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伊邪那岐-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二百零七章 伊邪那岐

    “休想抓住我!”

    志村团藏表情狰狞地狂叫着:“我绝不会认命,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才不要当什么替罪羊,别想给我泼脏水!”

    “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心里一点点忏悔都没有,一点点反思都没有么?”

    鸣人摇头道:“还用别人给你泼脏水?我劝你还是别负隅顽抗了,这里这么多影级忍者包围着,就算你有一胳膊的写轮眼来发动伊邪那岐,顶多拖延个十分钟,又有什么意义?”

    志村团藏狂热的表情渐渐消散,变得无比寂寥,大概是认清了现实,知道自己就算有伊邪那岐傍身,也不可能在众多影级忍者的围捕下逃出木叶。

    “人生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较,如梦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者乎?”

    他扯开了胸前衣襟,露出了肋骨嶙峋的胸膛,口中拖着长音吟诵着:“此生至此终结,我只恨自己壮志未酬!不能成为火影,为了木叶”

    说到“为了木叶”四个字,团藏突然之间觉得别扭无比,却是不像以前那样脱口而出骗别人去送死了。

    轮到了自己,这“为了木叶”几个字,说起来还真没什么意思啊,说谎骗别人不难,但想骗过自己就有点难了!

    若是真的为了木叶,索性投降,一五一十交代问题,把自己秘密研究柱间细胞的成果献出来,将夺取自止水的那颗别天神万花筒写轮眼也献出去,再到雨之国晓组织领袖面前跪地认罪伏诛,这样才算是做了正确的事吧?

    但团藏却不甘心,不甘心非但成不了木叶英雄,伟大的火影,反而被钉在木叶村的耻辱柱上,哪怕即将身死,也要藏住所有秘密,掩盖住犯下的错误,决不能让后人小看了自己!

    “是的,十分钟时间,我根本逃不出去。”

    团藏的语气不带一丝情绪,嘴角甚至露出了一丝看透一切般的笑意:“但足够埋葬我自己了!就让这一切,随我的死去,封印在我的尸体里吧!黑暗中的秘密,永远也不会有真相大白的曝光之日!”

    “糟糕,他要用木叶禁术里四相封印!”

    鸣人已经熟读了封印之书中的各类旋涡一族封印术,此时俨然封印术专家,光是感知团藏的查克拉变化,就能确定他即将使用什么封印术。

    但就算知道他要使用里四相封印掩埋真相,鸣人也没法阻止了,伊邪那岐可以固化他施展封印那一瞬间的状态,在十分钟内无论怎么打断,时光都会回溯到封印开启的那一刻!

    贸然出手,非但不能打断他的封印术,还可能被里四相封印波及,被他吸收进封印空间,永远地封存。

    团藏死不足惜,鸣人倒是不在乎他的生死,只是他死了会很麻烦。

    首先就是根部的科研成果失去了团藏随身携带的资料,想要解析起来非常困难。

    博人传时期,成为了火影的鸣人为了解析这些资料,不得不特赦大蛇丸,借助大蛇丸的知识。

    其次是有很多秘密只有团藏才知道。诸如团藏到底在雨之国干了什么,九尾暴走的那一夜团藏的根部在搞什么鬼,和他们有没有关系,宇智波一族覆灭之夜团藏是如何阴谋得逞,他和大蛇丸之间又有什么秘密约定

    鸣人还不知道团藏的拥有止水的别天神写轮眼,要是知道了,就更不能让团藏自我封印。

    “大家小心,立刻退开,千万别被封印术卷进去!”

    事已至此,饶是鸣人的聪慧博学也想不出解决之道,只能开口警告包围团藏的众人撤离危险的封印区域。

    团藏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虽然心中不甘,愤恨不已,却也没动拉几个木叶影级垫背的心思,他只是想封印自己黑暗的过往,免得木叶后人们对他的墓碑指指点点,沦为嘲笑对象和反面教材而已。

    毁灭木叶这样的想法,丑恶如他也不屑为之,杀几个木叶影级更是没有必要,反而坐实了他挖木叶之根的罪名。

    以里四象封印自杀,罪证都被湮灭,后世顶多说他好心办了坏事,不至于臭名昭彰。

    “想一死了之?没那么便宜!不问清楚宇智波一族覆灭的真相,我绝不会放过你!”

    佐助不退反进,身上爆开了咒印纹路,开启天之咒印仙人模式,拔出了后腰腰带上绑着的宝剑。

    “佐助,别冲动!”

    鸣人想要阻拦,却也来不及了,佐助已经化作一道灰影冲向了团藏。

    来到团藏面前,佐助高高举起了草薙剑,团藏却冷笑起来:“砍吧,你杀不死我,也阻止不了我,宇智波家的孽种,别人陪葬或许我还有几分惋惜,你来陪葬我求之不得!”

    佐助也冷笑着,刀锋一闪而逝,团藏那条遍布写轮眼的胳膊坠落在地,紧接着又探手抓去,一把戳进了团藏的眼眶,将他的移植写轮眼也拽了出来。

    “没用的,伊邪那岐会让我回到封印开启的那一刻”

    团藏躲都不屑躲,平静地笑道。

    果然,时空扭曲,团藏掉落的手臂又回到了肩头,被扯掉的眼睛也飞回了眼眶,里四相封印又开始发动。

    “我说过,没用的,继续和我纠缠吧,只要我稍稍拖延一会,你就要和我一起死,等等,怎么回事?”

    团藏突然惊呼起来,惊讶地发现回溯时光之后,却怎么改变战术,也逃不过手臂再次被斩落掉落,眼睛也再一次被夺走,施展中的里四相封印被中断的结局!

    里四相封印根本就发动不了,更别说将佐助卷进来了。

    “我和鸣人盗走的封印之书中记录了伊邪那岐,同样也记录了伊邪那美!”

    佐助的额头上流下了鲜血,血迹顺着脸庞流下,他那颗移植万花筒写轮眼眉心竖眼渐渐暗淡,失去了光泽。

    “你不是不肯承认自己罪恶的一生,不愿接受被刻在耻辱柱上的命运吗?”

    佐助咬牙切齿道:“我就用一颗万花筒写轮眼,来换取你对宇智波一族犯下的罪行的忏悔!如果你不肯醒悟,认清自己的命运,就会永远沉沦在幻术中,求生不能求**!”

    伊邪那美,同样是宇智波一族的禁术,正是伊邪那岐的克星,堪称决定命运的瞳术。

    这项禁术有些类似奇异博士的时空之环,将受术者困在幻术空间中,永远在既定的轮回中循环,直到认清自我,重新接受自我。

    中了伊邪那美的一秒钟,受术者可能在幻境中度过了五亿年,承受一次次失败的打击,直到执念真正消散,接受命运的审判才能脱离幻境空间。

    和伊邪那岐一样,施展伊邪那美也要付出眼瞎的代价,不过佐助乃是三只眼,也只有额头上的万花筒写轮眼瞳力足够施展伊邪那美,索性就牺牲了这颗宝贵的眼睛,为宇智波一族讨回一个公道。

    在外界看来,佐助伸手按在团藏的额头上,后者目光呆滞,定定地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