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尾兽-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尾兽

    “第二场对决,开始!”

    不知火玄间一声令下,我爱罗就迫不及待地释放出葫芦里的沙子,控制着沙子卷向目标,就要用砂缚柩加沙暴送葬的连招捏死佐助。

    沙子临身,佐助纹丝未动,仿若未见,瞳孔周围出现了三勾玉纹路,飞速旋转起来,盯住我爱罗,发动了瞳术。

    双勾玉写轮眼晋升到三勾玉之后,就能获得强大的幻术能力,原剧情中佐助对战我爱罗时还是双勾玉,只能依靠复制自小李的体术与我爱罗缠斗,如今却只需要一个眼神。

    对于宇智波一族来说,“用眼神杀死你”可不仅仅是一句用来威胁的狠话!

    砂隐村的千代婆婆就总结过对抗宇智波一族三勾玉高手的方法,简而言之便是绝不能正面对抗,一个人遇到了能跑就跑,两个人的话一人牵制吸引幻术,另一人从身后偷袭,如果偷袭失败就帮中幻术的队友解除幻术,唯有如此,才有一丝胜机。

    我爱罗没有千代婆婆的丰富经验,不晓得三勾玉写轮眼的厉害,一上来就正面进攻,由于之前佐助的嘲讽,他还恶狠狠地盯着佐助的眼睛,想要看到他被沙子捏死时绝望惊恐的眼神。

    毫无意外地,我爱罗中了幻术,恍惚间看到一位温柔而美丽的女人向他走来,那女人一头沙子颜色的褐色短发,微笑着将他抱在怀里,她的怀抱温暖极了,舒适极了……

    “妈妈,是你吗?”

    我爱罗喃喃道,却没得到已逝去的母亲加瑠罗的任何回应,再一细看,抱着他的女人面孔开裂,身体也化作了沙子流散,沙之守鹤从碎裂开的母亲身体里冲出了,面目狰狞地扑过来。

    “呃啊啊……”

    巨大的精神冲击摧垮了我爱罗脆弱的理智,他捂着头痛苦地惨叫着,卷向佐助的沙暴失去了控制,纷纷洒落在地。

    我爱罗跪倒在佐助面前,抱着头颤抖着,瞳孔涣散,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观战席上的手鞠和勘九郎看到这一幕,担心弟弟之余,也是涌起了阵阵无奈之感,本以为砂隐出了我爱罗这么一个怪物下忍就已经很稀罕了,却没想到,木叶下忍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是怪物呀!

    肌肉小子一指头点到我爱罗已经够惊人了,佐助竟然一个眼神瞪翻了我爱罗,难道砂隐第一下忍在木叶村反倒成了人见人踩的弱鸡?

    佐助亮出了三勾玉写轮眼,施展幻术控制了我爱罗,观众席上的猿飞日斩和卡卡西都是一惊。

    鸣人帮佐助修炼的事情除了卡卡西、迈特罗、小樱三人知道之外,猿飞日斩也有所了解,这是因为卡卡西将此事上报给了火影。

    猿飞日斩还有些纳闷,鸣人的忍术实力很一般,怎么就能帮佐助提升实力?

    明明卡卡西才是最适合指导佐助的人吧?

    结果显而易见,只过了一周时间,佐助的双勾玉写轮眼进阶三勾玉,鸣人竟然真的办到了!

    那小子还有什么办不到事?猿飞日斩抽了一口烟,表情愈发凝重。

    佐助取出一柄苦无,瞄准了被写轮眼幻术所慑的我爱罗,朝他射去,就要结束这场战斗,就在苦无即将命中我爱罗的前一刻,一只沙子构成的怪手突然伸出来,张开巨大的手掌,挡下了苦无。

    我爱罗也渐渐清醒过了,摆脱了幻术的压制。

    人柱力对幻术的抗性很强,就像千代所说,对抗幻术一定要有队友帮忙,人柱力体内封印的尾兽便是队友,可以随时随地出手解除人柱力所中的幻术。

    “你……你竟敢用幻术制造出她的形象欺骗我!”

    清醒过来,我爱罗回想起在幻境中看到的画面,不由得勃然大怒,同时也是心中凛然,才知道宇智波一族竟如此恐怖,战斗中甚至不能直视对方的眼睛!

    虽然在沙之守鹤的帮助下暂时摆脱了幻术控制,但只要在和对方视线对上,还会陷入幻境,到时候就算守鹤再次出手,也会有短暂的空隙身体僵硬,对方只要抓好机会,认真出手就稳赢了。

    想要不中幻术,就不能看对方,但看都不能看的话,接下来还怎么打?

    尽管我爱罗操控沙子的天赋异能异常凌厉,但也要看到目标才能进攻,原剧情中他被开了五门的小李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正是因为小李的动作快到超越了视觉反馈的极限,根本看不清楚。

    难道只能认输了?

    我爱罗又岂肯认输,被小李一指头点倒就够耻辱的了,再被佐助轻松打败,将来他回到砂隐村都再也抬不起头了呀。

    反正要实施木叶崩溃计划,也就没必要遮掩隐藏实力了!

    大蛇丸伪装成风影罗砂,向砂隐忍者们下达了假命令,砂隐下忍小队也接到了在木叶释放一尾守鹤辅助作战的指令,本来要等收到信号之后才能开始行动,我爱罗却是等不及了。

    三勾玉写轮眼的幻术犀利,但也控制不了查克拉量无比庞大的尾兽,我爱罗闭上了双眼,施展出假寐之术,昏昏沉沉地睡去,将一尾沙之守鹤的封印彻底解除。

    沙子先凝结成了三米高的大狸猫,狸猫警觉地四处观望一阵,感知体育场内的查克拉,确认对它有敌意的影级查克拉只有一个(猿飞日斩),这才大胆地施展出流砂瀑流。

    流砂爆流是大范围的区域忍术,将周围近千米的地面全部粉碎成细沙,处于流砂区域的人将会缓缓沉入地底,最深可以将敌人埋入地下二百米。

    这一招后续招式乃是沙暴大葬被埋入地下的敌人将会承受巨大的压力,被数万吨的沙子碾成粉末。

    沙之守鹤施展这一招,一方面是要埋了佐助,另一方面是给它的完全体制造材料,体育馆设置了防御结界,守鹤使出的流砂爆流范围被限制住,场地内圈的泥土地面开始沙化,沙化地面蔓延到观众席就戛然而止,并没有覆盖上千米范围。

    中忍考试虽然允许使用很多种类的忍具,但人柱力释放尾兽就太过分了,尾兽堪称忍界核武器,而且很多人柱力并不能完美控制尾兽,一旦释放出来容易暴走,造成巨大破坏。

    博人传中,博人用个科学忍具都被判定作弊,人柱力释放尾兽甚至都不仅仅是**了,这就像拳击比赛中,博人用科学忍具作弊算是拿出了手枪,我爱罗释放尾兽则相当于搬出个原子弹。

    看到我爱罗发狂般放出了沙之守鹤,猿飞日斩不禁愤然起身,怒目瞪向了风影,高声质问道:“砂隐村的下忍想要干什么?如果你不立刻出手阻止,就别怪木叶忍者们下手狠辣,我们会杀死你们的人柱力,封印你们的尾兽!”

    风影呵呵冷笑道:“如果你能办到的话,不妨试试……反正我爱罗对于砂隐也是个威胁,若是你能帮我干掉他,我还要感谢你呢。”

    猿飞日斩面色一沉,立刻察觉出异状,风影表现得太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