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新方向-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二百七十七章 新方向

    “你这个所谓的‘艺术家’,不过是个抄袭狂人。”

    鸣人恨铁不成钢地数落道:“抄袭个三代风影就沾沾自喜,认为是自己创作的‘杰作’,将来有机会你是不是打算把五影都抄袭出来,做成傀儡四处吹嘘啊?”

    蝎头都快抬不起来了,幸亏傀儡之躯不会脸红,倒也看不出来他羞愧不羞愧。

    “至少……至少我的傀儡很强……”

    蝎弱弱地闷声回了一句。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啊!”

    鸣人叹口气道:“别说区区一个磁遁三代风影,就是你把五影傀儡都造出来了,对上真正的强者也不够人家一回合拆的。就拿宇智波斑来说,他想拆你的傀儡,动动手指就行!而他,也不过是忍界星球这口井里稍大一点的蛤蟆罢了。”

    随手搓出个螺旋丸,金光一闪,三代风影傀儡就被鸣人砸成了木屑,他都没使用仙法-量子坍缩螺旋丸,仅仅是飞雷神加上螺旋丸的连招就瞬杀了蝎引以为傲的作品。

    “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吗?”

    鸣人闪现回了原地,继续教训蝎道:“就是因为惯于跟风抄袭,热衷于模仿忍界已知的强者,造什么人傀儡,才渐渐地失去了进去之心和创造力,把自己的想象力束缚住了。”

    蝎哑口无言,颓然坐倒在地,眼神涣散,仿佛失去了动力。

    “还有你热衷的‘永恒的艺术’,为了活得久一些竟然把自己改造成傀儡。长久的活着就是艺术吗?”

    鸣人却不打算放过他,继续质问道:“人要好好活,做有意义的事,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却活着,活着不是人生的最终目标,而是为了做有意义的事啊,不然你会越活越没意思,永生反而成了一种诅咒。”

    蝎迷茫地抬起头问道:“永生怎么会是诅咒呢?”

    鸣人道:“我有办法能让你立刻实现‘永生’的梦想,方法很简单,只要将你秽土转生,然后永不解除就行了,难道那么做你就心满意足了?人生就圆满了?如果你的追求这么低的话,那就自杀吧。”

    蝎叹了口气,还真的打开了胸口能源核心舱门,犹豫着是不是用傀儡手臂上的尖刺刺进灵魂核心,索性自杀算了。

    原剧情中,蝎就有很强烈的自杀倾向,死在千代婆婆操控的“父”与“母”傀儡手上,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自杀。他被秽土转生出来之后,反倒意外地很喜欢秽土转生体这种可以“永生”的生命形式。

    鸣人和他废话了一大通,目的却不是用嘴遁将他们说死,眼看蝎真的要自杀,鸣人连忙阻拦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我会信守承诺将你秽土转生,但也会立刻把你塞进火箭送上太空,让你成为永生的宇宙漂流者,反正你的人生意义就是活着,秽土转生体长久留在生者世界会影响查克拉阴阳平衡。”

    蝎这次产生了犹豫之心,不知道是自杀获得孤寂的永生,还是继续活下去。

    “你们呐!”

    看着失魂落魄,同时失去人生目标的艺术二人组,鸣人无奈道:“我还以为你们这两个不想当忍者的忍者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和你们交流之后才发现,你们也是忍者低劣的启蒙教育的受害者啊。”

    “我本以为自称艺术家的家伙能稍稍比一般忍者有那么点文化。”

    摇着头,鸣人苦笑道:“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你们俩的艺术不过是愚痴和执念,同样是缺乏文化素养的表现啊。作为艺术家,我不求你们德艺双馨,创造出优秀作品丰富忍界人民的业余文化生活,但至少应该有点自知之明吧?要知道,不是什么样的自我表达都能被称为艺术。”

    “艺术是服务于他人的美好创造,并不是标榜自己个性而强加于人的皇帝新装!”

    鸣人道:“没人戳穿你们的艺术家假面具,是因为忍者们文化层次更低,不懂、也不屑去欣赏艺术。你们的艺术不但对社会、对民众无益,还造成了巨大危害,连自来也那些低俗媚俗庸俗的h书都比你们的作品更有价值和意义!”

