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节:怀疑-嗜饮鲜血的王爷:傻妃-
嗜饮鲜血的王爷:傻妃

第224节:怀疑

    想来也是啊,是她疏忽了……

    以他的谨慎,玉侧妃小产他怎么会轻易地就相信片面之词,认定是上官画楼给撞掉的?而以他的聪明才智,连玉侧妃都能查出的雪晶和荆兰,他又怎会查不出?既已查出玉侧妃流产的真正原因,他怎会不知道太后的用心?而他明明知道太后的用心……

    她心中一寒……

    也许,他并不知道自己怀孕……

    是的,她怀孕的事没跟任何人提起过,他更是不知道……

    还待继续听下去,身边风声一动,是蓝衣赶了过来,同样以轻功轻飘飘落在她身旁。

    她横眉冷对他,转身提气,一纵而去。

    心中隐约有种感觉,可是却不敢确定,郁郁的,回了西院。

    她觉得,自己必须想办法进一趟了……

    无独有偶,在她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便有里的太监来传旨,淑妃娘娘传宸王妃进一叙。

    这,便是蓝衣所阻止不了的了。

    她立刻换了衣服进。

    然,让她惊讶的是,当她见到淑妃的时候,竟然发现淑妃的小腹还是微微地隆起……

    也就是说,淑妃并没有流产?

    也许,镯子并没有直接戴在淑妃手上,所以她的孩子得以保全吧……

    这样也好!她暗自庆幸,虽然对淑妃并没什么好感,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姐姐!”淑妃见到她很是开心,在女的搀扶下来迎她,“上回一见,又隔了好些天了,姐姐总不来看妹妹,非得妹妹请了才来。”

    画楼一笑,“没有娘娘的旨意,不敢贸然进呀。”

    “这话可真见外!妹妹要生气了!”淑妃佯装生气的样子,最后却是一笑,“看妹妹我这记,姐姐没有腰牌怎能随意进的?姐姐把这个拿着吧,以后随时可以来看妹妹了。”

    淑妃说着把一样金光闪闪的东西塞到她手中,她一看,是可以随意进出的牌子。

    这种东西,千金难求。

    画楼没有推迟,收了,也许以后总有用得着的地方……

    淑妃开始拉着她诉说自己怀孕的喜悦和苦恼,还好画楼自己是学医的,这方面还能接得上几句嘴,陪着她说了好一阵后,画楼便拿出自制的爽肤水润肤霜之类的,递给淑妃,“这些是我上次进答应要带给太后的,也有你的一份,你拿着吧,把皮肤保养得水嫩嫩的,保管皇上对你死心塌地!”违心的话谁不会说?

    今儿她进来的目的就是要看看失去孩子的淑妃是什么反应,同时想听听关于太后的事,从而印证自己心里的猜测是否属实。

    她正寻思着怎么开口询问,御医却来了。

    画楼从没想过回避的事,毕竟现代没有这回事嘛,但淑妃反而先开口了,“不必回避,是中的老太医了,上回还去宸王府给你看过呢!你忘记了?”

    去过宸王的御医,只有一个,但画楼看见进来的那个,却是她所不认识的……

    “臣参见淑妃娘娘,宸王妃。”御医进来后行了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