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撕裂的伤-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14章 撕裂的伤

    他何尝不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只要醒过来一切就好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他不能欺骗他,自欺欺人只是一时的,片刻欢愉之后,他总会清醒过来。

    长痛不如短痛,就让他认清这个现实吧!作为北齐的一国之主,他的命已经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他的肩上还有整个北齐江山。

    “不……你骗我,你们都是骗子,不……”,为什么连自欺欺人的机会都不给他,为什么要这般残忍。

    “对,皇上,我去找皇上,他已经答应了要将歆儿许配给我的,我现在就去找他”,蓦地想起什么,萧君瑜突然展颜一笑,纵身上马,往皇宫疾驰而去。

    那个男人是歆儿的父皇,他一定会保护好歆儿的,歆儿现在一定在皇宫里。

    这些人都在欺骗他,他们都是骗子。

    “君瑜!”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傅黎轩心痛难耐。

    他每一次见到的他,或是冰冷漠然,或是运筹帷幄,或是智计百出,他总是冷静的不似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他甚至以为,他的心已经如铁石一般的坚硬,难以融化。

    可是今日的他,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他吗?绝望的,无助的,悲凉的,突然发现,他也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罢了。

    他的心会痛会伤,或许以前的他是心硬如铁,可是自从那个人儿出现,她早已经融化了他的心。

    一路狂奔进了皇宫,侍卫们看到他拿着皇上的金牌令箭,都没有阻拦他。

    这位北齐质子在西楚皇宫待了多年,他们自然是识得的,更何况他还拿着皇上特赐的令牌。

    萧君瑜径直去了凤宸宫,他知道那个男人此刻一定会在那里,因为,那里是歆儿母后的寝宫,云府出了事,他一定会在那里。

    宫门口静的出奇,往昔繁华的凤宸宫,此刻竟一个宫人都不见,只余一片凄凉萧条。

    满园萧瑟,几株丁香郁郁葱葱的绽放着,开着鲜妍美丽的花,在一片和风细语里悠悠的晃荡着,仿佛在纵情的跳着舞。

    流光过隙,叹杏梁、双燕如客。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记得上一次来到这里之时,歆儿带他来拜见她的母后,而那个温暖慈爱的女子,她不曾像其他人一样看不起他,反而真心的关心他。

    她给他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亲生母亲一般,是那么的温暖。

    深吸一口气,他大步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看见了那道熟悉的身影,他颓败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一副画像,手里不断的摩挲着一块麒麟玉佩。

    这块玉佩他很熟悉,就是歆儿常带着的那一块,她告诉他,那是她父皇与母后爱情的见证。

    她的母后将玉佩交到她手上,因为她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记得听她说起这些的时候,他心里充满了羡慕,他暗自发誓,以后也一定要和她恩爱如斯。

    看到这块玉佩,他蓦地想起曾经在冷宫中,他也送过她一块玉佩,那是他母妃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那个时候,歆儿是很开心的,她对着他暖暖的笑,她对他承诺,一定会保存好那块玉佩。

    苦涩一笑,他知道,他的歆儿一直都贴身戴着那块玉佩,戴了三年。

    他曾经是那么高兴,因为她接受了他的心意,因为他渐渐知道,她也真心爱着他。

    可是天不遂人愿,当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拥有幸福的时候……

    “皇上,我回来了”,悠悠启唇,萧君瑜说的艰难无比。

    他回来了,可是歆儿却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君瑜”,慕夜宸终于抬起头来,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他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皇上,歆儿呢?我回来了,她怎么不出来见我?您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去找她”,一字一句说完,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他明知道结果,可偏偏不死心的想要再问一次,他侥幸的希望,那个人儿还活着。

    “昌平,安儿,她们都走了,走了……她们好狠心啊,就这样抛下我走了”,嘴里喃喃自语,慕夜宸脑海里只剩一片铺天盖地的黑暗。

    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来质问他,可是他呢?他又该找谁去问。身为帝王,身为人子,他不得不顾忌许多,就连自己的感情都不能肆意。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保护好他们”,终究还是这样的答案,萧君瑜感觉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一片黑暗,连一丝星光都不见。

    离开之时,他以为云家的势力,加上西楚皇帝的保护,她一定不会有事的,可是谁曾想会是这样的结果。

    “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还她们,都是我的错”,如果他没有收了云家的兵权,他们都不会有事。

    哪怕他们真的要造反,他宁愿将江山送给他们,只要安儿和昌平能够无事。

    为什么他到现在才明白,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什么江山权势,家国重任,都不过是浮华一梦罢了,只有她们才是最重要的。

    失魂落魄的走出凤宸宫,萧君瑜感觉自己像被抽空了一般,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往昔的记忆不断的在眼前浮现,泪水也不期然滚落。

    这里充满了他们美好的记忆,一点一滴,恍如昨日。

    直到走到了那个校场,依旧是兵器林立,和风日历,就如以往的多少个时日一般,他们总会在这里练剑。

    龙凤剑法,飞龙在天,龙凤齐鸣,双剑合璧。

    她的笑声如珠落玉盘般清脆动听,不远处是夏薇高兴的拍着手,为他们的成功呼喊。

    两个的身影舞动着剑花,都是一袭紫色,就像浪迹花丛的两只蝴蝶一般,徜徉在暖暖的清风里,美好得令人心醉。

    “歆儿”,他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想要抓住她的手,可是她一转眼就消失了。

    他还没有碰到她的裙摆,她就这样消失了,甚至还带着一丝调皮的笑意,对他吐了吐舌头。

    原来只是幻觉吗?他已经出现幻觉了,是不是说明他的歆儿真的离开了呢?他再也见不到她了吗?

    “君瑜……”,慕少陵缓缓朝他走了过来,停在他面前,一双痛意深深的眸子凝睇着他。

    “少陵,少陵……”,再次看见故人,萧君瑜终于有了一丝感觉。

    一把抱住慕少陵的身子,不断的回想着歆儿的身影,他真的是生不如死。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