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0章 秘密-怪医圣手叶皓轩-
怪医圣手叶皓轩

第3810章 秘密

    “那你心里这些秘密一直没有人倾诉,不累吗?”叶皓轩问。

    “累,但又能怎么样呢?”王业吐了一口烟圈道:“还好遇到了你,能找个说话的人,真好。”“哈哈,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奇妙的东西啊”叶皓轩感叹道:“而且有很多东西,超出了我们的认知,以前我就觉得我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独特的存在,但是现在我才发现

    ,原来和我一样,拥有奇遇的人还有很多。”“你是医圣,前世,我看过了很多关于你的报道。”王业看着叶皓轩,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我觉得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你的人生就像是开了挂一样,我想你一定有奇

    遇吧。”

    “有的。”叶皓轩也不否认,他点点头道:“人与人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如果一个人表现的太过于出众,那他肯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哈哈,果然,我猜的没错。”王业哈哈大笑,他叹了一口气道:“你觉得,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呢?”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天地之间,我们都很渺小。”叶皓轩摇摇头。

    “哈哈,我们讨论的问题,太过于高深了。”王业突然哈哈大笑道:“研究起宇宙奥义来了。”

    “确实有些高深了。”叶皓轩笑了笑道:“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也从来没有人知道过。”

    “你有办法回去吗?”王业问。

    有办法回去,但是这个办法,需要付出很多代价才行,一时半会儿我还达不到,所以,我有可能还需要在这个世界呆上一段时间才行。叶皓轩说。

    “你真厉害。”王业看着叶皓轩,他感叹道:“我是以意识穿越了空间位面,而你就厉害了,你是以整个躯体穿越了空间位面,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你了。”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容自己了。”叶皓轩苦笑了一声道:“我也从来没有想到,我自己的这一生,居然能活的这么精彩。”“哈哈,谁也料不到,会有一个人,以一已之力改变了这个世界,兄弟,我很佩服你。”王业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他把烟掐灭丢在地上道:“走,去看看吧,我觉得应该差不

    多有结果了。”

    “好,我们去看看。”叶皓轩点头,跟着王业一起回到了档案室。警方的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就在两人聊天的这一会儿,对比的资料已经出来了,他们已经核实了孩子的母亲情况,孩子的母亲名字叫“张丽,今年二十一岁,显示的资料

    她是一家酒吧的服务员。

    “张丽,女,二十一岁,高中学历,身份是市上皇酒吧的一名服务员,家里有父母,都是农民,现在市务工,有一个弟弟,目前无业。”

    “目前我们掌握的资料,只有这些了,张丽备注的住处是一处居民小区,她自己一个人住,我们现在可以过去了解一下情况”王业说。

    “好的,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她家里先了解一下情况。”叶皓轩点点头。张丽是普通的务工者,她所住的地主肯定也不是什么热闹的地方,这是郊区的一个破旧的居民楼里,从这个地方到地铁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张丽每天上班都要坐近两个

    小时的地铁。

    王业和两个助手,以及叶皓轩一起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到了她的住处,找到辖区的警察,几人一同到张丽的家里去了,王业对着那张生锈的铁门拍了半天,也没有人应。

    “别叫了,她不在,上班去了。”一个路过的人回头看了几人一眼,抛下了一句话来。

    “上班?”叶皓轩简直有些吃惊了,她才生完孩子不足二十天,现在就去上班?她不要命了吗?“是啊,她前段时间在家呆了大概有两周左右,然后就出门上班去了,我看她身子可能不是太好,而且她这个地方除了休息的时候回来一下,平时基本不回来的。”那人答

    了一句,然后便离开了。

    “走,我们去酒吧看看。”王业当机立断的说。

    “好。”叶皓轩点点头,现在的时间几乎是争分夺秒了,他不确定鬼母什么时候会下手,她想炼就金婴,那名鬼婴必须要痛下杀手,到那时候死的人就更多了。

    一个小时以后,几人赶到了酒吧那里,现在已经是上午十多点了,酒吧大多都是晚上才开门的,这个点,酒吧的门还是紧闭着的。

    叫开了酒吧的门,这是一名服务生,看到了警察来,服务生吃了一惊,还没等王业开口,他就说:“警官,我们这是正规酒吧啊。”

    “我们又不是扫黄的,你怕什么?”小李说:“认识一个叫张丽的人吗?”

    “认识,她是我们这里的公主不,服务生。”服务员说了一半连忙改口道。

    “她现在在这里吗?我们有些情况需要找她了解一下。”王业说:“事情有些急,需要她配合。”“她她在这里,警官,我们这里是正规的场子,不存在黄赌毒的,但是有些时候服务员自己的行为,我们是约束不了的啊。”服务员有些疑惑的开了门,他还不放心的加了

    一句。

    “都说了,不是扫黄的,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小李推开了门,几个人走了进去。

    “张丽呢?她在哪里?叫她出来,我们有些情况需要找她了解。”王业说。

    “好的,几位稍等一下,我现在就叫她过来。”服务员点头,然后便跑了进去。

    “几位,我是这里的经理,我叫张佳,请问几位找张丽,是有什么事情吗?”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笑呵呵的说。

    “你来的正好,关于张丽的情况,我们需要找你了解一下。”王业说。“好,几位请坐。”张佳请几人坐下,然后泡茶:“张丽是我们这里的一名服务生,为人还算刻苦,而且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她应该不会惹上什么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