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批判一下-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二百七十六章 批判一下

    “真是个笨蛋!”

    看到迪达拉那副目瞪口呆的傻样,蝎忍不住幽幽说道:“你又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怎么就听他的话道起歉了?”

    迪达拉心虚地说道:“虽然我也不太理解他说的那些宇宙中的伟大爆炸,不知道他是不是骗我,可凭着身为艺术家的直觉,我感觉他好像说的都是真的呀。”

    说着迪达拉狂傲之色尽去,就像小鬼当家里的小孩子般双手捂着脸颊,苦着脸道:“难道我真的像他说的那么肤浅吗?我的艺术人生就这么被否定了吗?”

    “就是因为‘艺术’的概念太宽泛,像你们这样滥竽充数的家伙才能混进艺术家的队伍!”

    鸣人转向了蝎,皱眉道:“分辨不了我所说的‘常识’是真是假的话,你可以去学习嘛,读书提高一下自我修养嘛!文化水平这么低,还当什么艺术家,你们俩搞的那些东西,非要和艺术扯上关系的话,只能称之为‘行为艺术’!”

    蝎的本体是个红发美少年形象,平日里性格也是沉着冷静,不像迪达拉那么喜欢咋呼,饶是如此也被鸣人的讥讽气得表情扭曲,怒道:“我才不是在搞行为艺术!我和迪达拉不一样,我有作品!”

    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蝎向身后一捞,想要拿出封印着傀儡的通灵卷轴,结果却想起来他在施展百机操演的时候,已经把所有傀儡都通灵出来参加战斗,被科学忍军士兵们毁得七七八八。

    背后的卷轴架上,只剩下压箱底的两份卷轴了,蝎有些犹豫,但还是拿出了其中一份。

    “这是我压箱底的作品,就请你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评价一番吧!”

    蝎开启了通灵卷轴,一阵白雾散去,一个留着黑色长发的傀儡漂浮在半空,傀儡身旁悬浮着无数铁砂,铁砂在那具傀儡的控制下变换着形态,组成一个个古怪的黑色几何形状。

    鸣人眯起眼,摸着下巴大量一番,嘟哝道:“看着眼熟……容我回忆一下读过的资料,这家伙……不是三代风影吗?”

    蝎自豪地笑道:“没错,当年正是我刺杀了三代风影,将他的尸体制成了人傀儡,这具傀儡拥有独特的磁遁血继限界,乃是傀儡术的巅峰之作!”

    鸣人不禁扶额无语,恨声道:“第三次忍界大战的导火索正是三代风影失踪,你这家伙闷声作了个大死,害得忍界十几年不得安宁!带土受重伤被斑所救而遭受洗脑,也正是因为第三次忍界大战的神无坤桥之战!你刺杀三代风影到底是谁指使的?有什么目的?”

    蝎却对鸣人的斥责不以为然,冷声道:“我杀他,只是看中了他的身体,觉得是个制作傀儡的好材料罢了。至于说引发忍界大战……我不杀三代风影难道就不会爆发忍界大战了吗?好战是忍者的天性,就算三代风影没死,第三次忍界大战也会因别的理由爆发,跟我有什么关系?”

    鸣人尽管恼怒,但细细一想,觉得蝎说的也有道理,明面上三代风影失踪是大战导火索,但以当时的忍界国际形势,已经是个火药桶了,大战爆发的根源还是经济政治不均衡,大名领主们心怀鬼胎,却是不能简单地归咎于蝎。

    耐着性子,鸣人点了点头,道:“好,暂且不提你制造这具人傀儡酿成的恶果,单从艺术性上评价,我就说说你的‘作品’有多烂,为什么那么烂!”

    一指三代风影人傀儡,鸣人点评道:“首先,从艺术性上来说,你的作品外形奇丑,看起来跟鬼一样,别说带给别人审美享受,简直能活活吓死人!对于艺术品来说,丑就是原罪,这么丑的东西,你还好意思拿出来炫耀?”

    蝎听得额头青筋暴起,压抑着怒火道:“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傀儡师看重的是傀儡的实用性和战斗力,好看有什么用?砂隐万千傀儡技师之中就没有制造漂亮傀儡的人。”

    “那可未必,你是太久没回砂隐了吧?”

