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我等你来-隐身小神农-
隐身小神农

第343章我等你来

    这也就意味着,江晨此刻成为了令无数古武者梦寐以求的九星境界,并不是尽头!

    而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若非本座现在没有肉身,吞了这东西也没啥用,不然哪会便宜了你这小子。”强如莲花仙子,都是对江晨的这一次造化,感到羡慕。

    而江晨也切切实实的体会到这一刻伴随着他成为了期待已久的九星古武者之后,无论是他的身体机能、还是之前所受到的一切伤势、都是在瞬间全部复原!

    更可怕的是他的血肉重生、骨骼再造,就仿佛经历了一次凤凰涅槃一般,此时的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强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他只知道,他失去的一切,都回来了。

    而且,还得到了数倍的回报!

    这是哪怕在一分钟之前的江晨,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可他知道,眼下这就是事实。

    他暂时的强行压制住了体内那血蚕的释放,没有急于冲击九星以上更高的层次。

    而是单手朝着地面一撑,整个人立马会是一个鲤鱼打挺、生龙活虎的站起了身子,挺拔而又让人无法正视!

    这一切发生的过程,听起来好像很漫长的样子,但实际上,从令牌出现,再到那红袍老者手中的血蚕被夺,然后到江晨此刻重新站了起来。

    却不超过十秒钟时间!

    但这十秒,却改变了一切!

    当然也包括了双方此刻的姿态!

    “师……师傅……见……见鬼了……”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苏浩然,他看着此时挺拔站立他面前,一下子好像修罗出世一般,鲜活的矗立在那里时,直接是吓得脸色惨白,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了。

    他不是古武者,更不是修真者,自然无法理解刚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只知道,似乎在过去一直牛逼哄哄的江晨,此刻又回来了!

    不仅回来,还变得更吓人了。

    “废话不多说了,很谢谢你们两送我这么一场巨大的造化,我无以为报,只有给你们个痛快的死法,说吧,想怎么死。”

    江晨淡淡开口,他不想说那么多。

    反正这两人之前的种种嚣张与卑鄙,他已经看在眼里,记在脑海中。

    无需再一一道出,既然是必死无疑,倒不如痛快点,眼不见为净。

    “死?我怎么可能会死!你放狗屁!”

    这一刻,红袍老者癫狂了,双手捂着自己的脑袋,脸色狰狞到了极限,苍老的声音像是乌鸦一般,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双眼也是通红通红的,整个人就好像是被瞬间点燃的炸药一样,爆炸了!

    刚才的一分钟,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黑色一分钟!

    是他人生中最为失败、最难以接受的一分钟!

    他明明已经眼瞅着即将成为一名牛逼无敌的古武者,可眨眼之间,却是莫名其妙的被一个会飞的令牌,给毁了一切,然后,把所有的成果,拱手送人的同时,还给对方送了福利!

    因为,那血蚕之中,不仅仅只有江晨的一身实力,还有他这么多年来,无穷无尽的心血啊!

    那简直比挖了他的心还要难受啊!

    哪怕他此时再次想要操控血蚕离开江晨的身体,却无奈而绝望的发现,血蚕已经死了,一切的操控都已经无济于事。

    更何况此时的江晨很明显气势凶猛、远胜之前,他如何看不出来,这是江晨已经炼化了血蚕的结果?

    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覆水难收。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到手的鸭子会飞!你还给我!把我的一切还给我,还给我!”

    红袍老者此时甚至是哭了出来,他算计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今天却输得连底裤都不曾剩下。

    还给别人图做了嫁衣。

    “送你四个字。”

    江晨皱起眉头,在缓缓扬起自己的拳头的同时,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罪有应得。”

    然后,他不在啰嗦,仅仅只是一拳微微扬起的瞬间,他就感受到了九星古武者与八星古武者之间最明显的不同!

    那拳头之上、乃至四周,立刻就好像是有风云在流动一样,四周空气都为之扭曲,更可怕的是,拳头还没打出去,面前的苏浩然也好,红袍老者也罢,都是如受到了某种无形的冲击一般。

    噗……

    哇……

    两个人身子被无形逼退,纷纷嘴里大口吐血,就像一下子受到了内伤一样!

    “九星古武者,果然是名不虚传,居然可以做到以气伤人的地步!”

