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来不及了-隐身小神农-
隐身小神农

第337章来不及了

    “师傅,那您的意思是?”

    闻听此言,苏浩然一愣。

    那红袍老者也不啰嗦,而是神秘兮兮的便是从红袍里边掏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玻璃小**子。

    大约手指般长,里面装满了红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像血一样。”苏浩然好奇的问道。

    “没错,这就是血!”

    红袍老者肯定的点了点头,神秘一笑道:“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血,而是我之前杀了一个怀孕的母亲,取了她体内的血,炼制而成的母子血!”

    “师傅果然是杀人如麻,真乃我辈楷模啊。”苏浩然情不自禁的竖起了大拇指,又问道;“这母子血,能让这僵尸变得更厉害啊?”

    “你不是巫蛊师和会茅山术的人,自然不懂。”红袍老者解释道:“母子血,是世上最阴、最凶、怨气最浓的鲜血,僵尸本来就是大凶无比的东西,喝下这母子血过后,便会凶上加凶!我就不信那小子茅山术再厉害,还能奈何得了它!”

    “师傅果然歹毒!真乃我辈楷模啊!学习了!”苏浩然激动的点点头道。

    接下来,那红袍老者也不啰嗦,直接是把**子打开,将里面的母子血,全都浇灌在了那尸体的嘴巴里面。

    很明显可以看到,那尸体的指甲、以及獠牙,都变得更长、更吓人了。

    隐约中飘出的尸气,也是浓厚到了极致!

    与此同时,那巫蛊师立刻是在这尸体的身上各处奥妙无比的点了好几下,然后再度取出了一个稻草小人,在上面写上了江晨的名字,直接是塞进了尸体的嘴里,最终这才一把将那僵尸的符咒揭开。

    揭开之后,红袍老者立马便拉着苏浩然,跳出了坑内,站在了不远处。

    “师傅,这东西不会翻脸不认人,直接咬我们吧?”苏浩然有些噤若寒蝉的道。

    “放心,为师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巫蛊一道,本来就是邪道,操控僵尸,为师还是把握十拿九稳的。“

    红袍老者自信的点头道。

    果不其然,下一刻,那尸体居然真的动了,一下子便‘咻’的一声,跳出了棺材内,站在土坑边缘,咧开獠牙,嘴里发出嘶吼,样子极为骇人。

    但真的并没有攻击苏浩然和红袍老者。

    “去吧!去杏花村!杀掉我刚才给你吞下的那个稻草人上的名字!”

    红袍老者冲着那僵尸一挥手,面色阴戾道。

    嗖!

    话音刚落,只见原地便是血光一闪,那僵尸便是速度奇快的如与黑夜融为一体,甚至能够锁定江晨的气息一般,准确无误的朝着杏花村的位置下山而去。

    “师傅,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苏浩然道。

    红袍老者瞥了他一眼,一脸智商感人的表情道:“浩然哪,不是为师我说你,这种白痴的问题你也问的出口?还能怎么办?去看戏,坐收渔翁之利呗?”

    师徒二人,便是优哉游哉、晃晃悠悠的下了山。

    ……

    时间缓缓流逝。

    深夜时分,整个杏花村上下,早已经是陷入沉睡中。

    而躺在床上的江晨,却依旧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刻不停的都在琢磨着所谓的‘失忆之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想来想去,仍然想不通透,终于上下眼皮开始打架,迷迷糊糊中,他忽然听到了不知道从哪儿传出了一声尖叫声,划破了这寂静的深夜。

    “僵尸咬人了!咬人了!大伙快出来啊!”

    咣当当当……

    紧跟着,又是各种敲锣打鼓的声音,响彻全村上下,一时间,鸡犬齐鸣、立马把江晨给惊醒了。

    “僵尸?怎么可能。”

    江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一个翻身就下了床,急急忙忙的就冲下了楼。

    只见外面本是三更天,却已经是灯火通明,黑压压的一群人举着手电,全都是个个满脸慌张的聚集在家门口。

    江晨一眼扫去,这些都是村子里熟悉的村民们,甚至一个都不落下。

    江大海和李月娥也是披着外套就站在门前,满脸错愕。

    “怎么回事?”

    江晨冲了出来,站在人群最前方,皱眉道。

    “村长!晨子!出大事了!就在刚才,铁柱家的二狗子,被僵尸咬了!”一个村民慌慌张张的道。

    “对!我们亲眼所见!那僵尸长得好吓人!有很长的獠牙!指甲能把门板都给刺破!”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纷纷都是面色惊恐的说道。

    出了大事,全村上下自然是第一个来找村长,商量事情该怎么办。

    “怎么可能有僵尸?胡说八道!”

