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血缘关系的相像-等到的永远,是-
等到的永远,是

第847章 血缘关系的相像

    不再提那件事,周其说:“你到底愿不愿意帮忙?”他是军人,既有耐性又没有耐性,会的方法都使了还低下身段这丫头还不松口吊着他,耐心也快磨光了。

    “我说不帮了吗?”斗嘴归斗嘴,可她也不会不帮忙,毕竟长辈都使出浑身解数了,而且她若是不帮,这个男人和黎沐的进展不顺利也一定会继续烦她的,还不如早点解决了不让他来烦自己。

    周其得逞地扬起嘴角:“我把资料整理好了就发给你。”

    “嗯。”

    “打扰你休息了,你继续睡吧。”

    达到目的,周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断了电话,恰恰是这一句最让汲言想对他爆n绪骂他,知道打扰她休息还打扰!又不是多紧急的事,还让她继续睡?都被吵醒了要怎么继续睡?

    br也被吵醒了,在他们打电话期间搂着妻子的腰紧贴着她的背,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看到妻子放下手机了说:“舅舅真的是厚颜无耻到极致了。”

    汲言气愤:“可不是,真是气死我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当初就不该管他这事,结果我多管闲事了就赖上我了。”她真是没想到啊,自己的一念心软就变成了给自己惹上麻烦。

    “只不过没想到她妈妈居然会是被人蓄意策划了车祸,而不是患病去世的。”

    “你知道她妈妈去世时的情况吗?”抱怨过后,汲言还是想了解一下情况,毕竟是黎沐的母亲,被冤死她也替黎沐难受。

    “不知道,她妈妈去世的时候我还在妈肚子里呢。”那时候他连呱呱落地的婴儿都还不是,自然不知道。

    “可刚刚听你的语气跟知道似的。”

    br解释:“她以前不是经常来家里跟二姐玩嘛,我有一次就问她为什么只看到她爸爸和家里的司机接送她从来没见过她妈妈,而且他们家里办什么宴席请宾客的时候也从来没见过她妈妈的身影,然后她就跟我说她妈妈去世了,当时我可懊恼后悔了。”

    汲言说他:“我也觉得你挺不懂事的,既然没见过,那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吧,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像我这种情况,你应该先问问妈的。”

    “那时候我不是不知道嘛,就看她跟二姐玩得好,觉得应该没什么关系就问了,谁知道居然会是那样的。”当时的他也还心直口快,不知道自己无意的一句话居然会这么伤人,从那儿之后,他才知道谨言慎行的重要性,要说什么有可能会戳到别人痛处的话都会细细斟酌一二。

    想要起身,腰间的那只手却特别霸道不肯动手,汲言拍拍他:“起来了。”

    “你不是喊累吗?再睡一会儿吧。”

    闻言汲言飞一个眼刀给他,狠狠地瞪着他:“我昨晚喊累的时候也没见你心疼我,这会儿知道心疼我了。”真是,大清早的先是舅舅来吵醒她,后外甥又来惹她生气,这一对舅甥果然是舅甥。

    br心虚地撇开视线,然后松开了手,不是自然醒而是被吵醒的女人起床气可是很大的,千万不能招惹啊。

    跟着起床,两人洗漱后,看到妻子脸上已经没有了脸色,rbr搂过人低下头吻住刚刚涂了唇膏还没来得及涂口红的唇,汲言到也没有挣扎反抗,这男人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不让他亲他也会想方设法地亲,还不如随他的意让他得逞了就不会闹了。

    因为怀里人的温顺配合,rbr心悦,手不自觉地不规矩了起来。

    汲言打掉他的手,推开人,瞪着他。

    br举起双手:“好好好,我不动,不动。”

    事实证明,男人的话能信的话母猪都会上树,这个早安吻重新继续之后不一会儿rbr的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只不过这一次汲言不是打掉他的手推开人,而是拉住他的手四只手十指相扣,不让他动。

    br对妻子的处理方式很满意,便加深了这个吻。

    待两人吃了早饭郗父郗母叮嘱他们外出的一系列注意事项以及安全问题后,他们回房换衣服准备回家收拾行李。

    br看到妻子换上的衣服后说:“我发现你很喜欢穿这种带着英伦复古风的西装,是对制服情有独钟吗?”从她再回来两人在球场见面时她身上穿的就是这种款式风格的衣服了,直到现在也没变过,看起来非常简约单调却也不显得职场严肃还很显年轻,她穿起来也特别好看有气质像个衣架子般,他虽然看得不腻觉得她做自己就好但身边所有的女人都是爱美的,所以好奇。

    汲言摇头:“不是,一是因为简单方便,我不用花时间找衣服搭配二是我以前在美国的时候去跟人谈工作但是穿职场的西装显得非常奇怪还不适合,毕竟是去谈工作,我不能穿得跟个学生或者没入社会的人,得看起来端庄稳重些,可我那会儿又还年轻得很,也不想装扮地得太老啊,所以最后就找了这种英伦复古风的休闲款西装,工作生活都可以穿,我回学校上课穿的也是这个,我自己也觉得挺合适的,你不喜欢吗?想让我穿裙子吗?”她这么问自然是发现每次自己穿裙子时这男人眼神都一亮,这明显的喜欢她穿裙子的眼神无法掩盖。

    “没有,你皮肤白穿暖色系的衣服也好看,我就是觉得你毕竟是个女孩子,也该像别的女人一样爱美打扮穿得活泼一些。”

    “我还以为你觉得我既然已经结婚了就应该穿得端庄自持些呢。”她身边的已婚妇女,一结婚后在穿着打扮上便有了很大的差别,给人的感觉一眼便知道是否已婚,唯独她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还跟十年前一样,只不过是衣服款式变化得更多而她也更成熟稳重了。

    “你就是你,没必要有任何改变,我从来没有听过有条律法规规定女人结婚了衣着就应该端庄自持,演艺圈里很多女艺人结婚了不都还是衣着性感袒胸露背的,接尺度很大的工作,吻戏床戏什么的都有。”他就只是说一句她没有变化的衣着罢了,没别的什么意思,就是希望她不要为了什么其他事而规定自己的衣着,她应该做她自己就好。

    他这番话虽然听起来相当开明,可瞬间就被汲言打脸了:“我听说男人对女人在衣着上都有很多规定,你也是有的。”

    “我只是不喜欢你穿那些暴露性感的衣服,再说你自己也不喜欢啊。”他的女人,姣好的身材他一个人知道就够了,别人想要有眼福,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