    江晨目中精芒闪烁,内心兴奋不已。

    虽然早已料到这一境界的可怕,但亲自见识之后,那又是别样的光景。

    相比八星,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一旦自己像此刻这样动手,哪怕是光散发出来的气流,都可以对普通人,乃至九星以下的古武者造成压迫性的伤害。

    因为有传闻说这一境,已经无限接近传说中的修真者了。

    修真者最可怕的手段正是用体内的真气伤人,举手投之间,全是杀人之气,隔空灭敌,不在话下。

    当然,眼下的江晨自然做不到那般夸张,但此时却可以初窥端倪、传言非虚。

    “妈的!”

    那红袍老者眼见此景,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但同时,他也终于意识到了此时的江晨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尽管内心无比的愤怒,但他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无论如何,他必须报名再说!

    想到这里,他二话不说,扭头就跑,无论跑步跑的掉,至少先跑了再说。

    红袍老者那里的举动,自然一下子便被江晨所注意到,他嘴角咧出一抹弧度,就站在原地,也不屑去追。

    而是拳头一拳隔空轰出,在没有施展任何的武技,包括九转玄功,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拳的情况下,一道很明显可以看到的,如同骇浪惊涛一般的拳影,立刻轰向了红袍老者!

    “什么!”

    那红袍老者回头一看,三魂七魄都差点吓得离体,猛地一咬牙,一把抓住了身边的苏浩然,顺势就让他挡在了自己面前!

    “师傅!你干什么!”

    苏浩然顿时大惊失色,可无论他怎么挣扎,此时却已经为时已晚。

    砰!

    拳影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犀利无比像是无形的尖刀一般,使得他当场毙命,眼神之中露出怨毒、悔恨、不甘、等等各种复杂的情绪,脑袋一垂,瞪着双眼见阎王了。

    对于苏浩然的死,江晨并不意外。

    在他看来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

    若他不认红袍老者这样很明显别有用心的歹毒之人做师傅,或许今天也不至于如此。

    如今被红袍老者当做挡箭牌而死,也怨不得天和地。

    “哈哈……哈哈!你追不上我了!”

    那红袍老者让苏浩然为他挡了一命之后,见自己与江晨这里距离甚远,顿时脸色狞笑起来,边跑还边狂笑。

    砰!

    然而,仅仅只是迈出了那么两三步后,伴随着一声巨响,他整个身子便是如被点穴了一般猛地一顿!

    紧跟着,他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胸膛,已经前后对眼穿,一个拳头似的缺口,很明显出现。

    “什……什么……”

    那红袍老者面庞一僵,并没有立刻断气,而是不可思议而僵硬的转过头,目光死死的看向了江晨。

    “因为拳影不止杀得了一个人。”

    江晨站在不远处,冷冷一笑,给了他一个解释,算是让他做个明白鬼。

    事实上从一开始江晨就已经知道,无论那红袍老者拿不拿苏浩然做挡箭牌,他都挡不住这拳影!

    因为拳影的冲击力,带着类似于修真者的气一般,即便是穿透了一个人的身体,也仅仅只是减弱了一些气势,不可能停止前进的速度。

    所以,红袍老者当场毙命!

    甚至别说是他,即便此时再来两个人,那拳影依旧能够照灭不误!

    因为无论是江晨还是那红袍老者都是看到,那拳影在击穿了红袍老者的心脏之后,依旧是飘散去了很远很远,才逐渐消失。

    这!就是九星古武者一拳的威力!

    别说苏浩然和红袍老者本身就都不是古武者,哪怕是古武者,情形也绝对不会变!

    啪!

    那红袍老者明白了一切之后,带着惊天的不甘与怨恨、身子往后一仰,就如同是树桩一般,倒在了地面上,身体一动不动,去见阎王了。

    “呼……”

    原地,江晨看了看苏浩然和红袍老者的尸体,又看了看不远处那堆僵尸的白骨,终于是彻彻底底的长出了一口气。

    伴随着他如今突破成为极其难以迈入的九星古武者之后,他的心态,也潜移默化的忽然发生改变。

    仿佛一切都看的更开,心态更加的沉稳了。

    他知道,体内还有一大半的血蚕暂时被他压制而不曾被融化,他还有机会向着更高层次进军。

    但在这一刻,他把这些都暂时先抛开,脑海中只想到了一个人,那个神秘、淡定、从始至终都让他无法看穿的白衣少年。

    他更不知道的是,同一时间,距离这里也不知道多远的一座巨型城池之中,某个古堡的密室之内。

    同一刻,一位盘膝端坐的俊美少年似有所感,忽然睁开双眼,嘴角微笑,不露牙齿,看着前方,喃喃自语着:“我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