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断崖深恨-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07章 断崖深恨

    望了望漆黑的夜幕,只盼上天眷顾,不要让那个美好的人儿出事吧!或许有一天,她们还会在某一个地方相遇。

    一路冒雨前行,慕落歆每一步都走的的艰难无比,湿漉漉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带来刺骨的冷意。

    可是她不能停下,心里蕴着唯一一个念头。

    她跑的越远,便可以将敌人引的越远,表姐她们也就越安全,所以她必须一直跑,一直跑,不能停下来。

    眼前漆黑一片,只有呼啸而过的寒风,断崖,那处断崖已经近在咫尺。

    不得不停下脚步,慕落歆缓缓转头。

    身后风声阵阵,夹杂着人群嘈杂的喊声传来,间或听到哒哒的马蹄声愈渐逼近,她清楚的知道,今日恐怕就是她的大限了。

    老天还真是眷顾她啊,一日之内,她失去了一切,包括她自己的性命。

    最有趣的是,她的葬身之地竟然是这处断崖。

    她跌跌撞撞一路奔逃,竟然跑到了这个地方。

    往昔的记忆翩然而至,她恍然记起,就是在这里,她鼓起勇气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对他诉说自己的满腔情意。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星眸粲然,瞬间绽亮,脸上浮现一抹怀恋的痴意。

    那一天,她喜欢了三年的人,他对她说着最动人的情话。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说:“非卿不娶,相约白首。”

    那一切仿若还在眼前,在这一刻越发清晰的出现在她脑海里。

    红艳似火的朱丹花如同翻滚的海浪袭来,染红了她的双眼,更占满了她的心。

    那一天,是她此生最快乐的一日。这处断崖,是他们定情的地方。这里有着那么多快乐的回忆,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心底突然传来阵阵刺痛,慕落歆缓缓的抚上了心口。

    今日她就要葬身于此吗?死在这个带给她快乐,许给她幸福的地方。

    老天还真是残忍,她喜欢的一切都被他毁掉,不管是人还是物。她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或许她本就是一个不详之人,她身边的人都会遭遇不幸。

    罢了,今日一过,一切便都结束了吧!

    淅淅沥沥的漫天雨幕里,她分不清脸上的温热是雨水还是什么,只是双眼干涩的发疼,心底是浓烈的绝望。

    母后,您还在看着我吗?

    我知道您的期许,可是儿臣终究是要辜负您的期待了。

    事到如今,后有追兵,前是断崖,老天已经绝了她的退路,断了她的希望。

    很快,刘泰便带着人追了上来,一阵脚步声渐渐消逝,他骑着马稳稳的停在了不远处。而他的身边则是穿着黑色斗篷的乔采钰和刘诗琳。

    他们笑的阴狠无比,与在云府内时如出一辙,就是这样的几张脸毁了她的家,害了她所有的亲人。

    握紧了拳头,慕落歆恨意深浓,醍醐灌顶一般重重的压在心头,仇恨在心底不断的叫嚣着,如一头发狂的雄狮,想要毁灭一切来祭奠心里的深深恨意。

    一片血色弥漫在眼前,为她的眸子染上一片猩红。

    母后死的那般凄惨,此刻,那一幕幕不断的交织在眼前,鲜血喷涌,刀光剑影,夹杂着众人的哀嚎阵阵,混着倾洒而下的滔天大雨,将她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她从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上,会有那样阴险毒辣的人,颠覆了她所有的认知。

    现在她才明白,过去一直生活在亲人的百般呵护下,她有多么的幸福。可是她身在福中不知福,总想着出宫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现在她终于看到了,却是那般的不堪和绝望。

    “刘将军,我是西楚的昌平公主,父皇的掌上明珠,你敢对我下手”强自撑起一股精神,慕落歆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凌厉的凤眸如刀子一般射向端坐于马上的三人,言语间气势如虹,震人心魄。

    这位公主不过年纪,竟有如此气势,好似掌握天下的王者一般,明明她身量那么矮,而他们虽高居于马上,可是他们却不由得产生一种怯意。

    真是不简单,今日若是不除掉她,只怕将来终成大患,三人如是想到。

    “哼!昌平公主,且不说皇上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他又能奈我刘家如何啊?更何况,我们可是尊太后娘娘的懿旨行事”,刘泰哈哈一笑,毫不客气道。

    如今,除掉了云家,他们刘家便是一家独大了。以他现在在朝中的势力,加上太后的关系,就是皇帝知道了这一切,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你……”

    慕落歆有些气结,因为她知道,他说的都是事实,以前尚且还有云家牵制刘氏,可现在,云府一倒,他们刘家便是权倾朝野了。

    就是父皇也不能对他如何。

    母后或许是早就看清了这一切,所以才叫她远远的离开,再也不要回来的吧。

    因为她是认为父皇已经保护不了他们了。

    如此的用心良苦,处处为她考虑周全,她的母后,永远都是将她放在第一位。

    “好了,不用跟她废话了,直接杀了吧”,一倒阴冷骇人的嗓音随风入耳,飘得很远很远。

    就是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就是她害了母后,那般残忍的折磨她,至死方休。

    “你是谁我们西楚的事何时轮到一个外人来指三道四?”语声沉沉,带着一股浓浓的威压袭向在场所有人。

    “哼,我是什么人,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乔采钰抚了抚耳边鬓发,显得悠然自得,十分惬意,毫不在意的轻笑出声。

    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慕落歆一怔。

    她确实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连同那段不堪的往事,她都听的一清二楚。

    在这件事里,母后并没有做错什么,甚至一直想要成全她的幸福,可是她却如此不可理喻。即使知道了真相,她还是对云家下了手。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可怜又可悲”,她突然觉得她很可怜,不只是她,还有那个独守空闺十几年的淑妃娘娘。

    “你笑什么”这个丫头给她的感觉太过深不可测,比她的母亲还要难对付。

    “乔家姐,刘淑妃,你们用尽手段争了一辈子,也争不过我母后,即使她已经死了,你们也比不过一个死人”,看着她们愈发难看的脸色,慕落歆蓦然释然笑了。

    “来人,给我杀了她!”刘诗琳率先忍不住了,恼羞成怒的下了命令。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