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忍界革命的资格-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二百零四章 忍界革命的资格

    自来也听了鸣人的话,心中早已泛起滔天巨浪,他和初代火影有相似之处,那就是视野不局限于一村一国,能够跳出忍村放眼天下。

    各村之影的人生目标都是为了振兴本村,自来也的人生目标却是寻找命运之子,从而改变忍界战乱的现状,恢复世界和平。

    原剧情中,自来也拒绝了木叶顾问们让他担任火影的要求,并不仅仅是因为逃避责任,也是因为成为了火影必须以村为重,就不能兼顾“天下和平”的立场,会被束缚在‘乡愿’的道德怪圈里,不得不“为了村子”做一些违心之事,最终妥协于现状,不得不“和光同尘”。

    站在火影的角度思考问题,鸣人的话简直就是胡说八道,火影是木叶的火影,给木叶村民遮风挡雨,为木叶村兢兢业业就够了,管那么多干什么,天下人死光了木叶独兴也算好事。

    然而站在蛤蟆仙族代言人的角度,蛤蟆大长老给他的任务可是寻找命运之子,帮助命运之子改变世界。

    站在自来也自己的角度,世界和平所有忍村乃至所有民众都能过上幸福生活,才是他真正的理想。

    可是,推翻大名,改变忍界的制度,这是忍界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变革之后究竟是福是祸谁也说不准。

    自古以来,忍界都是大名领主当政,辉夜姬降临忍界之后,就嫁给了祖之国的天子当侧室,从法理上说,拥有超凡之力的忍者,和世俗政权领袖身份地位差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辉夜姬给大名当小妾,子孙们后代忍者们给大名当狗也没什么丢脸的吧?

    想要改变忍者们的观念还真有点难!

    这就好像某些奴隶被解放之后哭天抹泪,觉得没有主人在天都要塌下来的,又或者某些人哪怕生活在新时代也要鼓吹皇帝贵族地主也是好人一样,卑微写在了基因里,当狗当出了荣誉感!

    忍者们厌倦了杀戮,不少人憎恨世界,甚至中二地非要给世界带来痛楚,却偏偏选择性无视了自己其实是条狗,下命令的其实是幕后大名主子的事实,只恨隔壁村的狗咬自己咬得疼,就不知道去问问那条狗是谁养的。

    被狗咬了,去找狗咬回来,而不是去找主人索赔,这种傻事也只有狗干得出来,稍稍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蠢。

    但是,忍界的忍者们,就是这么的蠢,仇恨链转了一大圈,永远也绕不到领主大名身上。

    只能说,奴性实在是太可怕了!

    自来也与历代火影不同之处,在于他是一位豪侠,侠以武乱禁,打破禁忌正是豪侠所为,机缘巧合下坐上了火影之位,又面临忍界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自来也的心却是有些松动了。

    “黄毛小儿,乳臭未干,安敢在此饶舌!”

    没等自来也发话,团藏却是忍不住了,怒气冲冲地站出来斥道:“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等兢兢业业为村子付出之人?小子,不是动动嘴巴,木叶村就能繁荣兴旺,木叶的传承到了今日的硕果,是无数人牺牲的鲜血浇灌而成。”

    志村团藏历来拿“为了村子”当借口,坏事做尽,自诩为木叶黑暗中的守护者,乡愿德之贼的说法,简直就是在否定他的人生,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鸣人呵呵一笑道:“我也是几天前才知道,原来我真的有资格为所欲为啊!这个资格要比什么狗屁大名的法理性更强,乃是天授于我的权力!我不但有资格,还有能力,就凭我博览群书有博士学历,比你们这群小学生水平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应对忍界的乱局,我有好几套套经过缜密推演,符合社会学、伦理道德、经济学、人类行为学的解决方案,你们有吗?”

    这狂妄之语,几乎把在场众人都惊呆了,就连自来也和卡卡西这样与鸣人亲近之人都觉得鸣人狂得没变,简直就是疯了。

    察觉到众人惊愕和看疯子一样的眼神,鸣人挠了挠头道:“我说的是事实呀,你们怎么就不信呢?那我就找证人来证明一下吧。”

    “小子,我看你真是彻底疯了!”志村团藏怒极反笑,道:“这种事谁能给你证明?”

    “证明天授予我改变世界的权力,证明人当然是仙人咯!”

    鸣人理所当然地答道,转向自来也继续说:“自来也老师,请您通灵来妙木山的深作仙人和志麻仙人,请他们夫妻俩给我做个证。”

    自来也愣了,这才想起蛤蟆大长老的预言,预言中说他的弟子将会是左右忍界发展之人,要么永远安定,要么毁灭……

    自来也一共收了三个弟子,大弟子波风水门已经逝去,自然不可能是预言之子,二弟子长门乃是晓组织幕后领袖(鸣人已将晓组织情报通过纲手传递回了木叶),一心筹划月之眼计划毁灭忍界,就算是预言之子也是毁灭之子。

    现在就剩下三弟子漩涡鸣人还未应验预言,难道说……

    转念一想,自来也又觉得不对,鸣人怎么知道预言之事,又怎么知道深作和志麻两位蛤蟆仙人?

