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大爱无疆-隐身小神农-
隐身小神农

第396章大爱无疆

    要知道,龙城可是整个龙国崇尚古武最繁荣的城市,是谁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在水源中做手脚?

    这是一场席卷整个龙城的灾难,形同末日,虽然这件事情对于江晨以及赵灵儿这些为数不多的没有感染瘟疫的人来说,似乎并不关己。

    甚至如风轻阳这等江晨本就看不顺眼的人,正好这次感染瘟疫而死他还乐得拍手称快。

    但仇人只是少部分,龙城更多的是那些无辜之人,还有龙城大学的那些师生们的生死,那是白天临老爷子临死之前给江晨的重托。

    仅仅只是从这一方面来讲,江晨知道,他都有责任阻止并解决这场可怕的瘟疫。

    更何况若真的对此视而不见,置之不理,等到整个龙城灭亡,到时候哪怕只剩下江晨自己,也无法独善其身。

    至于赵灵儿,身为一名学医之人,深得悬壶济世的精神,甚至比江晨还要着急解决这场瘟疫。

    两人商量过后,立马做出决定,凭借医术,拯救那些无辜之人。

    想要解决瘟疫,让那些人恢复正常,那就必须得对症下药,找到破解那些人浑身发紫、不能自由行动的根源,进行破解。

    接下来,江晨与赵灵儿开始进行紧张而急促的研究,两人一个是传统中医传承人,另一个是玄派神医传人,对于医学上的理解,自然是远超常人。

    之前在学校库房中,江晨留了个心眼,用塑料袋从污水之中带回来的几条紫色小虫子成为了他们研究的对象。

    “这种虫子就是瘟疫的源头,人们通过饮水,将它们吸入腹中,它们在人体内翻江倒海,繁衍能力迅速,唯一的办法就是灭杀它们。”江晨目中精芒闪烁,喃喃自语着。

    此外,通过展开透视眼仔细的研究这些虫子,江晨还发现了某些惊人的巧合。

    这种虫子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忽然间想起了当初自己在a省时碰到的那位巫蛊师,其所培养出来的巫蛊血蚕。

    这种虫子的破坏力自然远远比不上巫蛊血蚕,但却与那种血蚕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难不成布下瘟疫之人,也跟巫蛊一道有些渊源?”

    江晨内心暗暗疑惑。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对于江晨而言,这并非坏事。

    由于之前与那巫蛊师斗智斗勇的经验,他对于巫蛊之道有很深的了解,知道用什么办法能够克制它。

    随后,顺着这个思路,他与赵灵儿一起,配置出了数十种药方,一样一样的用在那些紫色小虫身上,进行试验。

    只要某个药方对于灭杀那些紫色小虫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那么他们就可以进行大批量的调配,这样便可以拯救龙城的那些无辜之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外面时时刻刻都传来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之声,虽然这种瘟疫不能致人死亡,但那种折磨却是非常痛苦的。

    体内仿佛有着无数条虫子正在撕咬着每一寸肌肉、吞噬着每一滴血液。

    有些人早已忍受不住这种折磨,咬舌自尽的不在少数。

    这也加重了江晨和赵灵儿二人的压力,让他们知道刻不容缓。

    终于……

    在一次次的失败与紧张的配置当中,半个小时之后,二人均是目中一亮,兴奋的发现,他们最终调配的某个药方,对于灭杀污水之中的那种紫色虫子具有强大的效果。

    “江晨!你真棒!”

    赵灵儿激动得欢呼跃雀,兴奋的与江晨击了个掌。

    “这里边也有你的功劳。”

    江晨微微一笑,也是长出了口气。

    闻听此言,赵灵儿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转移话题道;“对了,那咱们就赶紧按照这个药方,多多的配备一些,然后就赶紧去救人吧,这样也让那些无辜的人少一些痛苦。”

    “嗯。”江晨点点头。

    好在炼丹师商会作为龙城炼丹师的大本营,各种各样的药材储备资源比较丰富,让他们暂时不用在药材这方面过多的担心。

    为了防止更多的人经受不住瘟疫的残忍折磨而自杀身亡,他与赵灵儿在配备了大约几百份的解药过后,便立刻踏上了解除龙城瘟疫的旅途。

    首先受益的自然就是炼丹师商会的那些门徒。

    包括风轻阳在内,商会所有中了瘟疫的门徒们,在先后服用了江晨与赵灵儿的解药过后,果然在几分钟之内,此起彼伏的恢复了行动力。

    这其中也包括风轻阳,虽然江晨并不是很愿意救,但转念一想,在如今这样的危难面前,那些小小的仇怨,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了。

