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1章 无辜-怪医圣手叶皓轩-
怪医圣手叶皓轩

第2661章 无辜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2661章 无辜

    “虽然对方也是坏事做绝,但是他的家人没有错。”佛爷摇头叹道:“如果说做恶,那么生平只有这么一件事情让我感觉是恶事,我后悔啊,一十八口,毕竟还是有无辜的人。”

    “一十八口里,有孩子吗?”叶皓轩在问。

    佛爷不说话了,他怔了良久,才叹了一口气道:“有,本来我是想放过孩子的,可惜我的命令下的晚了点,等我想起来的时候,惨剧已经发生了。”

    “所以,这就是因果啊。”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道:“你将对方一十八口,不分老少尽数屠尽,这便是因。”

    “而现在,你无子无女,这便是果,天道循环,因果是非,总会有一条道可循的。”叶皓轩道。

    “现在,我还能挽回什么吗?”佛爷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看得出来当年的事情在他心里也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几十年前的事情,现在就算是想补救的话,恐怕也晚了。”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道:“现在佛爷最好吃斋念佛,多行善事,只有这样为自己积阴德吧。”

    “是啊,当年做过的事情,就算是想补救,恐怕也晚了。”佛爷摇摇头,他苦笑道:“所以我无子无女,也算是得到了报应了。”

    “有些可惜啊。”叶皓轩摇摇头。

    “自做孽,怪得了谁?”佛爷森然道:“上了这个位置,虽然受万人景仰,但是谁又知道,这条路走起来到底有多不容易?”

    “呵呵,能悟到这些,佛爷也算是不错了,我们今天不谈这个。”叶皓轩摇摇头。

    “是,不谈这个。”佛爷叹了一口气,过去的事情了,但是每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感觉到内心十分的沉重。

    “不知道那个特使,是否联系过佛爷?”叶皓轩问道。

    “没有,自从上一次你出现了之后,那特使在也没有出现过,张子奇也没有在来过。”佛爷道。

    “哦,张子奇那家伙,手里可能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叶皓轩想了想道:“只是那家伙那么怕死,那么怂,不知道他会不会跑路。”

    “不会。”佛爷摇头道:“他的小命现在等于说还在你手里握着呢,你想让他死的话,那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我觉得那小子没有傻到那份上。”

    “不到万不得一的时候,他是不会跑路的,因为跑了,他可没有地方拿解药啊。”佛爷笑呵呵的说。

    “但万一这家伙对他身后的所谓特使抱着希望呢?他觉得他的特使能救他的话,那就麻烦了。”叶皓轩摇摇头道:“我用的药,向来是没有一点解决的办法的,只有我能解,他要是真的那样的话,那就真的是做死了。”

    “可能性也不大。”佛爷想了想道:“我知道万象门里面,规矩是极其森严的,他们向来不留无用之人,如果任务失败,那只有死路一条。”

    “这小子这么怕死,他不会傻傻的去送死,只要我们手里有着拿捏着他的东西,我觉得他会来找我们的。”佛爷微微一笑道。

    “也是。”叶皓轩点头道:“不过我给他的解药现在已经用完了,如果他不及时补药的话,恐怕会撑不下去啊,这真的有点为难啊,这让我去哪里找他去?”

    叶皓轩的话音刚落,只见一名保镖走了过来,他微微的一躬身道:“佛爷,张子奇来了……”

    “哈哈,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走,我们会会这小子去。”佛爷大笑,他和叶皓轩一起向会客厅里走去。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佛爷这里了,但张子奇还是感觉到自己混身有些发抖,今天来这里,和以往来这里不同,以前他来这里完全是享乐的,那时候就算是大名鼎鼎的佛爷,也要听他的话。

    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他灭害里完全是以另外一幅姿态来的,尤其是他身体里中的毒,他算着日子,毒性又快发作了。

    虽然每一次毒性发作起来的症状都不一样,但每一次都是那么痛苦,简直让张子奇生不如死,如果没有叶皓轩的药,他真的会撑不下去的。

    “佛爷,叶,叶总,两位好。”看到叶皓轩和佛爷一起走过来,张子奇连忙站了起来。

    “呵呵,张少啊今天有空了?”叶皓轩笑呵呵的说,他的语气带着一番调侃的风味在里面,是的,他就是故意过来恶心这家伙的。

    “叶,叶少,不敢当,在您跟前,我怎么敢称少呢?”张子奇显的极其老实,他脸上堆 的笑几乎把眼睛都给挤成一条缝了。

    尤其是他的脸有些浮肿,那样子看起来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直说吧,来这里,是要解药的?”佛爷说话,向来是喜欢开门见山,他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

    “还是佛爷了解我。”张子奇一点也不敢摆谱了,他哀求道:“佛爷,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就算是我有千不对在,万不对,那我也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您老就高抬贵手,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我保证,我以后不会在做死了,我会远走高飞,离那个组织远远的,我真的不在出来骗人了。”张子奇说着还挤出两滴眼泪。

    张子奇在万象门里面是负责招收门徒的,靠的就是三寸不烂之舌,不得不说,这家伙惺惺做态起来,倒真的有点像那么回事。

    不过佛爷这种人也是属于阅人无数的那种人,这家伙的表情虽然看起来有些惺惺做态,半真半假,但在佛爷眼里,这货就是装出来的。

    拜托,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人靠眼泪来博同情?说句不客气的,眼泪值多少钱?

    “小子,能把我骗的团团转的人,坟头的草都已经长了一米多深了,你骗了我这么久,还能活到现在的,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佛爷冷笑了一声道。

    “那我要谢谢佛爷的不杀之恩,谢谢佛爷,以后我在也不敢了,这不这一次回去以后,我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哪里也没有去。”张子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