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慈禧全-
慈禧全

第 30 部分阅读

    此言出,自然没有人再敢哭,但都红着眼圈,照平日的规矩行事,默默地跟在身后,直往乐寿堂走去。

    入殿才正式行礼,乱糟糟地不成礼数。慈禧太后半是去年仓皇逃难,惨痛的记忆太深,亟待吐,半也是有意想冲淡大家可能有的怨怼,顾不得休息,便从当时出京的情形谈起,发而不可止。

    这谈,谈了整整个时辰,直到传晚膳的时刻,方始告段落。这时慈禧太后才发现有个极重要的人物未在场。

    “瑜贵妃呢?”

    “瑜贵妃病了。”敦宜皇贵妃急忙答说:“她让奴才跟老佛爷请假,奴才该死,忘了回奏了。”

    “什么病?”慈禧太后很关切地问:“莫非病得不能起床?”

    这让敦宜皇贵妃很难回答。瑜贵妃不是什么大病,但不知是何原因,说是不能恭迎太后,请她代为奏明。此时如果说了实话,则慈禧太后必然生气,说不定就会有场大风波,想到遭难的那阵子,多亏瑜贵妃维持,亦不忍让她受谴责。再说,留在宫中的妃嫔,数自己的地位最尊,如果瑜贵妃能接驾而不到,就该说她。照现在的样子,自己亦有责任。

    这样想下来,便只有硬着头皮答声:“是!”

    “病这么重!”慈禧太后便喊:“莲英,你看看瑜贵妃去!

    要紧不要紧?拿方子来我看。“

    李莲英答应着,随即到了瑜贵妃所住的景阳宫,宫女见是李莲英,都围着他叫“李大叔”,个个惊喜交集地,都想听听两宫西狩的故事。

    “这会儿没工夫跟你们聊闲天。”李莲英乱摇着手说:“快去跟你们主子回,说老佛爷让我来瞧瞧,瑜贵妃怎么就病得不能起床了?”

    “病得不能起床?”有个宫女答说:“李大叔,你自己瞧瞧去!”

    “怎么?”李莲英诧异,“瑜贵妃没有病?”

    进殿看,瑜贵妃好端端坐在那里,李莲英可不知道怎么说了?反而是瑜贵妃自己先开口:“莲英,是老佛爷让你来的吗?”

    “是!”李莲英说:“敦宜皇贵妃跟老佛爷回奏,说主子病了,不能接驾。老佛爷挺惦念的。”

    “多谢老佛爷惦着。实在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病,只是受了点凉,有点咳嗽。不过,我不能去接驾,就不能不说病了。”

    “是!”李莲英问道:“奴才回去该怎么跟老佛爷回奏?”

    “托你把我不能接驾的缘故,说给老佛爷听。”

    “是!”

    “喏,”瑜贵妃向上看,“你看。”

    李莲英向里望去,正面长桌上,端端正正摆着三个黄缎包袱,时竟想不起是什么东西,愣在那里作不得声。

    “你打开看看!”

    李莲英答应着走上前去,手触摸到黄袱,立即想到了,“是玉玺?”他看着瑜贵妃问。

    “不错,是玉玺。”

    清朝皇帝的玉玺,藏之于乾清宫与坤宁宫之间,共有二十五方。相传最重要的方,是高宗御制“宝谱”中列为第二的那方碧玉玺,方四寸四分,厚寸分,盘龙纽,文曰“皇帝奉天之宝”,被视作传国玺。此刻就供在长桌的正中。另外两方,方是白玉盘龙纽的“皇太后宝”,方是金铸的“皇后之宝”。

    “我守着这三方玉玺,不敢离开,所以不能去接老佛爷。

    莲英,请你在老佛爷面前,替我请罪。“

    听这话,李莲英不由得在心里说,这位主子好角色!其实,就守着这三方玉玺,又那里有不能离开之理。她故意这么做作,无非要表示她负了极重的责任而已。

    想想也是,两宫西狩,大内无主,掌护着传国玺,便等于守住了祖宗传下来的江山,保住了皇帝的位子。莫道玉玺无用,跟各国订的约,非要用了宝才作数。这样说来,瑜贵妃的功劳实在不小。

    于是李莲英庄容说道:“奴才知道了。奴才定细细跟老佛爷回奏。真是祖宗积德,当时偏偏就能留下主子,料理大事。老佛爷定不会埋没主子的大功劳。”

    “也谈不到功劳。”瑜贵妃矜持地说:“我只要能完完整整把这三方玉玺,亲手交到老佛爷手里,就算对得起自己了。”

    “是!是!”李莲英请个安说:“奴才马上就去跟老佛爷回。”

    说着,退后两步,转身而去。

    “慢点!莲英,我还问你句话。”

    “是!”李莲英站定了脚。

    “珍妃的尸首还在井里。总有个处置罢?”

    这话,李莲英就不敢随便回答了,“听说有恩典。”他说:“至于尸首怎么处置,倒没有听说。想来总要捞起来下葬。不过。”

    “你还有话?”

    “这么多日子了!可不知道尸首坏了没有。”

    “没有坏!坏了会有气味。”瑜贵妃说:“我打那儿经过好几回,什么气味也没有闻见。”

    “那可是造化!”李莲英说:“若是主子有什么意思,要奴才代奏,请吩咐。”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望早早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