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泪落成殇-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10章 泪落成殇

    “姐,您真的不去看看吗?”夏薇站在云冰颖的身后,眼见着她决绝的转身离去,心中不忍。

    太子殿下看起来是那般的悲痛,她就忍心不去见他,抛下他离开吗?

    之前她们都不知道,两人原来早已经爱慕彼此了,只是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后来知道了,也没有人觉得惊奇,仿佛他们本就该是一对。

    他们是那么的般配,好似金童玉女,本以为他们会成为这世间最幸福的男女,可谁曾想到……

    看着眼前的人儿,她知道,她已经陷入了仇恨的深渊,再也走不出来了。她根本不可能放的下云家的大仇,去与太子殿下双宿双栖。

    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不断的折磨好人,而让坏人逍遥于世。

    云冰颖闻言一顿,握紧了纤白的柔夷,心中撕裂般的痛着。

    看着他那般的痛苦,她心里何尝好过,她多想冲上去抱着他,告诉他,她还活着,他还有亲人活着。

    可是她不能,他若是问起云家发生的事,她该如何回答他。

    难道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刘家联合南越做的吗?

    刘家既然敢做,那自然不会留下把柄,更何况他们背后有那么强大的势力,还有太后的支持。

    乔家势力也是根深蒂固,乔采钰还是南越皇帝的爱妃。

    还有他的父皇,要不是他顾忌云家的势力,收了父亲手中的兵权,这一切或许便不会发生。

    这一切的一切,她要如何告诉他,就算他知道了,以他的性格,他一定会贸然去报仇。

    且不说他斗不过那些人,就算他斗得过,能够报了仇,到最后,也不过是多一个人痛苦罢了。

    她宁愿支撑他的是云家惨案的一团迷雾,也不愿他被仇恨迷蒙了双眼。

    云家的仇恨便让她一个人来承受吧!

    他们此生注定是有缘无分,唯盼来生再相逢,只希望下一世,她能够好好的弥补他。

    “我们走吧!”闭了闭眼,内心挣扎纠缠片刻,最后,眼底只余一片清明,她已经有了决定。

    与其两个人痛苦,不如放手,或许他还会活的好一点。

    这一刻,她埋葬了所有的感情,也埋葬了所有的良知,从此以后,就只是一个被仇恨操控的木偶。

    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一刻,慕少陵也深深埋葬了自己的心,因为他失去的一切,已经超越了他可以承受的。

    她也不知道,这件事的疑点太多,即使她不说,慕少陵还是很快便查出了这一切。

    他虽然不知道这些是谁做的,但是他隐隐猜得到。

    南越为什么拖着他们打了半个月的仗便匆匆撤兵,还有远在城外的太后为什么突然回宫。

    这一次,他们带走了大部分的兵马,包括云家的府兵,这时候有能力一举除掉云家的,就只有刘家。

    蓦地想明白了这一切,他心中悔恨交加。

    他应该阻止父皇的,他收了云家的兵权,间接导致了这番悲剧。他也不该离开的,起码可以和他的亲人在一起共患难。他应该带上昌平一起去边界的,如此她便不会有事。他应该早些察觉南越的阴谋,早些告诉父皇,早些回来的。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金璧辉煌的皇宫沉浸在暖洋洋的阳光里,折射出一片耀眼的金辉。

    慕夜宸匆匆回了宫,直奔德安宫而去。

    这里是太后的寝宫。

    看着眼前的宫殿,慕夜宸突然犹豫了。

    “德安宫”三个大字,笔走龙蛇,气势如虹,取福寿安康之意。

    这是他亲自取名,亲笔题写的。

    那个女人一生为他受了太多的苦楚,他一直觉得对她亏欠太多,所以特意建了这所宫殿,想要让她安度晚年。

    可是她不愿意住在里面,宁愿选择待在佛寺,他为此想了不少的办法,也无法让她回心转意。

    现在她终于回来了,他本该高兴的,可是此刻,他却害怕了,害怕云家的一切有她的参与。

    个中一切,慕少陵猜得到,他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呢?

    若那一切都是真的,到那时,他又该如何面对这个生养了他的母后

    安儿,我该怎么办?

    他第一次感到如此的迷茫无措。

    定了定心,深呼出一口气,他大步走了进去……

    “皇儿,你来了!”一道软软的,蕴着丝丝温柔的嗓音传来。

    慕夜宸闻言一怔,脚步不停,快步走了进去。

    只见那个熟悉的女人,着一湘红色大红妆霏缎宫袍,缀琉璃珠的袍脚软软坠地,摩挲有声,红袍上绣大朵大朵金红色牡丹,细细银线勾出精致轮廓,雍荣华贵,却也将那保养的极窈窕的身段隐隐显露出来,白皙胜雪的皮肤衬托的吹弹可破。

    这便是西楚的太后娘娘,慕夜宸的生身母亲。

    她绝美的脸庞映在铜镜中,并没有多少老去的迹象,仍然十足的美丽。

    看着她悠然的神色,慕夜宸眼里闪过一丝痛色,随即上前一步道:“母后,云家的事……”

    一字一句,他说的艰难无比,一日之内,他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妻女,而凶手却有他的母后,面对这一切,他情何以堪呢!

    “是我下令斩杀的,你好好看看这些东西吧!”刘太后一改方才的语气,冷冷说道,随即一把将从云家搜出来的证据扔到了他面前。

    这就是她的好儿子,他不先去查清楚情况,就来质问她,她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她就不相信,她生的儿子,还会为了云家杀了她不成。

    “这……”,捡起那些东西,慕夜宸快速的看着,却在看到夜天行的落款时,脚下不稳,差点跌倒在地。

    他此刻突然不敢确定了。南越突然撤退,是因为陷害云家成功的功成身退,还是与他们联合的云家造反不成,所以败兴而归。

    还有,南越怎么会那般清楚西楚的情况,他刚派人去北齐,南越就趁机来犯了,这只能说明西楚出了内奸。

    他不禁为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那件事他并没有告诉别人,就只有安儿和他的一双儿女知道,难道是她吗?

    怎么可能,安儿没有理由要那么做,一定不会是那样的。

    缓缓咽下这番苦痛,慕夜宸再次看向眼前衣着华贵的女人,语气艰难无比:“那安儿呢?昌平呢?她们总没有什么错吧!她们也是你的儿媳和孙女!”

    稚子何辜,昌平又犯了什么错

    说她焚火自杀,他是绝对不信的。那孩子是那般的顽强,即使云家出了事,她也一定不会轻生的。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