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误会重重-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01章 误会重重

    云府众人见状,都有些惊惶。

    “我云家没做过,这一切都是有人栽赃陷害,皇上是明君,他一定会明察秋毫的”,云致远语调沉沉,他就是死,也不能让云家背上这个大逆不道的罪名。

    可是刘泰是铁了心要多付云家,又岂会听他所言。

    现在他只需要等着太后的懿旨,只要懿旨一到,他便可以动手了,云家也该在西楚消失了。

    半晌,没等来懿旨,却等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哈哈,刘将军说得好”,乔采钰和刘诗琳并肩而入,缓缓向云府众人走去。

    脚步踩在地上,发出阵阵令人心惊胆寒的轻响。

    两人都是衣着一袭正红宫装,环佩叮当,徐徐而来,尽显妖娆妩媚之色,不可方物。

    可是那两张绝美的面庞上所展露出的阴冷却完全破坏了那份美感,如地狱修罗一般,轻蔑的盯着他们,好像这些人在她们眼里就如同粘板上的鱼肉一般,任人宰割,毫无反抗之力。

    这一刻,暗云翻涌,在场之人无不震惊不已。

    不是因为那位淑妃娘娘,而是她身边之人。他们都认得,那个女子是谁。

    乔采钰,乔家的千金,那个享有京都城第一美女之名的女子,更是云洛安未出阁时的闺中密友。

    “刘将军,久违了,您今日替西楚铲除叛贼,真是大楚的忠臣啊!”看着一旁目瞪口呆的刘泰,乔采钰悠然启唇。

    这位刘将军怕是还以为那封叛国的书信是仿造的呢?此时见到她这个南越妃子,岂会不惊讶呢?

    “你是采钰?”他颤声言道,心中的震惊难以言喻。

    她不是身在南越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转头看向站在乔采钰身边的刘诗琳,待看清她悠然自得的神色时,他蓦地明白过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女子策划的,他就说嘛,自己的女儿他最了解,岂能有这份脑子。

    “刘将军好记性!”妩媚一笑,她毫不吝啬赞叹道。

    要说这刘家,其实一直与他们乔家过往甚密,只是高座上的那位不知道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敢贸然出现在敌国,她自信乔家的根基在西楚一天,那么刘家便不敢动她。皇帝已经视刘家为眼中钉了,这个时候,他们又岂会再给自己竖敌呢?

    “爹爹,乔姐姐听说了云家谋反一事,此次是回来了结与云家人恩怨的”,表面的平静下早已是一片暗潮翻涌,刘诗琳几步上前,对刘泰说道。

    她只要云洛安死,云家覆灭,至于谁来做这件事,她并不在意,看在乔采钰帮了她大忙的份上,将处置云家的机会让给她又如何?

    “是吗!既然如此,本将军乐意将给采钰这个薄面”,朗笑几声,刘泰凝睇着女子暗沉的眸子,语气幽幽。

    微勾起唇角,微风扬起她的纤长飘逸的秀发,乔采钰冲刘泰微一福身:“那就多谢刘将军了,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我父亲定会鼎力相助的。”

    他们悠然自若的交谈着,毫不在意在场众人想法,也没注意到对面那个一袭云萝锦衣的女子骤变的神色。

    居然是她,没想到是她,怎么会是她,此时此刻,云洛安禁不住浑身一颤,险些跌倒在地,因为对面的那张笑靥阴冷的面孔实在是太过熟悉。

    而她,虽然早有猜测,可依然不希望那一切都是真的。但现在,既然她亲在来了,还有什么是不清楚的呢。

    她一直奇怪,若不是真凭实据,他们又岂敢随意诬陷当朝重臣。所以,那件龙袍和书信都是真的,这便是他们有恃无恐的原因。

    若是只有龙袍,那根本不能证明什么,因为仿制一件龙袍并不困难。可是南越皇帝的亲笔书信,这是绝对做不了假的。

    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刘家串通了南越人,而且那个人还是越帝身边亲近的人。

    可是她一直不愿往那个方向去想,不想承认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好友做的。

    可是现实却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让她犹自难以回神。

    有什么比这还悲哀的呢?自己真心对待的朋友,她居然要覆灭云家满门。

    “采钰,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心中如针扎刀刺一般的痛,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令她喘不过气来。

    听到她的话,乔采钰身姿妖娆的走向她,掩唇一笑,好不妩媚:“为什么?云洛安,你怎么问得出口啊。”

    她不停的笑着,握紧了掩在袍袖下的双手。

    到了这个时候,她居然还问她为什么?这不是很可笑吗。

    当年她丝毫不顾姐妹情谊,抢了属于她的爱人不说,还怂恿慕夜宸将她送去南越和亲,自此深宫倾轧,谍影重重。

    她于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然后每天独自望月,自斟自酌,忍受着心底深深地悲痛和绝望,在那个感觉不到丝毫温暖的地方,耗尽一生。

    而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可是她现在居然还来问她为什么?

    “你心里不清楚吗?”

    “什么?”她没头没脑的话让云洛安感到莫名,有些不解其意。

    “云洛安,你还真是会装啊,当年你就是用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骗得夜宸对你倾心相待的吧!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当一个戏子呢?”

    到了现在这种境地,她居然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真是可恶。

    “你说什么”怎见得自己的妹妹被人如此侮辱,云致远沉声说道,似是想要吃人一般。

    安儿是他们云家的公主,从到大都被他们视若珍宝,即使嫁了人,那也是西楚最尊贵的皇后,怎么能让人这样羞辱。

    “哥哥!”出言阻止,云洛安语气哽咽。

    她们之间的事,她想自己解决。现在他们就如待宰的羔羊,她不想连累他。

    “采钰,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始终想不通,待字闺中之时,她们是那般要好的两个人,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冷冷一笑,乔采钰一步步逼近她,带着冷厉的煞气。

    “既然你不承认,那我就告诉你。当年是你,是你抢了属于我的感情,是你让慕夜宸送我去和亲,是你毁了我一辈子的幸福!”冲着她大吼出声,心中浓浓的怨恨难以宣泄。

    她一直以为这个与她性情相投的女子,她们会是一辈子的知己好友,可是没想到,她居然那样对她,让她怎么能不恨呢?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