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公主降生-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章 公主降生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虽说已是春日,但这乍暖还寒的天气还是让人感觉无边寂冷。

    少年帝王拢了拢身上的披风,继续低头认真的批阅着奏折。

    “皇上,皇上,大事不好啊……”,太监张德海猛的推开了御书房的大门,一边向里跑一边大喊着,尖细的声音夹杂着一股浓浓的急切和颤抖。

    帝王悠悠的抬起了因批阅奏折过久而有些酸痛的脖颈,漫声问到,“小德子,何事如此惊慌,朕记得你可不是如此浮躁的性子。”

    直到帝王一计冷冷的眼神扫过来,小德子方才如梦初醒,自己刚刚只顾着急,却忘了眼前这位少年帝王向来治下严苛,极重宫规,他就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可不就是犯了大忌嘛。

    想着,他赶紧跪了下来,声音颤抖的说到,“皇上恕罪,奴才是有要事禀告。”

    “好了,起来吧,到底出了何事?”帝王沉声问到,不知为何,今晚总是有些心神不宁。

    小德子如蒙大赦,赶紧起身,急切的说到“皇上,皇后娘娘的婢女茵儿刚刚来报,说娘娘肚子疼痛难忍,怕是会早产……”

    只觉一阵劲风拂过,哪还有帝王的身影。

    皇上登基已有三载,但却始终空置后宫,只有皇后娘娘和淑妃两个后妃,朝中势力盘亘,群臣拉帮结派,无不想趁着西楚新朝初立,提升自己的势力,而新帝后妃寥寥,送女入宫便成了上上之选。但新帝偏偏油盐不进,众大臣在多次死谏未果后便也明白了新帝的决心,就都不再提此事了。

    哎!小德子长叹了一口气,皇上与娘娘是患难夫妻,两人感情深厚非比寻常,在这天子之家,也算是难得了。

    一出了殿门,冷厉的寒风便如刀子一般刮在脸上,生疼生疼的,但慕夜宸却毫无感觉。

    他蓦的想起,安儿今日来找过他,还说什么让他选妃,绵延子嗣,找个人代替她来照顾他的话,为此他还对安儿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怪她轻视了自己的真心。现在想来,莫不是她早已预感到此次产子会有危险……

    凤宸宫外。

    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一片黑暗和静谧中,除了那座灯火通明,人声喧嚣的宫殿。

    “娘娘,用劲啊,再使点劲,再使点劲……,”“快,你们再去打点热水过来……”,“啊~~~”,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混乱交杂。一盆盆血水自殿内端出,看的人触目惊心。

    当慕夜宸匆匆赶到凤宸宫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番景象,随之一股浓浓的恐慌袭上心头,“啊~啊~夜宸,夜宸~~”,当这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痛呼声随风入耳,看着一盆盆血水不断的自眼前掠过,他再也忍受不了了,朝着产房飞奔而去。

    “皇上,哎哟,您不能去啊,皇上~~”,随后赶到的张德海见帝王如此,赶紧跑上前拦住帝王的脚步,在他面前跪下。

    周围的太监婢女们见状也都纷纷跪下阻拦。

    历来君王都不能进产房,不仅因其是不洁之地,更因为产房是被认为有血光之灾的,所以男子不宜进入,尤其是天子,身份尊贵,若是贸然进入,怕是有损国祚……

    又是一阵痛呼声传来,慕夜宸心急如焚,哪还顾得了什么规矩。

    “滚开,朕从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荒诞说法。”一脚踢开拦在前面的张德海,就飞身入了室内。

    紫色锦帘高挂,烛火散发着微弱的光,几个稳婆和医女都守在床边,大理石铺就的地面还残留着洒落的血水,而那个曾经巧笑倩兮的女子此刻却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满头大汗淋漓,如一个易碎的瓷娃娃。

    “夜宸……夜宸,答应我一定要保住我们的孩子……答应我,啊~~”云洛安看到心爱的男人就在眼前,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若是就此撒手人寰,又让她如何舍得下这个她深爱的男人,想着泪水便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从脸颊边滚落。

    看到女子的泪水,慕夜宸心里惊痛不已,他快步走到床边,握住女子纤细白嫩的玉手,黑曜石般的星眸里胶着着一抹浓的化不开的担忧和疼惜。

    “安儿,相信我,你和孩子都会平安无事的……”

    众人看到皇上突然闯入,无不面露震惊之色,早听说皇上和娘娘夫妻鹣鲽情深,如今此情此景,看来传言不虚啊。

    “娘娘怎么样了?”帝王锐利的目光如一支箭矢般向他们射来,那股浓重的天子威严更是压的她们喘不过气。

    一个稳婆颤声说道“娘娘生太子殿下时伤了身子,导致宫膜受损,并引发了早产,所以产子困难,但只要挺过今夜便可母子无虞,但是……”

    “够了”,慕夜宸厉声打断,转头看向云洛安,“安儿,我就在这陪着你,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挺过去”,说着愈发握紧了女子的芊芊玉手。

    女子微弱的点点头,她一定要挺过去,为了夜宸,也为了……孩子。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皇后娘娘难产的消息如一阵风般,瞬间刮遍了大街小巷,人们无不为这个女子默默祈祷。

    当年她陪着少年帝王征战天下,为新朝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对待百姓更是宽和仁慈。可以说这三年西楚王朝的风调雨顺,愈见强盛都少不了她的功劳,也因此全国百姓都真心爱戴着这位皇后。

    当黎明悄然降临,一声婴儿的响亮啼哭声撕破天幕,伴随着天边霞光万丈,给整个世界都镀上了一层金光。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露出欣喜的笑容。

    娘娘终于生了,帝王彻夜未眠,他们何尝不是悬着一颗心,若娘娘有事,那后果根本无法想象……

    太阳光从东窗进来,被镂空细花的纱窗筛成了斑驳的淡黄和灰黑的混合品,落在云洛安的前额,就好像是些神秘的文字。

    “安儿,你醒了,太好了。”慕夜宸感觉到有一双温柔的小手正轻轻抚摸着他的面颊,带着点酥酥麻麻的痒意,他一睁开眼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女子正定定的看着他。

    “夜宸,我们的孩子呢?”云洛安虚弱的问道。“安儿,你放心,我们的孩子很好,你给为夫诞下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女儿”,说着便吻上了女子光洁的前额。

    “夜宸,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谢谢你”。

    她紧紧的抱住男人,没有人知道,自太医告诉她,她很难诞下这个孩子,还可能因此丧命时心里的恐惧。对爱人的不舍,对孩子的担忧,一切的一切都折磨得她喘不过气,但她告诉自己一定不可以放弃这个孩子,因为这是她深爱着的男人的骨肉。

    这个陪她经历一场生死的孩子得来的如此不易,她以后一定会好好呵护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