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逃出重围-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04章 逃出重围

    就是这张脸,她就是靠着这张脸迷惑男人的,那她今日就亲手毁了这张脸。

    刀刀狠厉,落在那张淡雅出尘,风华绝世的面庞上。

    道道血痕交错在云洛安脸上,鲜血溢满了整张脸,显得她越发狼狈不堪,血腥可怖。

    见她依旧没有一点反应,乔采钰有些恼羞成怒,仿佛不管她怎么做,她在她面前就如同一个跳梁丑一般。

    突然想到什么,她妩媚一笑,冷讽道:“放心,你死了之后,我会让你的宝贝女儿来陪你的”,对着她耳语一番,终于看到了她惊惶的模样。

    这一刻她也下定了决心,既然她和那个男人都那么在意他们的宝贝女儿,那她就偏要杀了那丫头。

    “呜呜”,云洛安感觉到身上传来的撕裂般的痛楚,却依然不及心里的浓浓担忧,可是她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昌平,她的昌平,她怎么忘了,昌平和冰颖还没有离开,她怎么能让她们看到这一切,这对她们来说实在太残忍了。

    她了解这两个孩子,在她们看到了这些之后,还怎么可能如她所愿的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而且,她们现在没办法使用武艺,如果被乔采钰发现了,那她们就危险了。现在只希望,她们能记得她的话,懂得忍耐吧。

    这一幕幕映入慕落歆眼底,她将手死死的扣在地面上,任尖利的碎石划破她的手,却仿佛感觉不到痛般。

    因为心底那股浓烈的痛楚已经让她窒息的喘不过气来,天塌地陷般的感觉萦绕在她心头。

    那是她的母后,到现在,她还在为她们担忧,可是她却苟且偷生的躲在这里,为人子女,她这是不忠不孝。

    “乔姐姐,你快些解决了她吧,不然太后娘娘怕是要到了”,一个暗卫从门外快步走进来,对着刘诗琳耳语一番,随即便退下了。

    他说,太后已经快要到城外了。

    这里的一切绝不能让太后看到,否则,他们与敌国妃子在一起,到时候,他们刘家就无法解释了。

    乔采钰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冲她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一众侍卫一挥手,云洛安就这样死在了凌厉的刀剑下。

    她身体缓缓倒下的那一刻,眼睛一直看着假山的方向,虽然只是两个血洞而已。

    她到死,都还在顾虑她们的安危。

    慕落歆看懂了她的心思,努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缓缓闭上了沉痛的双眼。

    她不能冲动,不能让母后走的不安心,她要活着,活着替他们报仇雪恨,她不能冲动。

    两双恨意深浓的星眸,再不复昔日的清澈晶莹,有的只是毁天灭地的仇恨和戾气,伴着漫天降落的盈盈雨滴,仿佛天地都在嘤嘤哭泣。

    云冰颖和慕落歆紧紧的握着彼此的双手,不断的收紧……

    母后,孩儿一定会活着离开,但是请原谅女儿,在经历了今日的一切之后,我不可能再如你所说,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了。

    从此刻开始,报仇,便是我此生唯一要做的一件事。

    天边依然雷声滚滚,暴雨倾盆,仇恨的种子就这样在两人心里种下。

    爹,娘,祖父,云家的上百口性命,我云冰颖在此起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来人,给我搜,将慕落歆给我找出来!”刘诗琳突然出声,沉声命令道。

    她绝不能让那丫头活下来,斩草除根,她要彻底绝了这个麻烦。

    “是!”几道声音应了,随即冲进了房内,开始搜查慕落歆的下落,他们都清楚,必须在太后来之前找到她。

    就算太后会下旨处置云家,可是昌平公主毕竟是她的亲孙女,她再怎么样也不会对她下手。

    可是留下她,对刘家来说,便是一个心腹大患。

    这位公主一向嫉恶如仇,云家惨遭灭门,她又岂会置之不理。

    片刻后,大批士兵从室内出来,禀报道:“启禀娘娘,都找遍了,没有!”

    “难道她已经逃走了?我们计划周全,他们不可能会提前知道,难道是出了内奸?”刘诗琳疑惑道。

    “妹妹,还不派人去追,只怕她们就跑远了”,适时提醒道,乔采钰倒是颇显悠闲,她自有办法让那丫头现身。

    不知不觉中,雨了些,但依然沁凉冰寒,打在身上彻骨的冷。

    看着她对自己眨眼睛,刘诗琳瞬间明白过来,冲一旁的人说道:“给我放火烧了云府,然后即刻出城去追。”

    言罢,率先转身走了出去。

    她知道,那个锦绣乾坤的女子已经有计策了。

    “是!”几人听命行事,很快便见熊熊大火自室内燃烧起来,一股浓烟冲天而起,弥漫在整座云府,似是在与天边淅淅沥沥的雨抗衡。

    他们还真是“聪明”,刚下过雨,要想使湿漉漉的府邸燃烧起来,从室内点火是最好的选择。

    云府以最优良的檀木建造,奢侈华丽,百年不腐,但却极为干燥易燃,这也为他们的恶行创造了条件。

    很快,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空荡荡的庭院里,只剩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横陈,那里面有她们所有的亲人。

    云冰颖和慕落歆颤颤巍巍的互相搀扶着从假山后走了出来,一步一步,走的艰难无比,直到在尸体前停下。

    抱着如同血人的女子,慕落歆心如刀绞,那个会教她礼义廉耻,琴棋书画,会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蛋打趣她的母后,她死了,她再也见不到她了。

    “昌平,我们走!”云冰颖何尝不是心如刀割般的难受,这里躺着的也是她最爱的亲人,可是现在他们已经死了。

    她能做的,唯有保住性命,为他们报仇。

    “表姐,表姐……”,一把扑到云冰颖的怀里,慕落歆再也忍不住满心的痛楚。

    她好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最悲哀的是,她连哭都不能哭,因为那些坏人还没走远,一旦哭出声,她们就可能暴露,丢了性命。

    夏薇静静的站在一边,今日发生的一切连她都难以忍受,更何况是公主呢?

    她那般在乎亲情的一个人,要她一夜间面对失去所有的痛苦,她怎么可能做得到。而这一切,都是她的亲妹妹,是夏涵造成的。

    她知道,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刘家根本不敢对云家下手,就是顾忌皇上,他们也不敢。

    浓浓的愧疚袭上心头,夏薇突然觉得自己没脸面对慕落歆了。

    “我们走!”云冰颖沉声道。再不能耽搁了,否则一旦城门被封,她们就走不了了。

    深深地再看了院内一眼,她猛然转身,不再回头。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