踞式射击姿态瞄准目标再次开火。

    子弹就像长了眼睛,直奔师念咒的嘴巴而去,从嘴里射入,打断了喉管,气管和脑干,带着脆骨和脑髓液从后脑射出。

    这位拥有毁天灭地力量的师长大的嘴巴,向所有人展示着嘴里透明的孔洞,他没立刻死去,而是怔然地长着大嘴左右看了看,向身边的奥术骑士们投去疑惑的目标,好像是在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奥术骑士们和这位师一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脸色苍白地回望着眼神茫然的师,眼睁睁看着他嘴巴一开一合,徒劳地完成了未念诵完毕的咒语,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师一头栽倒在地,这位同时掌握魔法和神术伟力的大人物,就这么被一个柔弱女子二百码之外射来的两颗子弹取走了性命,死得莫名其妙,颠覆了所有神殿骑士们的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