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凡人弑神-主神调查员-
主神调查员

第二百九十九章 凡人弑神

    佐助陷入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抉择,是和鸣人当连体婴,还是索性不顾辉夜的刺杀,好吃好喝几天然后安心等死,和忍界一起玩完算了!

    认真地思考了半天,佐助仍旧没下决定,因为这两个选项,他都不想选啊!

    越想,佐助的脸色越差,看向鸣人的眼神也越是不善,搞成这样,还不是因为因为鸣人自作聪明!

    什么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佐助才不相信鸣人的鬼话,类似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了,这小子看似理性,但行事鲁莽至极,和当年还是笨蛋时没什么两样!

    “我还有个办法!”佐助眯起眼,冷声道:“干脆就把你的右手切下来,移植到我的右手,这样一来我同时拥有阴阳之力,一个人就能封印辉夜了。”

    说着,佐助就抽出了草薙剑,恶狠狠地道:“把手伸出来,我要剁了你的爪子!”

    鸣人咽下口吐沫,连忙退开几步,忙不迭地摆手道“别冲动,刚才只是开个玩笑,我早就预料到辉夜逃跑的可能性,也预先做了应对!”

    佐助这才将信将疑地收起了剑。

    鸣人偷偷吁了口气,道:“刚才我们俩摸辉夜的那一下,并不仅仅是个用来恫吓的虚招,在摸她胸的时候,我悄悄做了点手脚,在她身上留下了飞雷神之印。”

    佐助皱眉问道:“你不是用无机转生活化了这片区域的无机物,构建了无数飞雷神之印吗,多此一举干什么?”

    “纯种大筒木一族很特别,你没发现辉夜不需要呼吸吗?”

    鸣人解释道:“不仅不需要呼吸,身体表面还能形成一层查克拉保护膜,将自身与外界环境隔绝开,这是山寨版大筒木一族不具备的特性。”

    纯血大筒木一族乃是宇宙种族,能在外层空间生存,桃式、金式就曾站立在忍界星球外层空间轨道上俯瞰大地,根本不受宇宙射线、电磁辐射、真空、低温等等因素影响,相当于自带太空服。

    “辉夜被逆后宫术吸引注意力的时候,我一直在偷偷观察她,透彻地了解敌人,分析敌人,又怎么可能打败敌人?”

    鸣人接着道:“我发现空气中弥漫的飞雷神之印根本沾不到她身上,就第一时间定下了一定要摸她一次的行动计划。不给她身上留下一个空间坐标,万一她跑了,我到哪里去找她?”

    辉夜有没有无法力敌逃跑潜伏等待时机卷土重来的可能性?

    当然有!

    只不过原剧情中的笨蛋鸣人运气太好,辉夜明明是个女人却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的铁血武士风范,不拼到死绝对不肯罢休,字典里就没有逃这个字。

    博士鸣人却考虑得更加周密,在设置了六道地爆天星封印作为保险阀之外,还装作虚招恫吓,实际则悄悄留下飞雷神之印做空间信标,避免辉夜穿梭空间逃走的预防机制。

    鸣人眯起眼,感知着留在辉夜身上的飞雷神印记,却是紧锁眉头。

    “怎么了,找不到她?”看鸣人表情不善,佐助连忙问道。

    “能找到,但我用飞雷神抵达不了她所处的位置,被奇特的力量阻挡了!”

    鸣人肃容道:“她现在身处于和带土神威异能一样的异空间之内,不过她的异空间等级要比带土的高很多,飞雷神无法突破空间障壁。”

    “让我试试!”佐助道:“我的轮回眼也附带空间异能,如果能感知到辉夜异空间的位置,我或许能打破空间障壁。”

    鸣人点点头,伸出手点在佐助额头上,将携带着空间信息的查克拉传递过去。

    接收了空间坐标,佐助面有难色道:“我倒是能开启空间通道闯入辉夜的异空间,但那要消耗巨量瞳力和查克拉,就算抵达了那里,也失去作战能力了啊,不能帮你杀辉夜了!”

    “这不是问题!”鸣人松了口气,笑道:“动手做处决实验的人,并不是我们俩,我们只要在旁进行实验记录,控制实验进程,辅助实验者顺利完成处决实验就行了。”

    ……

    天之御中的冰雪空间内,辉夜站在一座高大雪山顶峰,傲立在狂风骤雪中默然无语。

    无时无刻不在刮起狂风暴雪的冰雪空间温度很低,可谓滴水成冰,呵气成霜,辉夜却毫不受影响,外太空的超低温她都能承受,这点风雪真如春风拂面。

    比起寒冷的外界环境,她的心更冷!