    皱眉思索着,鸣人不解地道:“你们怎么就有脸称自己是艺术家呢?难道你们真的是在进行行为艺术?用你们无知荒诞的行为,反讽忍界制度的不公,控诉忍村对孩童心灵的荼毒和侵害?是在用你们的生命警示后人?这也算某种意义上的艺术了……”

    迪达拉和蝎都快被鸣人骂傻了,虽然听不太懂鸣人的话,却也明白过来,自己好像干了大半辈子蠢事。

    他们并不是在搞行为艺术,其实只不过是自幼辍学,成长环境恶劣,对忍者的时代无比失望,认为当只懂杀戮的忍者毫无意义,却不幸诞生在忍村和忍族,必须承担成为忍者的命运,因此才将虚无的人生理想寄托在了更加虚无的“艺术追求”上罢了。

    二人都是轻生之辈,原剧情中都死于自杀,充分展示出了他们对现实失望,无知、迷茫而厌世的空虚本性。

    艺术二人组摊在地上,看上去好像连呼吸都提不起劲,鸣人再次叹了口气道:“看在你们还有那么一丢丢科学天赋的份上,我给你们指一条稍稍有点意义的道路吧。”

    鸣人走过去,拉起了迪达拉,指着遥远的星空对他说道:“你难道不想在有生之年试着炸出一颗恒星吗?将太阳装进熔炉之中,用磁场束缚住永恒的裂变爆炸之焰,为人类制造无限的能源,这要比看刹那逝去烟花有意思多了吧?”

    “可是……我……我根本听不懂你所说的聚变裂变,能做到吗?”

    “做不做得到,要看你肯不肯学习,继续把无知当个性这么混下去的话,你当然做不到了!”

    鸣人拍拍他肩膀道:“你还年轻,如今也不过二十岁而已,还有大把的时间学习,我可以教你。”

    迪达拉点了点头,嘘出口气道:“好吧,这总比扔小炮仗胡乱炸些东西有趣一些……”

    鸣人又来到蝎身前,伸出手托起他的腮,仔细看了看他的脸。

    “其实,你最得意的作品也不是一无是处,比起三代风影的人傀儡,你真正的最佳作品其实是这副傀儡身躯。”

    蝎茫然的双眼渐渐有了焦距,疑道:“我的傀儡身躯?这副身体是用来操控傀儡的,战斗力其实并不强,也没什么特殊的异能……”

    “至少它不丑。”鸣人笑道:“这副傀儡身躯,算是你制造过的所有傀儡中最好看的了。”

    蝎的本体是个清秀冷清的美少年,鸣人的评价也算恰如其分了。

    “除了外形不错之外,这具傀儡也有独创性的技术,比如封印灵魂核心的技术,分化出一百条查克拉线操控傀儡的控制核心技术,都是你的原创。”

    蝎不自觉地抬起双手,抚摸着本体傀儡的脸,却是没想到鸣人给出最高评价的作品,竟然是他为了获得永生而改造自身,创造出的本体傀儡。

    鸣人突然问道:“你知道为什么你的本体傀儡才是你的最佳作品吗?”

    蝎摇了摇头。

    “因为创造出这具本体傀儡,并不是你一个人功劳,你的容貌和你的灵魂都来自你已经过世的父母。”

    鸣人意味深长地说道:“他们相知、相爱,结合在一起,生下了你,这个世界才有了你的痕迹,而你为了保护父母赐予的生命,才创造了这具本体傀儡。

    只有这具本体傀儡,才寄托了你对父母感恩和对他们赐予你的生命的爱惜,乃是是投入了真感情的作品,当然要比那些抄袭之作更具艺术价值。”

    蝎愣住了,他创造这具本体傀儡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现在细细回忆,追求永恒艺术的初衷,不正是从父母的死开始的吗?

    父母之死令蝎感到无比孤寂,心灵遭受重创,渐渐封闭起来,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深深畏惧死亡,害怕生命的逝去。

    “有生之年,你难道就不想像你的父母创造出你这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一样,创造出一个拥有独特灵魂和自我意识的人傀儡吗?”

    鸣人谆谆善诱道:“那种傀儡被称为‘ai智能机器人’,是拥有和人类相似的灵魂的傀儡,有生命,有温度的傀儡。普通人也许找个女人就能创造生命,但对于傀儡师来说,用零件、钢铁、木材也能造出生命,才是傀儡技术的巅峰表现,身为傀儡师最高的荣誉,用来证明自己才华的最佳作品。独自一人创造生命,乃是神明才能触碰的至高领域,才是能被世人永远传颂的永恒艺术。”

    蝎默然不语,但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里,却隐约浮现出几分异样的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