    一切谜团,只要通灵来深作和志麻就能破解,自来也连忙咬破手指,沾血施展出通灵术,白雾消散处,两只瘦巴巴的老蛤蟆浮现出来。

    “小自来也,找我们什么事呀?”

    蛤蟆深作仙人弓着腰,气喘吁吁地道。

    “哎呀,怎么这么多人围着?难道是鸣人到木叶要求联盟了?怪不得通灵来我们夫妻俩呢。”

    一头卷发的母蛤蟆志麻仙人恍然道。

    “两位仙人,鸣人去过妙木山了?”自来也也是恍然大悟,连忙问道:“蛤蟆大长老难道对他有预言不成?”

    “那个小子呀,前几天以龙地洞使者的身份到妙木山拜谒蛤蟆大长老。”

    深作仙人道:“大长老一见到他就说出了预言,预言是:‘碧眼少年嬉笑着呼唤九只野兽之名’,白蛇仙人给大长老写了信,说在白蛇仙人的梦境中,那个黄毛小子乃是彻底改变忍界,创造出崭新未来的风云之子!蛤蟆大长老也很看好他。”

    自来也大吃一惊,他忙于木叶政务,很久没召唤蛤蟆聊天了,竟然都不知道几天前妙木山发生的大事。

    志麻仙人道:“如今妙木山和龙地洞两大秘境已经结盟,妙木山的蛤蟆们和鸣人签了契约,小自来也,我要通知你一声哟,你要是召唤蛤蟆对付鸣人,蛤蟆们可不会帮你哟,可别让文太、阿健和阿广他们为难。”

    蛤蟆仙人们说罢,再场的木叶众影级忍者,除了吊儿郎当没当回事的迈特罗,尽皆大惊失色。

    妙木山的蛤蟆们竟然和龙地洞的蛇类结了盟,蛤蟆大长老金口玉言说出鸣人未来会获得九只尾兽的认可,白蛇仙人则说鸣人是风云之子,忍界仙人们为鸣人站台,准确率百分之百的蛤蟆大长老的预言为鸣人背书……

    原来,他闹革命推翻大名真的是神权天授的呀!

    迈特罗,也就是罗锋亲眼看到这一幕,也是哈哈一笑,这便是他不亲自下场,而悄悄咪咪给鸣人洗脑的原因。

    此时不站出来给鸣人撑腰更待何时,谋划了许久,就是为了此刻图穷匕见的宝贵时机!

    罗锋顿时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装出被鸣人一番嘴遁打动的模样,错愕地说到道:“我的通灵兽老乌龟曾提到,龟仙人也预言说鸣人是命运之子,恨不能收他为徒去打外星人拯救忍界,这么一看,他还真是的呀!我迈特罗读书少,但也懂得武者该心怀天下苍生的道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决定了,鸣人君想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他,谁不服气我就一脚踢死他!”

    “迈特罗,你也疯了吗?”

    志村团藏大惊失色,不由得惊呼道。

    “欸,罗老师,咱们站到鸣人一方了?”小李眨了眨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算了算了,老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吧!”

    “可恶,我才不想帮鸣人!”宁次咬牙道,但想了想却垂下头:“看在罗老师和妹妹的份上,我忍了!”

    天天耸耸肩道:“嘛,鸣人弟弟在研发科学忍具方面帮了我很多忙,既然罗老师这么说了,我就帮他吧。”

    迈特罗小队乃是木叶村年青一代高端战力的代表,迈特罗麾下的宁次、天天和小李一向唯他马首是瞻,根本就不搭理火影命令和村中其他忍族的拉拢。

    这三人中,宁次脱离了日向家,笼中鸟咒印也已经解除了,乃是自由之身,对帮他获得自由的迈特罗无比信任,虽然鸣人总欺负妹妹雏田,但宁次心里也清楚,雏田一颗芳心早就属于鸣人了,身为大舅哥,就算心里厌恶也不得帮连襟一把。

    天天根本就不是忍族出身,是忍具店家庭的孩子,在迈特罗的介绍下,家里还得到了龙之商会的小额投资,忍具店开成了科学忍具制造厂,也是对迈特罗感激不尽。天天的很多科学忍具都是鸣人帮她造的,离开了鸣人的帮助,她也无法继续战斗了。

    小李更不用说,几乎就是迈特罗的干儿子,对待迈特罗比亲爹还亲。

    迈特罗表态,这三个人也自然而然地无条件支持鸣人,完成了站队。

    在场的老一辈木叶影级只有自来也、猿飞日斩、志村团藏和卡卡西四人,迈特罗小队站到了鸣人一边,实力对比发生了压倒性的逆转。

    鸣人一方三名仙人模式超影级和四名中青影级,对比木叶一方不能召唤蛤蟆的自来也,和猿飞日斩志村团藏两位老迈影级,卡卡西一个掺水的五五开影级。

    要是鸣人索性来个武力逼宫,当场发动政变,木叶老一辈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