    太屈辱了!

    这一生遭受的屈辱都不及刚才那短短的几分钟,她从来没被人如此蔑视过,也从来没如此狼狈过,那种无能为力,一切都不受控制的感觉,真让她气得快要疯掉了。

    尽管愤怒,她却没失去理智,很清楚如果正面作战,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就算不被打死也会被封印。

    只有暂且退到天之御中空间,像猎人捕猎猛兽时那样耐心地潜伏,等猎物犯错的一瞬间,再施以绝杀才能反败为胜。

    她需要的只有一点点耐心,先躲避上几年,等到那两个拥有阴阳之力的小辈松懈了,再派黑绝潜回忍界,帮她探查情报,一旦查出二人分开,就开启黄泉比良坂降临刺杀,干掉任何一人,偌大的忍界就无人能破解无限月读,这颗星球尽在掌握。

    几千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两年,辉夜压下心中的不快,尽力平复杀回去拼命的冲动,在冰雪空间中极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寒风暴雪的吹打,的确令她就要沸腾的怒火稍稍熄灭。

    心绪就要平复如水,辉夜却看到眼前的空间裂开一道黑色缝隙,很快扩张成了漆黑的隧道。

    三个人并肩从隧道中走了出来,为首之人正是那无比令人嫌恶的傲慢小黄毛,他后跟着之前见过的因陀罗转生者。

    第三个人是个穿着古怪绿色紧身衣的壮汉,一身肌肉都快撑破紧身衣了,壮汉生得浓眉大眼,相貌不算丑陋,却也令辉夜看着就心烦,这种浓烈型的男人,还真就不是辉夜的菜。

    壮汉的紧身衣外,套着一副金色铠甲,铠甲胸口部分乃是一颗封印着太极图文的球形玉石,和忍军士兵的查克拉铠甲相似,却也有很大区别。

    走进了天之御中空间,小黄毛朝四周看了看,点头道:“实验环境还不错,至少不必担心战斗余波会破坏忍界生态。”

    说着,他拿出一块档案夹,一手捧着档案夹,一手拿起笔,对那壮汉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请拿出你全部实力,狠狠地揍实验体a,测试一下能不能将她活活打死。”

    壮汉挠了挠头道:“鸣人君,身为忍界第一武道家,我用刻苦修炼的成果来打女人,这不太好吧?我有原则,不能随意向女人出手。”

    “小李,不要被眼前的表象蒙蔽,她看起来像个漂亮女人,但基因序列和我们忍界人的差异已经大于人和怪兽了,你可以把她当成披着人皮的恶鬼。”

    鸣人耐心地解释道:“善良之人容易被眼前表象蒙蔽,从而做出一些纵虎归山的蠢事,放走她一个,害死千万人,那不叫善良,叫傻瓜。”

    “明白了!”

    那壮汉似乎有些单纯,听了鸣人的话,立刻就信了。

    他一只手伸平,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朝辉夜摆出武术起手式:“伪装成女人的恶鬼,我的名字是洛克李,一个没有什么天赋,所拥有的只有努力二字的普通人,今天,就用我这双拳头来退散你!”

    “被自己后裔杀害,你一定很不甘心。”

    鸣人转向辉夜,漠然道:“这位负责处决你的刽子手是一位不携带任何大筒木基因的忍界土著,他甚至不懂忍术和幻术,被他杀掉的话,你就没什么怨言了吧?”

    辉夜已经快气晕过去了,她已经强忍着怒火选择了退避三舍,却没想到那黄毛小子率众不依不饶地追赶而来,要对她赶尽杀绝。

    原来,被当成野兽追猎的,是她才对!

    “区区一个凡人……连忍者这种蛀虫都算不上,不过是神树生长所需的土壤……”

    查克拉随着怒火升腾,辉夜在风雪中长发飘飞,恨声道:“你们忍者不借助我遗留的血脉和偷取自神树的查克拉力量,什么都不是,不懂忍术幻术的废物也想杀我,真是笑话!既然退无可退,那么哀家就赐你们一死!”

    小李瞪大圆眼睛,抿着嘴唇,全身肌肉猛地膨胀,红色的气血爆发开来,形成了一层包围身体的赤红雾气。

    “不要小看凡人!迈特罗老师教导我,他说凡人只要肯努力,就能爆发出神明都会战栗的激情!”

    小李倔强地说道:“谁规定不懂忍术幻术就是废物?谁规定只有拥有你的血脉才能成为强者?哪怕牺牲这条性命,我也要证明给你看,凡人也能诛魔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