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根本不懂爆炸-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根本不懂爆炸

    “想要劝降我们?”

    迪达拉心烦意乱地叫起来:“别做梦了,你这家伙怎么可能明白我们的追求?别跟我说什么大名腐朽,忍者被利用的鬼话,我们俩根本就不是忍者,我们是艺术家!我们有艺术家的操守和追求,不是你这种政客能懂的呀,混蛋!”

    “我呸,什么艺术家……”

    鸣人鄙夷地撇撇嘴:“你们俩有什么作品,还敢夸口说自己是艺术家?你不过就是个长不大的熊孩子,玩泥巴、喜欢看大炮仗爆炸,这种事也只有小屁孩才乐此不疲吧?”

    转向一旁因机体损坏、所有傀儡都丢失而默然不语的蝎,鸣人继续毒舌道:“还有你,不过是个喜欢玩布娃娃的恋尸癖自闭症儿童,没人跟你说话你就跟布娃娃聊天,既娘又幼稚!”

    鸣人不过一两句话,就把艺术二人组激怒了,蝎没有说话,本体傀儡的双臂弹出了刀刃,一副一言不合就上前拼命的架势。

    迪达拉气得乱喊乱叫:“混蛋!混蛋!混蛋!你说谁是小屁孩?我……我要把你,我要……”

    “你们想要干什么?”鸣人冷笑道:“我可是随时能走的哟,都给我冷静点听我讲话,不然我启动太空监狱推进器,让这个铁罐子加速脱离星球引力,让你们在寂静无垠的太空中漂流,当一对安静的美男子!”

    太空监狱除了能把敌人困在星球轨道上囚禁,还安装了火遁喷射装置,可以变轨加速到第二宇宙速度,调整方向控制监狱飞向遥远的深空,又或者飞向太阳,将被囚禁者永远放逐或坠毁在太阳表面烧毁。

    艺术二人组都快气炸了,却对鸣人无可奈何,他们要是忍不住冲动出手,对方只要拍拍屁股走人就行了。

    再生气也只能忍着,迪达拉和蝎憋住滔天怒火,一脸愤恨地等鸣人继续。

    鸣人见他们俩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微微一笑也不急着说话,走到了太空监狱罐舱的舷窗前,遥望宇宙星空,神清气爽地自顾自说道:“过来一起来看看吧,多美啊,你们难道平时从来不仰望星空吗?这才是真正的艺术,造物主的奇迹。”

    摸不着头脑的二人也来到舷窗边,顺着鸣人的视线看过去,看到没有大气层阻隔遮掩,视线绝佳的璀璨星辰,也被广袤宇宙瑰丽壮美的景象吸引。

    “我读过你们俩的资料,你们这对所谓的‘艺术家’,一个沉溺于爆炸瞬间的烟花般灿烂‘刹那之美’,一个迷恋傀儡长久不朽的‘永恒之美’。”

    鸣人转头看向他们二人,流露出怜悯的神色:“真是可怜呐,你们追求了一辈子艺术,其实一点都不懂艺术,这也不怪你们,毕竟你们没学过美学和哲学、没上过正经的艺术学校,也没有名师指导。你们所谓‘艺术’,连民间艺术都算不上,捏面人、吹糖人、剪纸、扎风筝的民间艺术家都比你们强出百倍、千倍!”

    “你说谁不懂艺术!”脾气暴躁的迪达拉怒道:“你又有什么资格评判我们不懂艺术?”

    “呵呵,你不是总说‘爆炸就是艺术’吗?我就让你见识真正的爆炸!”

    鸣人轻蔑地一笑,金光一闪消失了,迪达拉还没反应过来,他又突然出现在原地。

    “看那个方向吧……”鸣人指着一片深邃的幽暗虚空,提醒迪达拉道:“哦,对了,送你个墨镜,直视的话眼睛会瞎。”

    说着,鸣人掏出一副墨镜给迪达拉戴上,后者再抬眼看去,却见那片虚空忽然光芒一闪,一颗无比耀眼的火球在虚空中爆发,火光爆开的那一瞬间,光芒比一千个太阳还要耀眼!

    爆炸所处的位置很远,但仅仅是光辐射,就已经炙烤的迪达拉身上都快烧起来了,若不是这座太空监狱的舷窗具有抵挡辐射的材料,高强度辐射就能瞬间将他杀死。

    火球慢慢膨胀,一道电离光环从爆炸中心扩散开,扫荡过空间,越扩散越大,乍一看这场爆炸就像诞生了一颗有着光环的新恒星。

    “这就是传说中的核漩丸吗?”

