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前往圣域-逆伐苍天-
逆伐苍天

第五百二十八章 前往圣域

    波旬看着沉默不语的烨幽冥,还是忍不住问向烨幽冥道:

    “烨幽冥,这里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也不叫你前辈了,我问你,你这一身修为,只要不遇到那种老怪物,能出什么事,还有你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想要跟我这个魔佛做交易你以为那么容易”

    之后烨幽冥整整对着波旬夸夸其谈说了整整半个时辰,波旬的出生之地,以及之前干过什么事,都对波旬说得明明白白,波旬不知道的是,早在群仙院在百万年前收到羽化神国联手对抵御异界的请求后,每一任院长都会负责调查一些身怀超绝修为的修士,烨幽冥早已暗中调查过所有的身怀异术的修士,波旬自然在烨幽冥的调查名单里

    波旬得知烨幽冥对自己的身世竟然一清二楚,也是像看怪物一样盯着烨幽冥,心中已是掀起了滔天巨浪,自己没有想到连自己曾经与何人交过手,哪里受过伤都被烨幽冥调查得一清二楚,自己根本没有一点秘密是面前的烨幽冥所不知道的

    烨幽冥最终都没有向波旬道明事情的真相,不是烨幽冥不想告诉波旬,只是自己心中清楚,哪怕波旬知道了也无法为自己做什么,波旬自己都将在蜕去魔胎时自身难保,与自己一样乃是泥菩萨江,自己又怎会说出来给波旬添堵呢

    “没什么,你说得对,以我的修为,只要不遇见那些老怪物,那就绝对不会有事的,陈在天那臭小子之前说的一点没错,祸害遗千年嘛!”烨幽冥若无其事的说道

    波旬虽说看着烨幽冥看上去毫不在意,但是自己从烨幽冥的话中还是听出了一丝落寞与不甘,但是烨幽冥明显不想让自己知道,自己也省得麻烦不再出声,两人就这样相视而坐

    两人犹如对方肚子里的蛔虫一般,在烨幽冥说完之后,硕大的大殿竟是变得出奇的安静,两人的呼吸声在大殿中都被彼此听得一清二楚

    烨幽冥与波旬两人也是为其互相斟酒,然后举杯互饮,但是两人就像是上了发条一般,相互之间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得喝下去,两人看着已是快到破晓时分,两人在这大殿中已是度过了整个晚上

    波旬也是在距离破晓时分的前一会,还是不敌烨幽冥的酒量,亦如之前秋国天两人那样醉倒在了桌前,烨幽冥知道波旬已是近万年来唯一能够与自己喝成如此地步的人了

    烨幽冥看着醉倒的波旬,忍不住苦笑摇头,对着大殿虚空说道:

    “冰凌刺身傲骨在;烈焰焚魂念长存;借得幽冥三百年!”

    世上恐怕无人知晓烨幽冥所说的这句话有何含义,但如果有人看着烨幽冥说出此话的表情,一定会感觉得出烨幽冥的不甘,那是长久以来压抑的痛苦

    烨幽冥把波旬安置在大殿的角落后,也是在其一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黎明的来临,自己等着众人前来后,自己也是该与一行人前往圣域了

    烨幽冥看着身边已是不省人事的波旬,忍不住拍了拍波旬的肩膀,对其说道:

    “小老弟,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陈在天若是之前听见烨幽冥说的话,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之前陈在天就对烨幽冥说过烨幽冥的脸色看上去不好看,联想起烨幽冥之前所说的话,按照陈在天的心思,一定会窥探出一丝倪端,可惜陈在天正在与阿龙三人睡在一起

    烨幽冥独自坐在墙角,心中也是推算着白怀思离开禁区后,所要去的地方,但是思来想去,自己认为还是异界最有可能,这也与凌婷舞告诉众人的一样,但是自己还是忍不住为白怀思的安危感到担忧

    不一会已是破晓,距离黎明只有短短的一个时辰了,烨幽冥也是在墙角盘膝而坐,闭目养神起来,在自己心中自言自语道:

    “老伙计,之前有何发现么,到底是不是和你猜测的一样”

    “呃,应该没有错,只是那位的修为在生前要比自己高出许多,所以掩饰的功夫一直没有露出马脚”

    烨幽冥在心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就没了声音,毕竟大殿中有着一位见灵力已是巅峰的波旬与自己一样,虽说波旬不省人事,但自己依旧不敢冒险,万一被波旬看出了倪端那自己最大的秘密就被波旬知晓了

    自己不敢冒险,幽冥笛的来历以及材质极为特殊,虽然表面看上去是一根平淡无奇的笛子,但是这根笛子曾经引起过一段腥风血雨

    “老头子,你感觉怎么样,期限快要到了吧,还能撑多久”烨幽冥心中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但是烨幽冥并未作出回答

    烨幽冥坐在墙角,看着寝宫外漆黑一片的皇宫,对着虚空喃喃自言自语道:

    “怀思你在哪里,是否安好,苍月,你群仙院内的事处理的顺利吗”

    烨幽冥站起身来,来到之前与波旬互饮的桌前,拿起桌上放着的酒壶,抱着酒壶喝了起来,此时烨幽冥的想法与陈在天之前一样,就想在离开世俗界前,好好的放纵一回,没人知道烨幽冥心中的痛,也没人知晓烨幽冥之前心中响起的声音是怎么一回事

    烨幽冥独自在大殿中所做的一切就犹如一个不解之谜一样,永远没有一人懂他,他不是他不愿把心中的事情告诉波旬以及陈在天,而是因为自己这一生中,只爱上过白怀思一人,曾经那些与自己彻夜长谈的人,都慢慢从自己身边消失,所以自己也在很早以前就不再对任何人敞开心扉

    但是同样的,烨幽冥心中也是十分苦闷,因为自己想要找人说说话只能找那自己见不到之前心中响起的那道声音诉诉苦

    此时在那四位堂主所在的寝宫中,四人同时踏出了自己所在的寝宫,每人手上都攒着一封书信,四位堂主互相对视了一眼,每个人眼中都充满着无法抑制的欣喜,之后四人同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四人闹腾了一会,孙熠对着三位正欢天喜地,手舞足蹈的堂主镇定自若道:

    “来,先安静一下,阁主这一次带上我们,我们一定不能给阁主添麻烦,圣域是一个未知的地方,想必阁主也没去过,到了那里一切听我安排,明白了吗”

    除了孙熠外,其余三位堂主都看着孙熠说的表示赞同,孙熠这一年来,在阁主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独自一人挑起了屠龙阁的大梁,保证屠龙阁的正常运作,,论功劳,天机堂可以说是居功首位

    连黄俊文所属的机密堂也是对孙熠做出的决策没有一丝异议,孙熠看三人都对自己所说的话没有作出反对,便接着说道:

    “想必阁主不会带着屠龙阁全员离开光明古国的,,我们四人各自找个人来暂时代替一下我们的职务,等今后我们回来后,我们恢复堂主就可以了”

    孙熠在这一刻迅速的把四堂的事情都简单的交代了一遍,其速度不可谓不快,说完后,孙熠环顾了一下三人道:

    “半个时辰后,在这里集合,我们就去与阁主会合!”

    给读者的话:

    各种求啦兄弟姐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