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山林初遇-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0章 山林初遇

    翌日,天气晴好,和风日丽,映月阁内花香四溢,伴随着阵阵悠扬的琴声,美得让人心醉。

    吹弹可破的嫩白肌肤,高耸的额上一枚梅花形的花钿,一对扑闪扑闪的眸子清澈透明,再配上那高挺的翘鼻,樱桃般的小嘴,活脱脱一个误落凡尘的小精灵。

    昌平正百无聊赖的弹着曲子,琴声动听,却驱不走她内心的烦闷。

    半个月了,她一直待在宫中,闷得都快发霉了,可父皇母后又不让她出宫玩,哪怕回去舅舅家,找表姐玩也是好的啊。

    “公主,您都弹了这么久了,停下来休息一会吧”,夏涵见她家公主一直不停的弹琴,心疼的劝道。

    她知道公主因为不能出宫玩而心中烦闷,但皇上和娘娘不允许,她们也没办法啊。

    最近北齐质子来朝,外面指不定多乱,皇上和娘娘担忧公主安危,不让她出去,也是有道理的。

    “夏涵,你和夏薇去帮本公主做一件事……”,昌平像是蓦的想到了什么,突然抬头看向一旁的夏涵,满脸笑意的盯着她,一双晶亮的星眸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完了,夏涵知道她家公主怕是又有什么坏主意了。

    半个时辰后

    “小盛子,我的衣服怎么不见了,昨天睡前我把它放在床边的啊”,映月阁的一个小太监疑惑的问着另一个太监,实在想不明衣服怎么不翼而飞了。

    与此同时,宫门口正上演着这样一幕。

    “什么人,有出宫令牌吗?”守门将士看着眼前的两人,一个太监和一个身材矮小的宫女。

    “这位大哥,我是公主殿下身边的小盛子。最近公主殿下都未出宫,实在是闷坏了,特让我们去为她寻些宫外的玩意,以打发时间,您可否通融通融。”

    然后他从衣袖里摸出一个鼓鼓的钱袋,递到了那个士兵手里。

    “好吧,你们快去快回”,掂了掂手里的钱袋,他立马换上了一副友好的嘴脸。

    宫外和风轻抚,天也是湛蓝湛蓝的。

    “终于出来了,哈哈,本公主一定要好好玩玩”。

    慕落歆乐的眉开眼笑,蓦的转身朝夏涵说道,“夏涵,我们先去成衣铺子做两套衣服,走喽,哈哈”。

    半个时辰后,两个翩翩少年就这样出现在了大街上。

    “公主……”,夏涵正想问慕落歆要去哪里,就被一只小手捂住了嘴。

    “夏涵,要叫公子”,慕落歆急切的说道,她此次可是偷偷溜出来的,这种事怎么能随便说出来呢。

    “公……公子,我们现在去哪啊,”夏涵感到一阵不适应,她何尝干过这种事,以前就是陪公主回云府,那也是光明正大的啊。

    “你过来,我告诉你……”,慕落歆见夏涵凑了过来,便对着她一阵耳语,说罢才见对方正一脸呆怔的看着她。

    “夏涵,想什么呢,走啦”,慕落歆一拍夏薇的肩膀,即刻转身大步流星的向城外走去。

    “公子,您等等我啊”,夏涵赶紧快步追了上去,还犹自不能回神。公主刚刚告诉她,说是要去城外的枯木林找药材。

    皇后娘娘当年生公主时伤了身子,留下了病根,一直也不见好,公主一直都很内疚,所以偷偷拜了太医令张太医为师,潜心钻研医术,想要治好娘娘的顽疾。

    前几日公主和张太医闭门畅谈了许久,她只听到张太医提到什么枯木林,公主怕是那时就动了出来寻药的念头了吧。

    枯木林离上京城还是有一段很远的距离,那里长年瘴气弥漫,树木衰颓,林中更是布满了灌木,因此得名枯木林。

    里面阴气极重,所以极少有人会去那里,但也因此,许多珍惜药材都长在此处,也成了医者常常关顾之地。

    慕落歆快步朝林子深处走去,她要赶紧找到药材,快些离开此地。这里阴森森的,让人一阵恐惧。

    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一个孩子,又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

    就算平素里胆子再大,此刻也还是害怕不已。

    “啊……”她蓦的叫出了声,因为她好像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东西,更是让她毛骨悚然。

    她慢慢的向下望去,看向脚下,才发现居然是一个少年躺在那里。

    少年只着一身素白寝衣,全身沾满了杂草和泥土,一支箭矢横插在肩头,还渊渊的向外冒着黑血。他一头黑发毫无束缚的倾泻下来,遮挡了他的大半张脸。整个人看起来诡异又狼狈。

    “公子,怎么了?”见慕落歆突然停下来,夏涵赶紧跑了过来。

    “啊!公……公子,他……他是谁啊?”夏涵虽说年长慕落歆几岁,但一直跟着公主待在宫中,哪见过这种场景啊,见状也是恐惧不已。

    “夏涵,要不我们救救他吧,他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若再不救治,他就要死了”。

    慕落歆缓缓蹲下身探了下少年的呼吸,又为他号了脉,发现他不仅受了极重的外伤,体内还交杂了两种毒素,一种慢性毒已经存在许久,但最要紧的是箭上那种毒,发作极快,已经开始侵入他的五脏六腑,若是再拖下去,怕是他就要毒发身亡了。

    “公主,他伤的如此重,你能救得了他吗,而且他这一看就是遭歹人所害,这里极不安全,奴婢担心您的安危”,夏涵犹豫的说道。

    她也不忍看这个少年就此死掉,可她更担心公主的安危啊。

    “夏涵,师傅说过,医者不能见死不救,我一定要救他。快过来帮我把他抬到那边隐蔽的地方去”。

    夏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家公主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善良了。生在皇家,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谁叫西楚情况特殊呢。

    两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少年挪到了一块大石后面。慕落歆赶紧蹲下为他诊脉,又撕下一截衣袖按住少年的伤口,蓦的一把拔出了寒气森森的断箭。

    抬头便对上了一双深邃如墨的凌厉黑眸。

    “你醒了,弄疼你了吗,我尽量轻点。夏……,你快去找点止血草来,就在我们刚刚过来的方向有”。

    慕落歆转身对着夏涵说道,她怎么有一种做了坏事被抓个现行的错觉啊。

    “可是……”,夏涵实在不放心把慕落歆一个人留在这里,刚刚那个少年的眼神好可怕,他不会对公主不利吧。

    “别可是了,快去”慕落歆有些无奈,她看起来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吗。

    见夏涵终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她转身看向眼前的少年。

    “你的身子实在是太过虚弱了,此毒又如此厉害,根本无法撑到以药物治疗,那就只能……你忍着,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说罢就要俯身,却突然被一只大手拦住了。

    她疑惑的抬头看向少年,只见对方正冷冰冰看着她,“不用了”。

    “为什么,此毒再不处理,你就会毒发身亡的。你放心,我体质特殊,没那么容易中毒”,慕落歆落落大方的冲他一笑,虽是一袭男装,但那倾城国色依然显露无疑。

    萧君瑜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身着男装的女孩。

    自他出身起,从来没有人在意过他的生死,而这个萍水相逢的女孩却愿意为他吸毒,让他心酸莫名。

    “我已经命不久矣,你不用再废功夫了”,他淡淡的说道,话语中透着一抹看透人世的悲凉。

    慕落歆突然有些心疼,不知道这个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会让他如此消极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