    鸣人摇了摇手指道:“砂隐傀儡师中有个侏儒女孩,她就擅长制造美型女傀儡娃娃,由于技术精湛,都能使人误以为美艳动人的傀儡是本体,抱在傀儡怀里的侏儒娃娃才是傀儡。那女孩现在在木叶影视公司操控美少女傀儡当演员,很受观众欢迎,可谓名利双收。在我看来,那个女孩的傀儡艺术,要比你的傀儡艺术强出百倍,至少对社会有价值,群众喜闻乐见呐!”

    鸣人所说的,乃是砂隐中忍考试时出现过的一位砂隐女下忍,原剧情中砂隐傀儡师小队和雏田小队交手,经过一番艰苦的缠斗,雏田小队才胜出,夺走了他们的天地卷轴。

    砂隐村覆灭之后,砂隐忍者们统统下了岗,只能在木叶村军转民,尝试再就业,其中脱颖而出的成功者便是那位砂隐女下忍傀儡师了,控制美少女傀儡当女演员赚的钱要比当忍者厮杀时多上几百倍,还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粉丝,被誉为砂隐第一傀儡表演艺术家。

    “艺术和审美分不开,一件艺术作品,无论如何也要有受众,不管是大众还是小众,必须有懂得欣赏它的观众,如果所有人都觉得丑,那就说明这件艺术品没有审美价值,甚至都称不上是艺术品!”

    鸣人毫不留情地批驳道:“你可以称你的这具傀儡是武器、是工具,但不能说它是艺术品,一坨别人一看就觉得恶心的屎,哪怕威力无穷,人见人怕,你能说它是艺术品吗?”

    蝎已经把自己改造成了傀儡,所以内分泌不会像正常人一样,情绪波动不是很大,若他还有肉身,听到鸣人把他的得意作品批成了屎,只怕当场要气个好歹。

    即便如此,蝎也是眉头紧锁,虽然不知怎么反驳鸣人的歪理,心中却还是不服。

    “哪怕从技术性和原创性角度来说,你这件作品也不怎么样嘛。”

    鸣人看出他不服,继续点评道:“技术性上来说,还采用着上一代的查克拉线控制技术,这种技术弊端太多,被人斩断查克拉线傀儡就废掉了,油女一族的寄坏虫简直就是这种落后技术的天然克星!”

    “傀儡师操控傀儡不都是使用查克拉线吗!”蝎不服气地驳道。

    “那是老黄历啦!”鸣人摇了摇手指,鄙夷道:“你们晓组织老大长门的六道佩恩傀儡,用的可不是查克拉线技术,而是更进一步黑棒遥控技术,操控距离和灵活性都比查克拉线强出百倍!”

    提到六道佩恩,蝎的气势不禁一弱,忍界最强傀儡师的名号,还真就不属于蝎,长门的六道佩恩傀儡,尤其是天道佩恩,比蝎的任何一种傀儡都要厉害。

    最最关键的是,六道佩恩傀儡能在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之外远程遥控,这是蝎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

    “长门制造出六道佩恩,凭借的是忍界独一无二的轮回眼,并不是真正的技术。”蝎不甘心反驳道:“论起傀儡技术,除了长门这种天赋型傀儡师,没人比我强了!”

    “那也未必,大蛇丸制造的机甲鸣人和机甲九尾,控制技术要比六道佩恩的远程遥控还要高一个档次!”

    鸣人说着,就展开通灵卷轴,释放出了机甲鸣人,展示给蝎。

    “这种机械傀儡采用的操控技术乃是虚拟智能,机甲鸣人有一定的独立思考能力,技术水平不知比你这个玩牵线木偶的民间艺人强多少倍了!”

    蝎这一回算是哑口无言,辩无可辩,大蛇丸可没什么轮回眼,人家靠的就是领先一步的民科知识,机甲鸣人的技术水平,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比查克拉线操控的木偶高好几个代差。

    “从原创性角度来说,你不过是改造了一具尸体,盗用了三代风影的血继限界,根本就没半点原创性。而且你对磁遁血继限界根本没进行深入研究,没有了他的尸体,你都创作不出第二个磁遁傀儡,对作品的认识浮皮潦草,功能全靠剽窃,这算什么技术?”

    鸣人撇着嘴不屑道:“你的作品涉嫌抄袭和盗版,你获得三代风影的形象和能力创意授权了吗?以为杀了受害者,就能心安理得地剽窃了吗?你这个无耻的窃贼、强盗,还有脸说自己是艺术家!艺术家都像你这样,将来哪里还会有原创作品出现了啊,大家都去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