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亲情-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九十四章 亲情

    十字风刃眼看就要将可爱的萝莉切成四截,一道紫色身影迅如疾电,一闪身越过风刃,挡在了花火身前,日向宁次又一次施展出八门遁甲超音速的瞬身,后发先至地超越过风刃,甩手间拍散了气流刀锋,救下了第二个堂妹。

    花火颤抖着等待着风刃切割的剧痛,等了半天却毫无感觉,这才装着胆子睁开眼睛,却看到宁次哥哥蹲在她身前,目光柔和地轻轻抚着她纤瘦的脊背,温柔地安抚着她。

    “花火,这里太危险了,快躲到一边去吧。”

    小萝莉眨了眨眼,委屈极了,一下子扑在宁次怀里,抱着他不肯松手,带着哭腔道:“宁次哥哥,求求你了,不要爸爸……求求你了……”

    宁次眼中流露出哀恸之色,却也没有答应花火的哭求,只是抱着她默然无语。

    日向日足看到这一幕,心中波澜翻涌,百感交集。

    没想到,最后救下自己,救下日向家的,是个还没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小姑娘……

    小萝莉日向花火横插进来,宁次和日向日足虽然面对着面,靠的很近,却也都失去了战意,二人身上的杀气很快就消退了。

    “我父亲日向日差和你出生时间只差了几分钟,就要背负为日向家牺牲的命运……”

    宁次低声问道:“花火和雏田也是一对姐妹,却也因家族继承权而被你区别看待,家族的规矩就真的这么重要吗!她们俩将来是不是也要因继承日向家的资格问题而产生隔阂,甚至反目成仇?花火舍命救你,可不是为了日向家的大业,单纯的只是为了亲情!”

    这番话如针一般刺进日向日足的心,当初日向日差舍命牺牲,难道只是为了日向家,是摄于笼中鸟的宿命?

    还不是和花火一样,单纯地为了亲情,只是以弟弟的身份,救了哥哥而已!

    这些年来,日向日足一直非常严厉,家族的规矩严格了,家族能存续下去了,可是亲情却淡漠了。

    如果家族只有等级森严的规矩,缺乏亲情,还能维系下去吗?

    日向日足缓缓低下头,叹口气道:“我输了……我也错了……”

    说着,他从袖口取出一卷卷轴递给宁次:“这是‘笼中鸟’术式密卷,里面记录了‘笼中鸟’咒印的一切秘密。虽然没开发出解除笼中鸟的方法,但继续研究下去,迟早有一天能去除你额头上的咒印。”

    宁次接过卷轴,定定地看了一阵,长出口气,压在他心头十年的块垒尽去,恍惚之间只觉得身体都轻盈了几分。

    抬起头,宁次认真地说道:“伯父,即便我脱离了日向家,小雏田仍旧是我的妹妹,没有笼中鸟约束我,我也会不惜性命誓死保护她!”

    按照家族规矩,宁次该称日向日足“家主大人”,该称雏田“雏田大人”,然而他如今却换了称呼,日向日足觉得怪异,又觉得合情合理,这才是亲人间应有的称呼。

    小花火听不太懂父亲和堂兄间的对话,但是光从语气上判断,知道他们不会打架了,不由得破涕为笑。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嗔怪道:“宁次哥哥,我也是你的妹妹,你也要保护我呀!”

    宁次宠溺地看着她,笑着拍拍她的头,郑重地点头道:“是的,小花火,你也是我的妹妹,我也会誓死保护你。”

    日向花火笑靥如花,搂着日向宁次的脖子,在他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

    中忍考场中的上忍们此时也纷纷冲出了高塔,正看到这峰回路转的一幕,悬着的心统统落了地。

    猿飞日斩更是喜形于色,暗叹这真是历代火影大人保佑,日向一族的一代天骄虽然脱离了家族,却也和族长和解,从此再无隔阂。

    更妙的是,脱离了日向家的日向宁次,不再囿于一家一族,火影可以放心地使用了。

    猿飞日斩抽了口烟,盘算着要不要把宁次调入暗部,任命他为暗部队长,发挥他绝强的实力,参与表面和平协议之下忍村间的暗战,为木叶建功立业。

    甚至说,如果几年之后,宁次功绩累积得足够了,猿飞日斩甚至考虑让他接任火影之位。

    忍者家族之中,除了已经没落的漩涡一族、千手一族之外,罕有其他忍族成员继任火影的先例,这是担心忍族出身的火影将家族利益放在木叶村利益之上,日向宁次本来绝无成为火影的可能,但脱离了日向家的话就不一样了。

    日向宁次已经拥有了火影级的实力,从今天发生的一切可以看出,他的心性也是绝佳,哪怕怀有对家族的仇恨,也没有迁怒给无辜的妹妹,脱离日向家,也承诺誓死保护妹妹,这便重情守义的品格了。

    他所欠缺的,只有经验积累和其他上忍的认同。

    几年之后,等他在暗部荣立无数功勋,成为火影岂不是顺理成章?

    越想,猿飞日斩越是老怀大慰,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在抖。

    日向日足同样欣慰,可是欣慰之余,却感到一丝丝不对劲,开启白眼四处寻找,却找不到迈特罗的影子了!

    那家伙先是跳出来威胁说敢用笼中鸟就灭了日向一族,还抓了花火当人质,却又在紧要关头放了花火,让她冲进战场阻止宁次……

    难道说,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迈特罗在幕后策划的?

    日向日足偷眼看着正蹲在那里和花火聊天的宁次,看到他对待妹妹那无比亲昵宠爱的笑容,决定还是不要继续探查下去了,不管怎么说,宁次对雏田和花火的情感不会作假,他是真心的喜欢两个妹妹。

    “宁次哥哥,你怎么会那么厉害呀?”

    花火好奇地问。

    宁次脸一白,仿佛想起了某些痛苦的回忆,表情僵硬地说:“是……靠着刻苦的修炼!”

    “宁次哥哥,你真了不起!”花火眼睛里闪着星星,一脸崇拜地说:“我也要像宁次哥哥一样努力,变得和宁次哥哥一样强,到时候我来保护宁次哥哥!”

    宁次和煦地笑着,点了点头:“小花火,会有那一天的,我可以教你,干巴爹哟。”

    花火眨眨眼,突然童言无忌地说:“宁次哥哥,等我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

    “欸?”

    宁次一愣,再也保持不了从容淡定的神情,偏开头别别扭扭地道:“别说这种傻话啦,小花火……那是不可能的啦。”

    “宁次哥哥,你在害羞吗?”

    “才没有!”

    ……

    忍界的婚姻法,四等亲以外的非直系亲属关系可以结婚。

    忍界四等亲的算法,父母子女是一等亲,祖孙之间是二等亲,和姑姑,叔叔是三等亲,和表妹堂妹刚好是四等亲,恰好可以结婚。

    根据不完全统计,忍界堂表兄妹结婚占婚姻总数的18%,五十对夫妻中就有一对是堂兄妹。

    至于说花火小妹妹的童言会不会成真,那就要等很多年后才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