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道歉攻势-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九章 道歉攻势

    猿飞日斩闻言脸色猛地一沉,隐隐间散发出强大的气势,显然是被这番话激怒了。

    “木叶村建村至今成立快六十年了,前辈们付出无数艰辛,构建了‘一国一村’的局面,我们靠着数十年积累的信誉和尊重契约的精神才一步步走到今天!”

    低沉的声音在秘密会议室中回荡,压抑气氛也越来越浓重。

    “木叶村传承的火之意志,前辈们的牺牲,木叶的未来,是让我们这些老一辈以身作则,将后辈们教育成见利忘义,见财起意,仰仗武力欺压弱者,巧取豪夺的匪徒吗?”

    猿飞日斩须发皆张,愤然怒喝道:“我们是忍者,不是海贼,我是火影,不是海贼王!海贼都会讲道义,守信诺!失去了信义,就算得到了十兆两黄金,也得不偿失!”

    这番训斥之后,团藏抿了抿嘴唇,低头不再言语,眼神却闪烁不定。

    水户门炎也说道:“火影大人言之有理,信义一旦丢弃,火之意志不存!这种恶行切不可为!”

    “你们可以站在阳光下,说些好听却毫无用处的话!”

    团藏冷声道:“我愿当那埋在肮脏泥土中的‘根’,默默为木叶汲取养分,这件事交给‘根’来办吧,我保证不会泄露半点机密,神不知,鬼不觉。”

    猿飞日斩怒气渐渐积累,眼看就要发作,转寝小春连忙插言反驳团藏道:

    “不可能不泄露!布雷德罗并非孤身一人,他提到龙之国商船在田之国海岸停靠,龙之商会也和音忍村接触过,我们擒拿了他,也会有龙之商会的人陆续前来调查,音忍村的特别上忍久久不回村,也会引起音忍村的怀疑。”

    “那就派人去田之国……”

    “住口吧!”

    猿飞日斩大喝一声,摇着头说:“团藏,我对你太失望了。这件事不允许你插手,现在给我离开会议室!”

    火影下令,志村团藏虽不甘心,却也只能服从,微微向猿飞日斩鞠躬,缓步退出了房间。

    “等等!”

    就在团藏走到门口的时候,水户门炎叫住了他,认真地对他说:“团藏,龙之国和龙之商会的底细没查清之前,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水户门炎很熟悉团藏和个性,这阴暗的家伙很喜欢自作主张,因此才不得不将话说透:

    “一个能随手拿出价值十兆两黄金的商会,背靠的国家该有多么强大?在忍界大陆,也许忍者的力量很强,但忍界也只是众多大陆中其中一块罢了,我们不知道大海那边,其他大陆上是不是有着掌握比忍术更强大力量的人。”

    “只图眼前利益,必将引来祸患,如果龙之国是海外强国,发兵讨伐木叶,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就算龙之国距离忍界遥远,不便发兵,龙之商会能随手给木叶十兆两黄金,也能给其他四大忍村十兆两黄金,雇佣他们来讨伐我们!”

    “明白了!”

    团藏这才缓缓点头,算是认可了水户门炎的话。

    赶走了团藏,剩下的三位老人家讨论了半天,还是没有讨论出什么有效对策,来硬的肯定不行,来软的那布雷德罗也不肯接受。

    这次还真是木叶失礼在先,理亏在先,也怪不得布雷德罗愤然离去。

    按照忍界人的尿性,如果犯事儿的不是鸣人,大可以让犯事者“负起责任来”,“不要给村子添麻烦”,说白了就是穿件白色武士正装,跑去布雷德罗面前切腹,说不定这么“诚意满满”的道歉方式能取得外国商人的谅解。

    木叶历史上也不是没这么干过,旗木卡卡西的父亲木叶白牙旗木朔茂,日向宁次的父亲日向日差,都是因犯错或顶罪而自我了断,平息事端。

    为村子牺牲,是木叶忍者的本份,哪怕是旗木朔茂和日向日差这样的精英上忍,也有为了村子的利益自我了断的觉悟,更不要说一个忍者学校的学生。

    可是,鸣人是九尾人柱力,年纪又太小了,基于这两点原因,就没法让他“负起责任来”了。

    年纪小,觉悟就不高,鸣人叛逆心十足,让他切腹他只怕死也不肯答应。

    身为九尾人柱力,切开封印九尾的腹部,可是会把九尾放出来大闹一番的,万一一个不小心波及到布雷德罗,害得他被九尾杀死,这事儿就再也说不清了。

    讨论了一整夜,三位老人家只讨论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以废墟还没清理好为由暂时拖延时间,争取用更加诚恳的道歉方式打动布雷德罗。

    猿飞日斩第二天一早就带领两位顾问来到布雷德罗包场的宿屋,想要登门正式致歉,在门口却被艾欧和唐小天拦住,告诉他们布雷德罗会长正在养伤,谁也不见,道歉也绝不接受,让他们不要白费力气。

    猿飞日斩心里苦呀,人家连见都不见他,这事情又该怎么转圜?

    没办法也要想办法,忍界人道歉的本领乃是一绝,都形成文化了,对方不接受也要变着法的道歉,直到“诚意”足够感动对方。

    当然,这是在有求于人的时候,如果不是有求于人,那绝对是能怎么推卸责任,就怎么推卸责任。

    那天在场的忍者们都被召集起来,在宿屋门口深深鞠躬,高声向里面的人喊话,说是那天怀疑布雷德罗会长,对他不敬,造成了困扰,深感歉意,无地自容,还请布雷德罗会长原谅。

    紧接着,躺着也中枪的伊鲁卡老师也来到宿屋,可怜兮兮地道歉说教导学生不当,学生品行不端,实乃老师的过错,身为老师深感无能,请布雷德罗会长原谅。

    奈良鹿久拖着病体,一瘸一拐地来到宿屋门口,道歉说造成一切麻烦的原因是他思虑不周,不该在火影之家打开封印卷轴,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还请布雷德罗会长惩罚他。

    ……

    道歉的人深深鞠躬感动不了对方,那就土下座,土下座不行就长跪不起,就差学某些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切小指送进去了……

    然而,布雷德罗会长油盐不进,谁也不见,就是不肯松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看来是铁了心要走,怎么道歉都没用。

    这天夜里,坚持着日日道歉的人们渐渐也失去了信心,终于打算放弃,纷纷离开了宿屋。

    等人走光了,一个穿着橘黄色夹克衫的小黄毛悄悄从藏身处现身,看着宿屋二楼的高级包间窗口亮起的灯光,暗暗咬了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