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连环计-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十三章 连环计

    “有道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既然你来都来了,就上一课再走吧。”

    罗锋笑容越发和蔼,摇头晃脑地朝眼睛变成白圈圈的鸣人招招手道:“孩子,把书都捡起来,到叔叔这里来,叔叔给你补习。以后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学不明白的地方,随时可以来找叔叔补习哟。”

    鸣人冥冥中产生了不祥的预感,开始后悔了,就不该答应什么三件事,第一件事就非常麻烦。

    他是个既不聪明,也不爱学习的孩子,要学会散落一地的“知识”,不知要花多少时间,费多少力气,还不如踏踏实实再挨一顿揍呢。

    但鸣人也向来自诩“小男子汉”,以火影为目标而努力的他,懂得守信诺、言出必践的道理,既然答应下来,就不能出尔反尔。

    哭丧着脸,捡起地上的书,鸣人委委屈屈地抱着书来到罗锋身旁。

    “呣……”

    罗锋想了想,从书堆中挑出那本《跟我一起学奥数》,笑眯眯地对鸣人道:“你看起笨笨的,平时就不喜欢动脑的样子,那就从这本书开始学起吧,能活跃思维,开发智力的哟。”

    “唉……”

    鸣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

    就在罗锋管教熊孩子的时候,上忍待命所二楼临时开辟火影办公室里,猿飞日斩正坐在办公桌前,盯着桌上的一只水晶球看个不停。

    猿飞日斩号称忍法博士,掌握了上千种忍术,使用水晶球遥视偷窥的也是一种独特的忍术。

    在原剧情开篇中,猿飞日斩就曾用这种忍术偷窥过鸣人好几次,鸣人使用后宫术打败惠比寿的时候,猿飞也过了一把眼瘾,还有些迟疑地说:“或许后宫术对我无效……吧。”

    暗部忍者和根部忍者都撤离,猿飞日斩组织的道歉行动又遭遇挫折,信息搜集不足,对做出下一步行动影响很大。

    忍者做事,本来就是信息先行,很注重情报工作,既然那位音忍保镖有特殊的血继限界能力能侦查到潜伏的忍者一丁点声音,猿飞日斩于是采用水晶球偷窥的忍法,就不怕被那女音忍发现了。

    结果,情报没探查出来,鸣人潜入宿屋的情景却猿飞日斩看了个正着,火影大人当场就急得火急火燎,担心鸣人这熊孩子怕不是又要闯大祸了。

    想要派人赶去将鸣人抓回来,但为时已晚,鸣人已经进了宿屋,那女音忍又守在宿屋门口,阻拦任何想进入宿屋的人,派人过去也进不了宿屋的门。

    派人以抓捕鸣人为由硬闯宿屋,更是会引起误会,令龙之商会的人认为木叶要对他们下毒手,搞不好直接升上到武力对抗,那位音忍姑娘会和暗部忍者打起来。

    心中无比焦急,却又投鼠忌器,猿飞日斩只能先安排暗部忍者在距离宿屋百米外待命,自己则运用忍法沟通了鸣人特殊的九尾查克拉,与他的感官进行了链接,监控他的一举一动。

    鸣人乃是木叶九尾人柱力,人形战略性威慑武器,身份十分重要,村里虽说表面上是在放养,其实也预备了很多后备手段。

    猿飞日斩就在鸣人身上留下查克拉标记,可以随时对他进行全方位监控,若是他被人绑架去,马上就能追查到去向。

    链接了鸣人的感官,猿飞日斩也听到了鸣人偷听的内容,和鸣人“不明觉厉”的观感不同,人老成精的三代目火影,哪怕没全听懂,也听出了几分深意。

    果然,龙之国和龙之商会决非易与之辈!

    听那龙之商会会长所言,龙之国乃是星球上数一数二的强国,在忍界大陆忙于战国时代内斗的时候,已经和平发展了数千年,所以国力差距才如此之大。

    龙之国的视线也不局限国内或区区一座大陆,而是放眼全球,天下布局!

    反观忍界大陆,战国时代大名执政时期,奉行闭关锁国政策,坐井观天,一心忙于内战,数百年战乱不休。

    忍村建立后,战国时代结束,忍者时代开启,却又因为忍国间的利益纷争,五十九年时间竟发生了三次忍界大战。

    第一次忍界大战从木叶元年持续到木叶十九年,第二次忍界大战从木叶二十四年持续到木叶三十二年,第三次忍界大战从三十六年持续到木叶四十七年。

    算下来,六十年中,光是三次大战就虚耗了三十六年宝贵的发展期!

    忍界的和平时期,满打满算也只有二十三年!

    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至今,只过了十二年,鸣人、佐助这些战后出生的一代人刚刚成长起来,还没从忍者学校毕业。

    一直在打仗,一直在破坏,一直在死人!

    忍界人哪有时间发展?也无怪乎落后于世界,在龙之商会会长眼中被当成闭塞贫穷的土包子!

    龙之国地大物博,科技发达,富甲天下,龙之国人看待问题的角度和资源匮乏,战乱不休,民生凋敝的忍界人截然不同

    忍界人认为国土狭小,资源有限,想要过上幸福生活,就要从别人手里抢,所以才打了那么多年仗。

    而龙之国却因为物产太丰富,商品太繁多,担心产能过剩,白白浪费资源,而要扶持全球穷国替他们消耗,使商品流通起来,物尽其用,优化资源配置。

    猿飞日斩不禁唏嘘,对这次海外强国投资木叶的机会更加看重,如果失去这次发展机遇,回到过去靠战争靠流血才能过日子的老路上去,那么木叶无异于陷入修罗道轮回,纷争永无止境地,一代代人都要毫无价值地死在毫无意义的战场上。

    罗锋和艾欧配合着演戏,岂会是演给鸣人来看?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能懂多少,演技再好也是对牛弹琴。

    鸣人是九尾人柱力,猿飞日斩的干孙子,无论与公还是于私,对于木叶来说都非常重要,决不可能放任他随意乱跑,万一跑丢了,丢的不是人,而是一颗核弹呐。

    罗锋料定鸣人身上肯定有木叶高层的监控手段,这才来了个“指桑骂槐”之计,表面上是演给鸣人,实际上是演给猿飞日斩!

    伪装成胆小猥琐的土豪胖子商人,乃是“假痴不癫”之计,用以降低敌人警惕心。

    砸出十兆两黄金,乃是“打草惊蛇”之计的另外一种运用——“敲山震虎”之计。

    展示出绝对压倒性的经济实力,震慑眼界狭窄,没见过大钱的木叶人,增强自己身份的可信度,预先在木叶众人心中建立一个“如果是假的,决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所以一定是真的”的逻辑谬误。

    黄金是真的,“龙之国”和“龙之商会”可就未必是真的了,二者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

    编造“龙之国”和“龙之商会”,借鸣人之耳唬骗猿飞日斩,乃是“瞒天过海”“无中生有”之计。

    一方面掐灭了木叶见财起意的念想,又能给自己扯一张虎皮当大旗,来个“树上开花”之计,虚张声势、慑服敌人,最终以“反客为主”之计,通过拿捏木叶村经济命脉而完全掌控木叶村。

    忍术,无非是对华夏奇门遁甲之术的盗版,“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亦是道家真言的变体,火影忍者结印的手势,“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是以华夏地支命名。

    从文化传承上,“龙之国”乃是是忍界之祖,那他便使出“龙之国”另一本奇书《三十六计》中的计谋,好好地再给木叶诸忍者上一课,让他们别光学村庄械斗的旁门之技,也学学“龙之国”正统的战争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