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两相慰藉-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15章 两相慰藉

    他们是兄弟,他是歆儿最敬爱的皇兄,他也早已将他当成自己的亲兄长来看待。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借此慰藉自己碎裂的心。

    “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你必须振作起来,昌平不会想看到你这个样子的”,慕少陵痛意深深的凝睇着眼前之人。

    昌平是那么的深爱着这个少年,她一定不想看到他这么难过。

    “少陵,歆儿怎么会出事,她那么聪慧明朗的女孩子,怎么会纵火”喃喃出声,萧君瑜犹自难以相信。

    却在下一刻怔住。

    慕少陵只着一袭白衣,身子修长消瘦,看起来甚至微微有些单薄。披散在腰间的发丝,和当初黑色束起的长发不同,却是极美的,一种从内心的冰冷和仇恨,他已不复以往温润如玉的模样。

    心中一惊,萧君瑜知道,他心里也是十分痛苦的。

    短短时日内,他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徒留自己孤单一人饮尽哀凉,他心底的痛不比他少,甚至更深。

    “少陵……”,呐呐开口,萧君瑜眼底一抹伤痛蔓延。

    他竟然不知道该与他说些什么。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丝毫缓解不了他心底的痛楚。

    深吸了一口气,慕少陵百感交集。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残忍的事实。痛苦,绝望,世间任何词都形容不了他现在的心情。

    天幕湛蓝湛蓝的,带着雨后的万里晴空,和风暖暖,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

    “他们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哽咽的说出这一句,慕少陵握紧了拳。这是对萧君瑜说的,更是对他自己说的。

    不论心里有多痛,他们都不得不面对现实。

    犹豫片刻,他再次开了口。

    “君瑜,我打算和你一起走,去齐国”,突然说出这一句。不只是眼前人骤变的神色,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

    父皇绝情的话犹在耳边,生生的刺痛他的耳膜。他无法忍受自己敬爱的父亲竟会是这样一个薄情寡义之人。

    自他说出那番话开始,他便不再是他的生身父亲了。他已经没有亲人了。

    现在的他只想逃离,离开这个伤心地。云府发生的一切不断的在脑海里晃荡徘徊,如源源不断的浪潮猛烈的袭来,他只觉得头痛欲裂,生不如死。

    逃避,这样一个懦夫的行为,以前他是最不屑的。可是当真的面对不得不逃避的事情之时,他恍惚明白,原来可以逃避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过去,老天给了他最好的一切,他曾以为自己是最被命运眷顾的那个人。

    可是现在,它却无情的将他从美好的天堂打入地狱的深渊,夺走了他最宝贵的一切。

    “为什么?”疑惑出声,萧君瑜不解的目光扫向他。

    这里是他的家不是吗?他还有爱他的父皇,还有西楚的臣民,他怎么可以说走就走?

    “哼……哼,你以为刘家会放任我好好的活着吗?他们对昌平尚且下了狠手,又岂会不斩草除根”,冷冷嗤笑一声,慕少陵眸光沉痛。

    对父皇的失望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他的父皇顾忌刘家,不愿意彻查此事,那么他即使留下来,他也无法确保他的安全。

    这个时候,离开已经成了他最好的选择。

    在看到云家的一片废墟之时,他也曾想过就这样随他们而去,那样就都结束了,没有任何的痛苦,他很快就可以再见到他们。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

    他要活着,活着给他的亲人们洗血沉冤,报仇雪恨。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罪孽深重的奸人逍遥于世,祸乱朝纲。

    可是现在的他……

    因为身后有云家的强大势力,所以过去十几载,他只致力于文治武功,根本没有多花心思去培养自己的势力。

    可想而知,云家一倒,他便只是一个孤家寡人了。

    树倒猢狲散,以往依附云家的朝臣也纷纷转投刘氏,丝毫不顾念往昔情谊。

    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无法与刘家的势力相抗衡,此时若是贸然撞上去,只怕会被他们吃的骨头都不剩。

    多方权宜之下,他只能选择离开,或还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虽然那个男人绝情如斯,放弃了母后和皇妹的仇,但是他放不下,他也绝不会忘记那惨烈的一幕。

    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再回来。到那时,便是那些人的死期!

    “那你的父皇呢?”想起片刻前在凤宸宫见到的那道落寞孤单的身影,那抹萦绕在他周身的绝望之气,就好像浓雾愁云般难以消散,撕扯得人心中难受。

    他承认,他对那个男人产生了同情之心。失去爱人和女儿,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无法磨灭的蚀骨之伤。

    他真的很可怜,如果连少陵也离开了,他又还剩下什么呢?

    毕竟是歆儿最敬爱的父皇,他不想他过的太过凄惨。

    “不要提他!我没有父皇,没有……”,任是慕少陵再冷静,还是在听到这两个字时破功了,嘶吼出声,饱含着浓浓的怨恨。

    他永远都忘记不了那一个个从他嘴里吐出的凉薄字眼,在他的亲人尸骨未寒之际,他是那般的绝情寡义。

    “好,我们一起走”,他知道眼前之人心里的苦,也知道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多么的艰难,更知道他有说不出的苦衷。

    不管是因为什么,他都是歆儿的皇兄,也是他的好兄弟。

    只要他想要的,他都愿意给。就当是是对歆儿的一点补偿吧!

    相信她在另一个世界,也希望她最敬爱的皇兄能够快乐的活着。

    “你就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两人缓缓步行在宫道上,慕少陵深吸一口气,凝眸看向一旁的少年。

    云家的事那么蹊跷,昌平的死更是疑点重重,他不相信他没有怀疑。

    “不用说了,我知道”,蓦地顿住脚步,萧君瑜强忍着心底钻心刺骨的痛意,轻启菱唇道。

    他知道歆儿死的蹊跷,因为他了解她甚至多过自己,他的歆儿绝不会选择纵火。她会拼命活下来,活下来为她的亲人报仇雪恨,而不是这样懦弱的逃避。

    他前脚带走西楚的兵马,南越就适时来犯,还不明就里的拖延战事。而云家就在这时候出事,怎一个“巧”字可以囊括。

    一切都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一场覆灭云家的阴谋。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