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远走他乡-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16章 远走他乡

    他知道这一切,是刘家联合南越做的这一切。

    刘云两家在朝堂上一直不和,这是西楚臣民人尽皆知的事情,他们趁此机会对云家下手无可厚非。可是远在关外的南越有什么理由劳民伤财的做这件事呢?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可是他明白一点——不管是谁,伤害了他最爱的人,都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现在初登大宝,也还没有在朝中站稳脚跟,更何况此时的北齐百废待兴,内忧外患,论实力,他现在根本没有能力与权势倾天的刘家抗衡,更没办法去对付国力强盛的南越。

    他只能忍,只能等,待到自己掌握权柄,能力足够的时候,如蓄势待发的猛虎一般,走出世人的视野,给敌人致命一击。

    到那一天,他一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为他的歆儿陪葬。

    “是啊,以你的才智怎么会想不到其中的内情呢?”似叹似喃的一句话饱含了浓浓的心殇。

    慕少陵苦涩一笑,明媚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

    他们都知道,什么都知道,可是悲哀的是,他们竟连为云家报仇,为母后和昌平雪耻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伤害她们的人逍遥法外。

    而他的父皇,那个手掌西楚天下的男人,他也知道这一切,却不愿意为她们报仇。

    “少陵,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回来的”,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萧君瑜感同身受。

    他们二人算是同病相怜了吧!同样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却无可奈何,只能默默地吞咽伤痛和苦楚。

    慕少陵轻轻的笑了,黝黑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仇恨的烈焰,似是要将天地万物都化为灰烬,狠厉的神色一览无余。

    看着这样的他,萧君瑜在想,自此刻起,一切都变了,眼前的少年再不是那个温润如玉的西楚太子了。

    沦陷在仇恨的深渊里,难以自拔,直到变得越来越可怕,有一天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就像曾经的他一般。

    自嘲的笑笑,他何尝不是如此呢?报了母妃的仇,他想要放下仇恨,只充满爱的活着,可就在此时,歆儿的离开再次将他推向深渊。

    他再也不可能从仇恨里走出来了。

    或许这就是命,他注定要做一个冷血无情,满心仇恨之人,“爱”这个字于他而言就只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是他永远无法奢求的。

    一脸的苍白憔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气韵,依旧是那般的清华绝世,俊美无双。

    还是同样的脸,却再也不是那颗纯粹的心。

    一切都回不去了。

    最后,萧君瑜回了北齐,他去了每一个有着他和慕落歆美好回忆的地方,冷冷清清的映月阁,冷风瑟瑟的断崖,红艳似火的朱丹花海,静静矗立的牢牢送客亭,还有只剩一片废墟的云府……

    去到每一个地方,回忆着往昔的一幕幕,似乎仍能听到那个灵慧狡黠的女子银铃般的快乐笑声。

    他只静静的坐在那里,想象着伊人仍在,他对她说话,说的是自己的满腔情意和山盟海誓。

    他给她吹箫,吹的是她最喜欢的那首曲子,想象着她在一片花海里翩翩起舞的样子,傻傻的笑着,笑的流下了眼泪。

    学着她的样子,在草地上躺下来,望着那一如往昔般湛蓝澄澈的天幕,感受着丝丝微凉的风儿……

    他仿佛睡着了一般,不愿意醒来,只想活在美好梦境里,那个有她的梦境里。

    傅黎轩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神伤,看着他绝望,看着他生不如死的痛。

    他心里何尝不是痛着的。

    当他终于决定保护一个人的时候,她却丝毫没有给他机会,就这样默默地离开,把所有的痛苦都留给活着的人。

    她真是好狠的心啊!

    当那个令天下哗然的消息传来之时,慕少陵已经出了京都城门,回头瞥见城门上那道萧瑟孤寂的身影,他眸华清冷,决然转身。

    那道渐行渐远渐无书的身影映在慕夜宸眼底,成了一道撕裂的殇。

    他没有立场去挽留他,当他决定放弃追查,姑息仇人的时候,当他选择了母后,放弃了安儿和昌平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失去了这个儿子,失去了一切。

    从此以后,他就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徘徊在这无望的人世间,抱着思念和悔恨直到死去,没有人可以救赎他。

    安儿,你一定很恨我吧!是我害了你们,可是我却放弃了你们的仇恨,你一定是恨我的吧!

    高高的城楼上,轻风扬起他咧咧的袍角,有一种乘风的快感。

    心里痛到窒息,他好像就这样一跃而下,这样就什么痛苦都没有了,他就可以再见到她们。

    可是悲哀的是,他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西楚江山是安儿与他一起打下来的,她说过,希望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世间不再有战火硝烟。

    他也答应过她,有朝一日一定实现这一切,与她一切笑看这片美好的江山。

    言犹在耳,可是伊人已逝。

    他必须挑起这江山重担,他不能自私的抛下他的子民,更不能辜负她的希望。

    “皇上,起风了,回去吧!”张德海声音低沉,再不复昔日的神气。

    皇后娘娘对他有恩,昌平公主又是他看着长大的,她们都是那般美好善良的人儿,就这样含冤而死,他心中悲痛。

    不只是他,前朝后宫,还是市集江湖,谁人不为此哀婉叹息呢?

    “起风了,起风了……”,喃喃的念着这几个字,恍惚记起,以前每到这时,安儿总是会给他披上一件披风,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猛然回过头,却只有张德海站在原地。

    他的安儿再也回不来了。

    “德子,朕顾忌母后,所有不能对刘家下手,无法为安儿和昌平报仇,少陵因此怨朕,他再也不会回到朕身边了吧”,似叹似伤的一句话说的人心疼。

    那个意气风发的一国之君是绝不会有着这样悲凉的神情,更不会有这样绝望的语调。

    “皇上,太子殿下总有一天会理解您的”,只有他知道,皇上这样做不仅是顾忌太后,更多的是想逼太子殿下离开。

    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护他。

    刘家虎视眈眈,太后又站在母族那边,皇上再怎么厉害,但毕竟身为人子,他不能对刘家下手,不代表刘家会放过太子殿下,皇上夹在其中两相为难,他才是最可怜的人。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