    “朗朗乾坤!这种东西不可能会有!”

    江大海和李月娥都表示不信,摇着头否认道。

    “不信您看!”

    这时,有人抬着一个昏迷不醒、浑身是血的青年走了过来。

    江晨和江大海夫妻二人走过去一看,顿时也是惊了一下。

    那青年的手臂处、肩膀处,很明显有着巨大的牙印,而且深入骨髓,这绝对不是普通人的牙齿,没有这么长和犀利。

    而被咬的地方,很明显的可以看到大量的黑色弥漫,那青年也是不停的痉挛、口吐白沫,脸色发黑,看起来很是吓人。

    “二狗子这是怎么了?”

    “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

    江大海和李月娥瞪大双眼。

    “真的是僵尸咬的!那东西还在村子里!”有村民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可能!二狗子一定是得了什么病!赶紧送医院才对!”江大海摆摆手道。

    “不,送医院没用。”

    就在这时,一直蹲在二狗子身边,展开透视眼仔细观察他的身体,沉默了许久的江晨一摆手,开口了。

    “晨子,你的意思是……”江大海一愣。

    “的确是僵尸咬的,而且凶得很。”

    江晨目中露出一抹精芒,低声道。

    事实上他一开始也并不相信会有僵尸的出现,毕竟这个年代真的很少了。

    但他并不否认僵尸的存在,自古以来就有记载过。

    而且他本身就有茅山术的异能,既然茅山术都可以存在,那为什么僵尸不可以存在?

    而且,之所以敢如此确定,除了江晨发现这二狗子体内的确有大量的莫名黑色液体流淌蔓延之外,还通过茅山术断定这就是僵尸的咬痕。

    “你们赶紧去弄点糯米来,敷在他的伤口处,然后再以雄黄、甘草、正莲各区三两,以温水煮半个小时,让他泡进去,三个小时后就没啥问题了。”

    江晨按照脑海中这北茅传承的异能上的方法,迅速开口道。

    “好!”

    甭管他江晨说的对不对,至少现在有了个主心骨,立马就有人抬着二狗子,去照办了。

    此刻江晨也不得不在内心感慨,当初庆幸自己并没有放弃获得茅山术这样的异能。

    要不然今天就真的是两眼一摸黑了。

    同时他也很是敬佩这北茅祖师李飞的才情,这货果然了得,创造出来的茅山术真是博大精深。

    “只是好端端的村子里,怎么会出现僵尸呢?”

    这是江晨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但眼下他也知道,想这些是没有用的。

    得想办法解决这僵尸的威胁才是最重要的。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虽然拥有茅山术,但那也仅仅只是局限于获得了理论基础而已,他并不是真正的茅山术士,更不精通此道,顶多现在也就是个入门的级别而已。

    “没办法了,眼下没得选择了,实在不行我就只有施展古武者的实力!”

    江晨在内心喃喃自语着,同时脑海中念头也是转动得飞快,看向四周众多眼巴巴望着他的村民道:“别这么看着我,我压力很大的。”

    “谁家养着黑狗?赶紧来点黑狗血,最好是公的!”

    根据北茅山术之中的记载,黑狗血专治僵尸,具有非常大的奇效!

    在江晨并不是专业的茅山术士的前提下,黑狗血是最佳选择。

    “我家有。”

    这时,一个穿着朴素、却杏眼桃花的俏夫人排众而出,迅速开口道。

    “媚儿婶?你确定?”

    江晨扫了一眼这妇人,这一看之下,不是其他,正是对自己从小到大都很照顾的俏寡妇,媚儿婶。

    当初自己在离村之前,还曾与媚儿婶关系暧昧,要不是胖虎,就差点那啥了呢。

    “晨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刚好养了条大黑狗,足足八年了,虽然婶子舍不得杀,但平日里多受乡亲们照顾,日在才过得好起来,尤其是村长您一家。”

    “这时候不出点力?什么时候出力?”媚儿婶一脸坚决的说道,并深深的看了江晨一眼。

    “好!媚儿婶,那就多谢你了。”

    江晨点了点头,目送媚儿婶与两个强壮的村民去杀狗之后,便深吸口气,看向四周余下村民们道:“大家现在先都在我家躲一躲,僵尸来了我来对付。”

    为免更多的伤及无辜,江晨先这样开口道。

    众村民自然没有异议,一窝蜂的全都跑进了江晨家。

    江大海与李月娥很是担心,不约而同的问道;”晨子,你真的可以吗?”

    “别逞能啊孩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不还是明天去请个有名的法师吧?”

    “来不及了。”

    江晨目中冷芒一闪,盯着了前方黑夜中急速掠来的一道庞大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