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长辈也是有厚颜无耻的一面的-等到的永远,是-
等到的永远,是

第846章 长辈也是有厚颜无耻的一面的

    在听到出车祸的人是黎母时汲言的双眼瞬间就睁开了,不自觉地微蹙眉认真听完,然后回话:“你想替她查到真凶感动她,然后让我去替你查,真太不要脸了。”意图如此明显,想要掩饰任何言语方式都办不到,她想不看穿都不可能,以前咋就没发现这长辈心机厚起脸皮来这么颠覆他的军人形象呢。

    周其略微心虚,他确实是想让汲言查到然后去跟黎沐邀功的,只不过就算被看穿他也不能直接承认,本来就是厚脸皮了当然不能直白承认了,若是那么快就承认了他的意图他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坚持自己的厚脸皮,他可是长辈啊,于是找借口道:“我是没空,事多你是知道的。”

    汲言微微眯眼不屑又冷漠不留情地戳穿他:“找什么借口啊,这事又不急,又不是马上就要查清楚,明明就是嫌难,就把这种难差事扔给我,然后拿结果去给黎沐姐,你可真够心机的,跟我耍这种小聪明。”忙是真的,觉得难也是事实,这个男人真是,不知道去哪儿学的这么多花招,好好一个坦荡的军人也不知道怎么学坏的,这种小聪明她好像在哪儿经常看见却又想不起来。

    周其摸摸鼻子:“这确实不容易啊,否则我也不会找你了,别人我也信不过,再说了,这是我的私事,我总不能滥用职权吧,不能随意让能查的人去查,只能找你了。”他要是让人查了,不出三天,黎沐回来的事就被人知道了,所以也只能找她秘密调查了。

    守口如**不泄露风声这事可没人比这个比他小一轮的长辈在行,她有这样的口碑地位可不是光靠技术服众的,而是她那原则底线不会被轻易动摇却又合理变通的为人处世也同样令人折服,他信任她也不是因为看着她长大更不是因为她是自己外甥的青梅竹马,而是朝夕相处中了解她的为人处世知道她能够信赖,尽管她体格体能弱可背影却很强大蛊惑着人心。

    “找我你就不是滥用职权了?”怎么说她也是有特殊权利的人,这人什么标准啊。

    “你是自己人啊。”忽悠行不通周其改变战略:“世儿管我叫爸爸虽然在血缘上是有根据的,可在法律上还没有呢。”

    汲言见招拆招:“现代医学有一项非常先进的技术能解决这个问题,叫做亲子鉴定。”想不到这个男人还跟她装起可怜来了,真是令跌眼镜啊。

    周其继续装可怜:“难道你就忍心看我跟沐儿的关系一直这样不明不白的停滞不前吗?”

    汲言仿佛三观受到了颠覆:“你的个人问题都要我帮忙,太厚颜无耻了吧?”其他的就算了,结果这个也要她帮忙,明明是他自己的问题,这个男人可真是,除了厚颜无耻,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了。

    周其干脆将厚颜无耻发挥到底:“当初你会替我找人还保护照顾他们难道不是替我操心我的个人问题吗?”

    言下之意就是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

    “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厚颜无耻到极致的长辈。”汲言已经将长辈礼数什么的都抛之脑后按捺不住自己的毒舌之魂,实在是因为他太不要脸了。

    她当初帮忙找人自然是把他当挚友也因为对黎沐有愧,更不想看着他们也跟她一样爱而不得只能远远看着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找到了人保护照顾是他们的事多接人回来可能会无法顾忌,趁着还不会被人发现很安全时就暂时让他们留在那里,况且那时候黎沐也肯定不愿意回来,结果现在把人接回来了本该没她什么事的了,他们两人的感情问题也应该他们自己解决,结果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厚颜无耻,她真是长见识了。

    这哪里像是一个长辈了?!明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赖!

    装可怜没用周其再改变策略:“我当初还帮过你跟老三呢,算是你们之间的助攻,现在该是你回报的时候了。”

    “你什么时候帮我们了?”为了让她帮忙,这位有原则底线的长辈可真是什么招都能使了,她倒想听听他还能强行扯淡出什么来。

    “你昏迷期间我跟他说了很多事啊,你醒了之后也是我让他知道你身体里有病毒的事。”

    闻言汲言没好气地回:“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事了,我身体里有病毒的事可是你抖搂出来的,结果我还包庇你没上报,我这么讲义气你居然还觉得自己做得对,现在还好意思拿来强行说是助攻我们,你的不要脸都修炼到这种程度了。”这事她连秋后算账都没有过呢,本来她早就已经忘了不计较了,结果他还主动提起,真的是自找苦吃。

    周其也想起:“你不说我也忘了呢,我可是特种部队军官还算是你的长辈,你居然把我当老马他们一样罚。”也怪他当时因为那个情况有些愣了没那么快反应过来,而且汲言的态度语气是命令式的,他这个以命令为天职的军人就像是听到了命令一般,直接就去跑了,事后才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可跑都跑了,他亏都吃了也没法再计较什么了,要不然只会显得小心眼不够大气,他是男人更是军人,生来就是大度的,那种事可干不出。

    “我不罚你你暴露我身体里的秘密你心里舒服说得过去吗?”汲言故作理直气壮,其实她当时只是太过生气理智没控制住就没管那么多了,心里的怒火想要发泄出来不想憋着,否则她觉得自己就快要吐血了,祸是他闯的,惩罚也应当由他承担。

    周其想想也是,他就算把心里藏着最大的秘密给说了出来,心里也难受极了,因为他只能看着汲言痛苦难受昏迷不醒身上插着医疗器械却什么都做不了,那样一个鲜活的生命,花一样的年纪,她本该无忧无虑过着属于她的人生,就算不精彩,没有考上哈佛,不是美国界的传奇sn,更不是黑客指挥者,但是起码安生,不需要成天吃药还动不动就会昏迷或者担心病毒发作随时都会倒下,也不需要因为身体里的病毒而身份特殊被这么多人忌惮,更不需要严格要求自己变得优秀到令人望尘莫及操劳这么多事劳心费神,一切一切的根源,都因为她身体里的病毒,如果没有病毒,她会跟所有的女孩子一样过得潇洒惬意,会遇到人生的坎坷和失意,然后度过每一天,那才是本该属于她最普通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