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昏迷不醒-逆伐苍天-
逆伐苍天

第五百四十九章 昏迷不醒

    獾看着烨幽冥缓缓摇头,但并是神色依旧不屈不挠,只因烨幽冥提到了自己所效忠的闻人难过,事实上也正如獾所想的那样,闻人难过这四个字仿佛已经不代表着闻人家族的成员,而是一种对任何知晓闻人难过的一种威慑

    烨幽冥思考了一下,既然獾跟随闻人难过来到圣域,更是受闻人难过的安排,来黑森办事的,自己也是猜出闻人难过现在大致身在何处了

    “既然是公子老对手的属下,那在圣域相遇也是缘分,之后你就与我们同行吧”烨幽冥不咸不淡的说道,其实自己只是想偷个懒而已,獾也是倒霉催的,骂谁不好去骂波旬,这不是送上门的向导吗

    虽然自己对圣域也是熟门熟路,但毕竟已经很久没来了,据獾所说,在第三次古国大战结束之前就跟着闻人难过来到了圣域,在自己看来獾做自己一行人的向导已是绰绰有余了

    圣域有着三个种族一同统治着圣域核心区域的城邦,其实也就是三方势力而已,这三方势力分别是灵族,鬼族还有最为特别的一个种族那就是妖族

    烨幽冥看向战战赫赫的獾向其问道:

    “妖皇近来可好”

    曾经的烨幽冥与妖族的妖皇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妖族其实与异界的修士在体质上有着相似之处,曾经自己也是利用自己的笛声帮助妖皇蜕去妖身让妖皇突破自身的桎梏

    在当时蜕去妖身的妖皇一时风头无量,压得另外两族喘不过气来,这也导致了烨幽冥与鬼族和灵族的关系一直不好的原因

    跌坐在黑森中的獾听闻烨幽冥竟是知晓圣域妖皇,便忍不住高看了一眼烨幽冥,相爷曾经对自己说过,当时在中州古国,在太子身边的护道人极有可能是被烨幽冥所杀的,虽说只是相爷的猜测,但是獾对此却深信不疑,因为闻人难过从来不会说没有依据的话

    闻人难过从来不会说一定或是绝对这几个词,同样不会把话说死,所以獾知道,闻人难过只要说极有可能,那就已经代表着事情的真相了

    烨幽冥在当时进入中州国都时,并没有与陈在天一行的仪仗队伍一同随行,一直到倩青森的护道人钟老出手对付海川与由茜子时,烨幽冥才出手相助并且击毙了钟老,当时烨幽冥并没有在中州国都继续停留,而是躲在中州古国上方的云层中保护着陈在天

    烨幽冥到现在终是感觉有点不对劲,陈在天虽说之前被波旬打晕,但没有道理昏迷那么久都没有转醒的迹象啊,要知道陈在天的体质已经是极为强横了,虽然自己从未说过,但并不是陈在天不够优秀

    烨幽冥知道陈在天背负着什么使命,所以绝对不能让陈在天产生骄傲自满的思想,必须时不时的对陈在天旁敲侧击一下才可以让其一直保持一颗勇往无前的心

    “你知道妖皇大人”獾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烨幽冥问道,但是语气已是变得比之前恭敬了不少,犹如换了一个人一样

    不怪獾如此惊讶,当初自己跟随相爷初来圣域时,相爷就想要前去拜访一下妖皇,但不知是运气不好还是妖皇拒之不见,据妖皇殿中维护秩序的妖族大将透露,妖皇大人处于闭关中,这还是那位妖族大将与相爷是旧识的原因才会破例告诉相爷的

    烨幽冥并没有在意獾对自己说的话,而是来到波旬身边,仔细打量起依旧昏迷不醒的陈在天并示意波旬把陈在天放到地上,之前波旬一直一手夹着陈在天

    波旬也是按照烨幽冥的吩咐把陈在天给放了下来,众人见到烨幽冥如此,出于对陈在天的关心,一行人一拥而上,把正在探查陈在天的烨幽冥与波旬围了个水泄不通

    烨幽冥见到众人纷纷伸直了脑袋凑近陈在天,恨不得把陈在天现在就醒过来,但显然是不可能的,四女也是知晓烨幽冥这么做恐怕陈在天出现了什么问题,但是陈在天一直在波旬手中,并没有离开过几人的视线

    要说有什么变故,那只有可能是在异次元空间内一行人所遇见的黑色大手了,但是黑色大手却没有对自己一行人造成丝毫的伤亡,顶天了说也就是给众人造成了一些麻烦而已

    “你们这样想干什么,还让不让我探查了”烨幽冥对着围观的众人训斥道,臭小子明显出了问题,自己已经心急如焚了,这群人还在这给自己添乱

    众人听闻纷纷如鸟兽散,皆是一脸担忧看着怔在探查陈在天的波旬以及烨幽冥,等待着两人作出回答

    “这不是,这不是屠龙阁阁主吗,他也来圣域了”獾的声音在此时响了起来,獾也是因自身资质原因,一直到现在也只是破入贤境而已,这还是闻人难过当时赐予的宝药才让獾破入贤境的

    獾之前并没有看见在自己另一侧被波旬一手夹着的黑袍修士的面容,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是与相爷惺惺相惜的屠龙阁阁主

    相爷曾经对此人评价极高,但是一直未说此人会是相爷的不世大敌之类的话,相反每当说起陈在天的时候,闻人难过都会对陈在天表现出一股赞叹之情,那是一股棋逢对手的欣喜

    獾跟随在闻人难过左右,曾在中州古国也是一号人物,作为闻人难过最忠实的拥护者,獾曾经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人

    在獾惊呼出声后,十几双冷冽的眼神齐齐看向了自己,让獾的皮肤感觉犹如针刺一般,獾这才仔细看向众人,不说屠龙阁四位阁主都已是皇境修为,光是四女的修为都比獾要高出不止一筹,虽说都是贤境修士,但是三女所修炼的功法那是獾所修炼的功法绝对比拟不了的,更别说凌婷舞与白泽这两位准帝境修士了

    獾被十几双眼睛盯着没出一会已是冷汗直流,不愧是相爷认可的对手,没想到短短一年没见,此人身边已是聚集了如此恐怖的一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