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为他吸毒-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1章 为他吸毒

    她虽从小生在皇家,但却拥有一个团圆美好家。

    有爱她的父皇,疼她的母后,宠她的皇兄,还有夏薇夏涵两个好姐妹,她一直活的不知忧愁,也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

    难道她错了吗。

    这个世界还有许多她没见过的黑暗,只是她幸运的没见过而已。

    “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蝼蚁尚且偷生,你又怎能随意轻贱了自己的姓命”。

    慕落歆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心中突然很不是滋味,这是需要怎样的绝望,才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救你,只是因为我想救而已。身为医者,我就不能见死不救,你领不领情是你的事。”

    慕落歆有些赌气的说着,面对眼前的少年,她竟然感到这么无力,这还真是她生命中的头一遭。

    萧君瑜突然有些怔住,看着女孩微红的小脸,想着她的话,陷入一片静默。

    蝼蚁尚且偷生,那是因为它们还有希望,可他有什么,没人在意,没人关心,他就是多余的,他就不应该来到这个荒凉的人世。

    “你走,你走……”,他突然冲着慕落歆大吼道。

    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死活,甚至那个和他血脉相连的男人都想要他死。难怪薛浩一路都对他不闻不问,他怕是早得了那个男人的指令吧,可最后他又为什么要救他呢。

    这也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若是此次他死在西楚境内,那个男人便可以趁机对付西楚,那么岂止是讲和,还可以让北齐获得更多的好处吧。

    虽说早已经绝望,可是此刻蓦的想通了这些,他还是心痛不已。被最亲的人抛弃,他怕是这个世上最可悲的人了吧。

    “哈哈,你走啊,既然你们都想我死,那我便如了你们的愿。哈哈……我本就不该存在,没人会在意的,没人会在意……”

    慕落歆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少年周身弥漫着浓浓的悲伤,那么的让人绝望,让人几欲落泪。

    “够了!男儿生于世,就当顶天立地,武可征战沙场,文可入仕报国,遇到一点挫折就要死要活的算什么好汉。这个世界尚有许多路可以走,你为什么要一直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中,不愿走出来呢。”

    慕落歆慢慢的走向他,蓦的蹲下身子伸手抱住了他。

    “别人越是伤害你,你就越要好好活着,活出个样来,再堂堂正正的站到那些人面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不要因为几个人的伤害,就否定整个世界好不好?”

    她突然好心疼这个少年,原来他不仅身子受了重伤,心里面更是遍体鳞伤。

    感受着身上传来的温暖,萧君瑜感到一阵恍惚,这是第一次有人愿意抱他,给他温暖。

    曾经他是多么渴望他的父皇母后可以抱一抱他,可那是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

    每次他偷跑出去,看着那个男人满脸温和的看着其他皇子公主,抱着他们小小的身子,他都羡慕不已,可是每次他都只能躲在暗处看着,时间久了,心便也冷了。

    “谢谢你,谢谢你……”

    萧君瑜缓缓抬手回抱住慕落歆,突然有些贪恋这份温暖。

    “你说的对,我会振作起来的。我是男子汉,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他蓦的握紧了拳头,他会回来的,北齐。

    “那么,现在让我为你治疗好吗,你的伤不能再拖了”,见他如此,慕落歆感到一阵欣慰。

    “你不要为我吸毒,此毒毒性很强,沾染不得”,萧君瑜见慕落歆又低下了头,要为他吸毒,赶紧阻止道。

    慕落歆抬起笑脸看向他“你放心吧,我是医者,自然不会让自己有事的,等会还要为你包扎呢”。

    看着女孩一点一点的为他吸出黑血,她还不停的冲他微微笑着。

    温暖的阳光倾泻在她红扑扑的小脸上,樱桃般的小嘴沾着些黑色血迹,但依然不损她半点风华,就像误落凡间的仙子,专门来拯救他的。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慕落歆闻声抬头看向萧君瑜,便望进了一双深邃的星眸里。

    “我叫慕落歆,你呢”,她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可是眼前的少年竟让她不想防备。

    她再次撕下一截衣袖,轻轻的将少年肩上的伤口包扎好。

    “我……我不能告诉你”,萧君瑜总是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那些人没找到他的尸体,又怎会善罢甘休呢,怕是他们还会寻回来。

    他这个样子连自保之力都没有,不告诉她名字,也是不想连累了她。

    “没关系,我们毕竟萍水相逢,你有所顾虑也是应该的”,慕落歆说的完全是心里话。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在萧君瑜耳里,就是她生气了。

    “不是的,我……”,他本不是一个会解释的人,可他忽然不想这个女孩误会,想要解释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好了,你还可以走吗?这里没有条件,你的伤我只是初步处理了一下,还是得赶紧找到医馆才行”,夏涵到底跑哪去了,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啊。

    “没事,我可以走,那位姑娘还没回来”,萧君瑜似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忧虑。

    夏涵不会迷路了吧,哎呀,她怎么忘了,她家夏涵可是个路盲,向来是不认路的啊,这可怎么办啊。

    “对了,姑娘?你早就看出我们是女的了?”慕落歆像是突然想到什么。

    她蓦的感到脸上一阵热浪滚滚,她刚刚可是主动抱了他,当时她以为他不知道她是女的,所以才敢那么放肆,这回丢人可丢大了。

    见她这幅模样,萧君瑜忽然感到十分好笑。

    见他嘴角上翘,脸上泛着微微的笑意,慕落歆更是羞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个,我去找找那位姑娘,顺便为你找些草药,你在这好好等着啊,别乱动啊”,说罢赶紧转身跑了开去。

    “慕落歆,你害羞什么啊,不就是抱了他一下而已嘛,当时那也是迫不得已啊。你平时胆子不是挺大的吗?真是的”。

    慕落歆小小的脸蛋微微透着抹红晕,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她玉雪可爱。

    “夏涵,你在哪啊,夏涵……”,慕落歆往来路上走着,她记得夏涵是走的这个方向,顺着这条路找,应该能找得到,只希望她没有走的太远。

    “哎……”,她已经在这林中走了半个时辰了,都不见夏涵的影子,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虽说她不怎么喜欢习武,但跟在她身边,也是会个一招半式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也不知道那个少年怎么样了,算了,还是先去看看夏涵有没有回那里吧,慕落歆想着便朝着来路折了回去。

    当她施展轻功快速回到原地的时候,便听到一阵打斗声传来,方向正是……

    遭了,该不是重伤那个少年的那批人又来了吧,听声音便知,这伙人起码有数十人。

    她虽然武功不错,但也对付不了这么多人啊,而且还要带着一个重伤的人,怎么办,怎么办。

    她蓦的想起什么,低头看向腰间的香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