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被逼坠崖-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08章 被逼坠崖

    慕落歆的这番话无疑踩到了她的痛脚,被一个丫头如此奚落,让她情何以堪。

    “怎么这么快就忍受不了了?放心,不用你们亲自动手,我自己来”,说罢,深深地看了几人一眼,缓缓转身……

    “乔采钰,刘诗琳,我慕落歆今日对天起誓,就是化作厉鬼,也要你们永世不得安宁,你们等着!”丢下这恨意深深的一番话,慕落歆决绝的一跃而下……

    几人快速围了上去,却只见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了。

    没有想到,那个少女竟然如此决绝,宁死不屈,令在场之人无不震撼。

    可是更惊人的是她的那番话,带着浓浓的恨意和诅咒如一颗巨石压向他们。

    几乎让人难以想象,这番话会是从一个丫头口里说出来的,那毁天灭地的恨意就如一根尖利的银针,深深扎在每一个人身上,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搅得他们不得安宁。

    “走吧!”刘泰见事情已经办完,沉声的下了命令。

    这位公主从出生起便被冠上了西楚福星的名号,万千宠爱加身,可却没想到会落得这样悲惨的结果。

    今日,在西楚屹立百年的云府倒了,如一阵清风般,雁过无痕,留下的只是千载骂名,万世遗恨罢了。

    解决了自己的敌人,他本该高兴才是,可不知为什么,心里丝毫快意也无,有的只是无限的感慨和叹息,甚至是悲凉。

    一行人就这样快速的撤退,每人神色各异,有人欢喜有人愁。

    毕竟,他们昧着良心做了一件不能见人的事,云家几代忠良,为西楚江山做出了无法估量的贡献,对百姓更是福泽深厚。

    可是也只能叹息罢了,在这个世道,当权者手持权柄,可以草菅人命,而他们要想保命,就只能听命行事,即使不是出自他们的意愿。

    寒风凛冽刺骨沁凉,灌入湿透的衣衫里,冷的血液都冻结了,可是神思却越发清明。

    慕落歆静静的看着墨色染就的黯淡夜空,纠痛的心中澎湃着一抹浓烈的恨意,她恨,恨那些没有人性的人,更恨这个人性泯灭的世道。

    为什么好人注定要遭受磨难,而那些坏人却可以肆无忌惮的屠造杀孽。

    不是说人在做,天在看吗?为什么老天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那些满身罪孽的人逍遥自在

    她好恨,可是却再也没有机会去报仇了。

    这样,她有何面目去见她的亲人们,他们拼死护她周全,可她却什么都不能为他们去做。

    现在只盼表姐和皇兄能够好好的活着。

    他们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留恋了。

    不,还有一个人……

    想起那个身影,慕落歆握紧了粉拳,眼里的晶莹止不住的簌簌滚落。

    那个她喜欢了三年的人,那个与她定下白首之约,山盟海誓,那个有着清风朗月般笑颜的少年。

    过往的点点滴滴不断在脑海里涌现,快乐的,悲伤的,无奈的,她突然奇异的发现,她的生命里竟然已经布满了他的身影,如影随形。

    还记得那一天,大片大片的朱丹花海,天空是宝石般的湛蓝,红花绿草,微风习习,美好的令人窒息。

    他们琴箫相合,舞曲相依……

    冷风瑟瑟的断崖边,只是深不见底的深渊,绝望是因为他的拒绝,而幸福却是为他最终的坦诚。

    他说:非卿不娶。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那一天,她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劳劳送客亭,春风妩媚,艳阳灿烂,他们依依话别,相约来日。

    永远都记得,他说他一定会活着回来,他说,他日,一定十里红妆,万里锦宏来迎娶她,他说,他要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

    天知道那一刻,她的心里有多么的感动。好像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会为她顶着,不让她伤到一分一毫。

    可是,现在天真的塌下来了,他却没有出现来保护她。

    其实她一直都着北齐的动向,她知道,他已经顺利登基为王,甚至还派了兵马去支援西楚。

    她满心欢喜的等着他来找她,可是,他却没有来……

    他现在一定忙着整顿朝纲,所以分不开身吧,这是他的选择,在江山和她之间做出的选择。

    她不怪他,却也无法原谅他。

    或许在男人的眼里,永远都是江山重过美人的。所谓的爱美人不爱江山本就是一句误导世人的话。

    至少她所见过的男人,都是这样的。

    父皇再爱母后,还是一样夺了云家的兵权,以防云家会对他的江山产生威胁,也是因为这样,才有了今日的悲剧。

    不然,刘泰又岂敢对云府下手。

    君瑜哥哥为了北齐江山,再次做出了同样的抉择,她不是猜不到,只是心里还存着丝丝侥幸……

    直到这一刻,她不得不认清现实了。人心如此,不是她能够改变的。

    罢了,就让那一切如烟散去吧!

    母后,昌平这就来见您了。

    她恍惚间好似看见那个风华绝世的女子,她正一脸慈爱的看着她,微微笑着,对她招着手。

    如以往的每一次,不管她做错了什么,她总是这样微笑着看着她,用和风般轻柔的柔夷抚摸她的脑袋。

    祖父,舅舅,舅母……

    他们所有人都在等着她,一如既往地宠溺她。

    缓缓闭上了双眼,一滴玉珠般莹润的泪水滑出眼角,落在冰冷刺骨的湖面上,很快融合进了水里。

    当冰凉的湖水漫过身体的那一刻,慕落歆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太冷了,真的太冷了,刺骨的冰寒冻僵了她全身的血液,更冰封了她的心。

    一切都要结束了吧,她淡淡的笑了,清雪般眸子只余一片黯淡……

    她从没有感到如此的平静,心如止水,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满心的绝望,当痛苦超过了一定的限度,心就死了,反而不会再痛了。

    别了,表姐,皇兄,还有君瑜哥哥……

    一次浓浓的撞击之后,鲜血染红了湖水,慕落歆只觉后脑一痛,便没了知觉。

    “昌平……”

    “公主……”

    冷风扬起两人发丝飞舞交缠,云冰颖和夏薇跪伏在地,望着漆黑不见底的断崖,撕心裂肺而又绝望的悲声痛苦着。

    她们一直躲在杂草后,目睹了刚刚发生的一切,眼睁睁的看着她们珍之重之的亲人跳下悬崖……

    “啊……”,痛苦的嘶吼一声,云冰颖心如死灰。

    她知道,至此刻起,自己这一辈子都结束了,不会再有任何的快乐,只剩满心的仇恨。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