    炼丹师商会的人先后恢复如初后,二人便立马离开商会,前往第二个相对比较重要的目的地,龙城大学,率先解除师生们的瘟疫。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江晨与赵灵儿配置的解药只有那么几百份。

    但并不带代表一份只能够救一个人,大概可以救三到四个人的样子。

    而在赶往龙城大学的这个过程中,他们也不忍见死不救,但凡是碰到的中了瘟疫之人,都尽可能的用解药搭救。

    作为龙国第一大城市,龙城的人口本就不少,数不胜数,而这其中中了瘟疫之人大约占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哪怕二人手里的解药充足,在如此巨量的患者面前,他们也意识到这有些杯水车薪。

    当他们这一路上终于赶到龙城大学的时候,手中的解药已经所剩不多。

    用在龙城大学师生们的身上过后,便已经彻底的捉襟见肘了。

    “我们得赶紧回去,继续配解药。”

    解救完师生们之后,还没来得及与他们多说几句,江晨便立马带着赵灵儿,返回炼丹师商会,准备更大量的配置解药。

    两个人的工作效率终究很慢,中了瘟疫之人的人数实在太多。

    他们也不是没想过找那些被解除了瘟疫的人,比如商会的门徒,大学里的师生们帮忙调配解药。

    但这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因为解药在江晨和赵灵儿这样的专业人士眼中,调配看起来很简单。

    但是在毫无医学基础、一窍不通的其他人来看,却毫无疑问像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

    若仅仅只是调配的慢也就罢了,但更多的都是调配失败,不仅解除不了瘟疫,反而让人至死。

    这样一来不仅浪费有限的药材,反而还拉低了两人的效率。

    所以,两人都只能硬着头皮尽可能的加快调配的速度与数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解救更多的人。

    好消息是在这样一个当口选择救人于水火之中的并不止是他们两个身怀医术之人。

    在返回炼丹师商会的途中,江晨远远的便是看到一家熟悉的医馆门口,一位身穿布衣、腰间裹着他那宝贝包裹的熟悉少年。

    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李逍遥。

    “救我……”

    “神医先救我……”

    ……

    李逍遥在一群群的全身发紫的瘟疫之人当中时而蹲下、时而穿梭在患者当中,时而从包裹里拿出了一包包神奇的粉末,喂人服下。

    不少人相继得救,瘟疫清除,对李逍遥千恩万谢。

    远远的便看到,此时的李逍遥已经是满头大汗、累的气喘吁吁,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开心而满足的。

    “各位放心,虽然中了瘟疫的人实在太多了,但只要我好有救人和配置解药的力气,就一定会奋斗到最后一刻,多救一个是一个。”

    李逍遥说到这里,微微抬头看向了天空,目中露出一抹追忆,喃喃自语着;“师傅,孩儿当年曾经发下夙愿,悬壶济世,如今,你在天有灵,看到了么?”

    接下来,李逍遥没有过多感慨,立马是跑进了医馆,紧张的再度配起了解药。

    “那个人也好有爱心啊。”

    站在江晨身边的赵灵儿看的一阵感动。

    大家都是学医之人,又有哪个学医不是为了治病救人为初衷。

    “没想到还有人能配出解药。”赵灵儿补充了一句道。

    “当然,他是我的朋友,医术不在我之下。”

    江晨微微开口,目中露出一抹欣慰之色。

    同为四大神医传人,江晨能研究出解除瘟疫的办法,李逍遥又如何不能呢?

    “原来是你的朋友啊,难怪医术这么厉害,我们去跟他打个招呼,一起配置解药吧。”赵灵儿搓了搓手,如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般,激动的道。

    “不用了,他现在正忙着呢,时间紧迫,我们能做的,是多救是一人,走吧。”

    江晨虽然也很想去跟李逍遥说几句话,但怕浪费了彼此的时间,他最终还是决定拉着赵灵儿,远远的看了几眼后,就悄然离开了。

    同样是在接下来赶往炼丹师商会的途中,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再度让江晨与赵灵儿感觉到了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不少懂得医术之人,都出现在龙城的大街小巷,用自己的医术,配置解药,效果有好要差,但无一例外,都在为阻止与消灭这场瘟疫而自发的行动着。

    这种感觉让江晨想起了四个字:大爱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