    迪达拉目瞪口呆地看着核爆余晖,被深深地震撼了。

    当初鸣人在中忍考试丢下一颗小当量战术核漩丸,震惊了整个忍界,被这种威力惊人的爆炸忍术吓破了胆子。

    当时迪达拉也看了记者拍摄的画面,心中其实颇为不以为然,作为忍界头号爆炸专家,他仅仅从爆炸火光就能推算出威力,那颗炸弹也不过毁灭一公里范围内的一切,比他的co自爆十公里杀伤范围小多了。

    不服气的迪达拉还想找上鸣人和他切磋一番,以爆炸对爆炸,活活炸死他,教他什么叫真正的爆炸艺术,却因为晓组织还没完成幻九龙尽封的开发,炸死鸣人之后不容易猎捕九尾而严令禁止。

    如今看到了鸣人在太空中释放的大当量战略核漩丸,他推算出爆炸威力之后,才算彻底服气了。

    “这是一枚千万吨级的战略聚变核漩丸,相当于一千万吨起爆粘土堆在一起引爆,有效杀伤半径20公里,间接杀伤半径50公里。”

    鸣人脸上挂着淡然的笑意,讲解道:“这枚核漩丸应该比你最强的爆炸忍术威力更大了,但这也只是中等偏下杀伤力的聚变核漩丸,威力更强的聚变核漩丸当量能达到亿吨级。既然你认为爆炸就是艺术,那么我的艺术细胞是不是比你更多一点呀?”

    迪达拉不甘心地垂下头,尽管不服气,却也无话可说,他拼尽全力,把命都搭进去自爆,威力都不及人家的一半,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然而,这种爆炸又算什么艺术呢?”鸣人话锋一转,反倒贬低起自己来:“在宇宙的角度看来,也不过是个小火花。我都因此没自满,你这个半**子水的爆炸专家,在那里叫嚣什么?”

    “小火花?”

    迪达拉错愕道:“就算你的爆炸威力更大,也不用这么羞辱人吧?这还算小火花,什么才叫真正的爆炸?”

    “无知孩子啊,真正的爆炸,可不是刹那芳华,而是永恒的燃烧,演化万物,创生一切的熵增啊!”

    鸣人又摆出了怜悯的表情,叹息道:“你可知道有一种爆炸,爆炸的火球直径百万公里甚至上亿公里,能够燃烧上百亿年?”

    迪达拉愣了,眨了眨眼,喃喃道:“怎么可能……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大威力的爆炸?”

    “所以说你很无知,那种爆炸,和我刚才展示给你的聚变核漩丸原理相同,明明那场爆炸你每天都能看到,享受着爆炸温暖的滋养,你却视而不见,还把你的点炮仗般小火花当成伟大的艺术四处炫耀。”

    鸣人鄙夷地摇头道:“你说说你,是有多么的肤浅和盲目!”

    说着,鸣人指向了太阳,给迪达拉科普道:“太阳就是聚变反应的产物,太阳核心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核聚变爆炸!沐浴阳光的你,其实是在承受着聚变爆炸的光辐射,你天天面对着太阳,竟然有脸说自己是爆炸的艺术家,这就是无知者无畏了呀。”

    挪动手指,鸣人又指向了宇宙星空,道:“太阳的聚变爆炸,在宇宙角度看来也只是个小火花,那些闪耀的星辰都是太阳,那些星辰死亡的时候的超新星爆发,威力更是无穷,能把空间本身炸得塌陷,坍缩形成一个黑洞。”

    张开双臂,将整个星空展现给迪达拉:“从更广阔的视野上看,我们宇宙,亿万星辰,都是在一场大爆炸中诞生,一场爆炸炸出了宇宙,我们就生活在大爆炸之中,这场大爆炸将无限地持续下去,宇宙扩张到极致就开始坍缩,再次还原为奇点,再次发生大爆炸……这场宇宙大爆炸才是真正的永恒,造物主创生天地,衍化万物的艺术!”

    歪着头,鸣人转向迪达拉,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怒道:“和这些伟大的爆炸相比,你的爆炸又算哪门子的艺术?班门弄斧、螳臂挡车、萤火与皓月争辉这样的龙之国成语都无法形容你的卑微,快给我向被你玷污了的爆炸道歉,向艺术道歉啊混蛋!”

    “对……对不起……”

    迪达拉被鸣人气势所慑,缩着脖子,下意识地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