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威胁-将门姝-
将门姝

第五十五章 威胁

    “不行,不能退,顾青青那个贱人害得你被人笑话,还敢退婚,她要是退婚,我就去金銮殿碰死在皇上面前。”

    这话说完,沈眠都愕然了,他母亲一直都是刻薄自私的人,从来没想到,有一日竟然能让她说出这种话。

    顿时心软下来,不管母亲再不好,也始终是他母亲,一心为他着想。

    “夫人,三少爷,顾夫人带着媒人来了,还把聘礼也带回来了,看着好像是”

    管家慌张的走了进来,最后一句话没敢说,八成是来退婚的。

    沈夫人一听,顿时柳眉倒竖,撸了一下袖子,“死不要脸的贱人,我去见她。”

    沈眠看着沈夫人的样子,觉得有些不妥,只得跟了上去,就算不结亲,也不能结仇,顾家背后好歹还有太子。

    赵惠这次有备而来,虽然不知道景钰这次怎么如此痛快就让他把李如娇带走,但是也没深想。

    反正景钰凡事儿都随性惯了,做什么都凭心意。

    “见到沈夫人,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赵惠冷晲了眼李如娇,然后道:“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到时候我会平安送你们母子离开京城的。”

    李如娇如今近二十七八了,本是长得不错,品貌端正。

    只是这段逃亡的日子害得她心力交瘁,两鬓都生了白发,看上去又三四十岁的样子了。

    她是一心想带着儿子安安稳稳的过太平日子,听了赵惠的话,哪有不答应的,毕竟她儿子还在赵惠手里呢。

    “顾夫人的话,奴婢都听明白了,一定按夫人说的做。”

    赵惠对识趣的人很满意,安安心心的喝起茶来,就希望这沈家人能和李如娇一样识相才好。

    正想着,门口传来了一道声音。

    “亲家夫人来,怎么也不提前知会一声,我也好去外面迎你。”

    来人穿着一身赤红绣金花马面长裙,头上也带着几只赤金的簪子,吊梢眼,细长眉。

    长得倒是还不错,不然也不可能生出沈眠这样俊俏的公子,只是这一身打扮俗气至极,堪比外面的商妇。

    赵惠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当初是念着太子和老爷看上了沈眠和沈二叔的仕途和银钱。

    再加上青青确实喜欢沈眠,她倒是忍着心里对沈夫人的轻视和她来往,如今要撕破脸,她也懒得装了。

    “沈夫人来了就好,今天我登门,也有话要和你说。”

    沈夫人一进门就盯着赵惠,倒是忽略了跪在地上的李如娇,有些嘲讽的说道:

    “亲家夫人要说什么倒也不急慢慢说就是了,只是我听说顾老爷前几日被皇上杖责了,身体可要紧?”

    赵惠听了,顿时眸光一沉,什么下等的商妇,也敢嘲笑他们顾府,算什么东西。

    “雷霆雨露,均是皇恩,我家老爷在朝为官,难免有惹陛下生气的时候。”

    “想来沈夫人就没这样的苦恼,也算是幸福,我这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沈夫人一噎,赵惠是嘲讽沈家官职不高,根本没资格伺候皇上吧,还当她听不出来吗,顿时一拍桌子。

    “顾夫人,你这话什么意思?瞧不起我们沈家”

    “你要是瞧不起,当初怎么巴巴的要把女儿嫁给我儿子做继室我看你们顾家也不过如此。”

    沈眠推着轮椅到的时候正好听见这话,顿时揉了揉眉心。

    “娘!”

    沈夫人见沈眠来了,忙起身从丫鬟手里接过轮椅。

    “三郎,你来这儿干什么?这儿有娘呢,你回去歇着吧,过两天还要去翰林院呢。”

    赵惠看到沈眠,敛了一下眼眸,不得不承认沈眠无论是相貌还是品学都是京城公子中的佼佼者。

    只可惜出身不好,又成了残废,仕途也就止于此了,毕竟往前朝看,也没见过朝廷内阁大臣是不良于行的。

    “沈公子来了也好,这件事也和他有关,不如一起听听。”

    说着,赵惠就将目光转向了跪在地上如同隐形人一样的李如娇。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沈夫人和沈三公子。”

    沈眠有些奇怪的看过来,随即脸色就变得有些阴沉,睚眦欲裂。

    “怎么是你”

    当初就是这个女人的丈夫,胆子大的爬上了纪容浅的床,让他成了全京城的笑话。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他还可以先让纪容浅回娘家。

    等日后他飞黄腾达,再把人接回来,可就是因为这件事,纪容浅死了,还拖着他一起死。

    而沈夫人看清了李如娇的脸,顿时抬手捂住了嘴,眼睛瞪得圆圆的,往后退了数步。

    腰直接撞在了桌角,疼的她眼泪都下来了,却仍旧不敢喊出声来。

    “你”

    赵惠对沈夫人的反应感到十分满意,只要沈夫人越惊惧,那么退婚的事儿也就越容易成。

    “沈夫人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幅反应”

    沈夫人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梗着脖子,眸中带着愤怒的看着赵惠。

    “赵惠,她就是我府上的一个逃奴,你把她带来干什么?”

    “来人,赵妈妈,快,快把这个小贱人给我拖出去打死,打死她”

    沈夫人一手撑着桌面,一手召唤身边的嬷嬷,这个女人必须打死,不然纪容浅的事儿早晚露馅。

    赵妈妈跟着沈夫人多年,知道这是大事,不敢耽搁,直接找了人就把李如娇的嘴塞上,绑起来往外拖。

    李如娇吓得脸都白了,眼里吓得泪水都流出来了,呜呜的朝着赵惠求助,她还什么都没说呢。

    对于沈夫人的失态,还有李如娇的求助,赵惠就显得沉稳极了,拿着帕子擦了一下唇角,才抬手阻止了沈府的下人。

    “沈夫人,我这把人带过来,可不是让你喊打喊杀的。”

    “听这奴才说你之前的儿媳妇其实是让你害死的”

    沈夫人浑身一僵,“赵惠!你不要胡说八道。”

    沈眠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抬头去看沈夫人。

    “母亲,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赵惠伸手弹了一下指甲,“沈夫人怕是不敢说,还是把李如娇嘴里的东西拿出来,让她说吧。”

    “正好,沈三少爷也听一听,你原来的夫人到底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