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木叶的新领袖-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二百零九章 木叶的新领袖

    “喂喂,鹿久老弟,猪鹿蝶里数你最聪明,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身材壮硕的秋道丁座耐不住性子,压低声音问身边的奈良鹿久道:“我们怎么就和少年队结盟了,还说要共击大名,听说志村团藏被下了狱,根部解散,老火影猿飞日斩也被囚禁在家。”

    奈良鹿久眼神闪烁,想了想压低声音回道:“老兄,这件事细说就太复杂了,我只能奉劝老兄你一句,里面的水太深,咱们还是少掺和为妙,一来太麻烦了,二来牵连到家族,小心大祸临头呀!”

    秋道丁座撇撇嘴道:“有那么夸张嘛?少年队一群小孩子,凭什么跟我们木叶平起平坐?给人感觉好像还压了我们木叶一头似的。”

    “慎言啊!”奈良鹿久连忙捂住丁座的嘴,道:“少年队实力不可小觑,你仔细看为首那三个少年队领袖,他们中任何一人站出来,我们这些木叶忍族代表一起上,都不是对手!”

    “真的假的,唬人的吧?”秋道丁座一脸的不可置信。

    中山亥一也凑过来,低声道:“丁座老兄,我是感知忍者,刚才偷偷感知了一下他们三人的查克拉,简直恐怖啊!你们秋道一族有燃烧脂肪爆发查克拉的秘术,然而就算你拼了性命爆发了查克拉,也不及他们三人的十分之一。”

    仙人模式究竟有多强?

    鸣人开启妙木山仙人模式能以一敌六,硬刚打得全体木叶忍者们抱头鼠窜的六道佩恩。

    药师兜开启龙地洞仙人模式,能以一敌二,对战宇智波兄弟不落下风,要不是宇智波鼬使出伊邪那美,只怕他们兄弟二人联手都不是药师兜一人对手。

    要知道和仙人模式的药师兜对敌之时,已经是剧情大后期,佐助和鼬都能使用完全版须佐能乎,天照和加具土命用得极为娴熟。

    而药师兜施展出仙法-白激之术和仙法-无机转生差一点要了宇智波兄弟的命,要不是宇智波鼬乃是秽土转生之体,只怕他们俩已经双双饮恨。

    六道佩恩和宇智波兄弟都是能灭掉原剧情中的木叶村的存在,比他们更强的,就是仙人模式的鸣人和药师兜。

    拥有查克拉感知秘术的中山亥一悄悄感知,才知道少年队的三位领袖人物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

    秋道丁座眨了眨眼,却是不再鲁莽地多嘴多舌,正襟危坐闷声不语,决定还是沉默是金,不要贸然卷入这场惊天变故,一切服从命令听指挥为妙。

    油女一族、犬冢一族和日向一族的代表也是感知型忍者,通过寄坏虫探知、嗅觉感应和白眼探查,都知道了少年队的不凡,确实不敢小觑了。

    忍界强者为尊,弱者若是仗着痴长几岁,就在强者面前逞威风,只怕也传承不了忍族,祖宗的骨头渣子都烂没了,这些木叶忍族代表也都是善于审时度势之人,经历过宇智波一族极盛转为覆灭的变故,都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约定的会议时间到了,自来也和鸣人对视一眼,微微向对方点了点头,自来也起身道:“时间到了,我宣布,木少联盟第一次会议正式开始!”

    出于对自来也这位忍界革命先驱者的尊重,鸣人让出了会议的主持权,由木叶火影自来也担任这次会议的主持人。

    “我们联盟的目的,在开会前已经向诸位参会人员通过气了,那就是准备发动第五次忍界大战,这次战争的战略目标是击败所有忍村,推翻所有忍国大名!”

    自来也的话又引起了一番议论声,木叶众忍族代表们面露苦色,也是闻战则忧。

    按照木叶村的惯例,一旦打仗,各忍族便是忍军主力,要派出族中优秀忍者参战。

    参战就要死人,千手一族当年何其兴旺,就是在一次次战争中不断消耗族内精英,如今落到只剩下一名遗族的惨境。

    第五次忍界大战又是一次木叶对抗所有忍村忍国的全面战争,规模和战斗烈度可想而知,每一位忍族代表都担心战争结束之后,族里还能剩下多少人。

    “大家不必太过忧虑。”

    自来也继续说道:“目前众忍国刚刚结束大名失踪的继承权争夺战,从混乱中恢复,三大忍村这两年来几乎没拿到多少金援,都是疲敝已久,我们木叶这两年遭到封锁,日子也不好过,但却比他们强得多了!”

    两年前,少年队的行动对三大忍村造成最大伤害的举动,既不是佐助的空袭,也不是纲手打伤了雷影,而是绑架了五国大名。

    忍者都是轻生重死之辈,战场上死几个人没什么了不起,空袭的伤亡岩隐村承受得起,相比以前大战中死的人数,也并不算伤筋动骨。

    绑架了五国大名,五大忍国陷入混乱,拨付给忍村的金援一再拖延,却是对各大忍村造成了巨大打击。

    仰赖大名拨款的忍村一直都很缺钱,财政常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大名们也非常奸猾,贵族们都精通养狗之道,懂得猎狗要是喂得太饱了,可就不愿积极追捕猎物的道理,因此就算忍国有了余钱,大名们宁可花销在个人享受上,也不肯过多地提供给忍村。

    这一点,从原剧情中木叶村孤儿院的待遇就能看出来。

    抚养烈士遗孤和战争孤儿的孤儿院穷到逼得五六岁的孤儿们跑去战场上当医疗兵医治伤员赚钱糊口,院长再三恳求火影才得到一笔拨款,这笔拨款还被志村团藏卡了脖子,以此逼药师野乃宇献出几名孤儿当间谍才肯拨付。

    正可谓穷山恶水出刁民,人穷志短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落到从孤儿身上刮钱索取的地步?

    一旦忍国不拨金援,忍村民众就要饿肚子,这也是忍国控制忍村的一种手段。

    忍国以大名失踪无人主政为借口,卡了三大忍村的金援,很是令三大忍村这两年苦不堪言,军备废弛、民众挨饿、市面萧条,尝尽了苦果。

    木叶村虽然军队数量处于劣势,但高端战力绝对占优,军资金和军备十分充裕,已经远远超过了三大忍村的总和,如此算来,其实胜算很高。

    “然而,取得第五次忍界大战的胜利只是忍界革命第一阶段的任务,甚至都算不上重要任务,我们这次会议,重点讨论的,乃是少年队总队长旋涡鸣人提出的忍界制度改革方案。”

    自来也话锋一转,沉声道:“推翻了封建制度,忍界该实行什么样的新制度,新制度如何才能使忍界长治久安,繁荣昌盛,这才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棘手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