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陶家丫鬟-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19章 陶家丫鬟

    “我知道了”,展露出一抹笑颜,陈玥璃摇了摇头。或许她是因为失忆了,所以才会有这种陌生感吧!

    “娘……你能给我讲讲我们现在的情况吗?”再次看了看四周的一切,这里的环境很不好,处处透着一抹荒败之气。

    她们母女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这里的气息莫名的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甚至是无端反感,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弄清楚这一切。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拨开迷雾,袖掌乾坤,将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这样,她心里才会踏实。

    “好,娘告诉你……”

    陈玥璃聚精会神的听着,快速的搜寻着所有有用的信息,一一记在心里,不断的思索着……

    这里是南越治下的一个城宁城,这里虽没有京都邺城的繁华昌盛,不过也是一个鱼米之乡,百姓生活还算富足。

    其中要数这宁城的首富陶泽才家底最为雄厚,产业遍布多个城镇,说是富的流油也不为过。

    而她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正是这陶府。

    原来她娘陈絮是这陶府的一个下人,这处房间便是陶府的南苑里的一间房,一个专门给下人住的地方。

    “那我爹呢?”她对这一切都没有丝毫的映像,脑海里一片空白。

    眼前的女子虽已年过三十,只着一袭简单的布衣,但气质温婉,容貌端庄,一双美目波光流转,盈盈一水间,清丽绝伦。

    这样的女子怎么会是一个丫鬟呢?在她看来,她身上仿佛有很多的秘密。

    “你爹……”,她该怎么告诉她呢?她爹为国出征,一去不归,失了消息,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当年她勇于追求自己所爱,跟着他私奔离开了家族,辗转流落至此地步。而她爱的人却一去不返,失了音信。

    但是她不后悔,男儿生于世,就当顶天立地,志向远大,她爱他,所以支持他所有的决定,即使结局并不美好。

    “娘,我爹爹在哪?”看到陈絮一脸呆怔之状,陈玥璃疑惑出声,重复道。

    “玥儿,你爹是一个忠君爱国的大英雄,他为国征战沙场,很可能……”,突然哽咽起来,想到那个男人,陈絮心底疼痛难耐。

    她只想相夫教子,好好的过日子,可是老天似乎从未怜悯过她,夺了她的孩子,又让她失去挚爱,终日活在思念的痛苦之中。

    陈玥璃自然知道她意思,她爹上了战场,怕是回不来了。

    看着女子黯然伤神的模样,她心中不忍,抬手轻轻的抱住她,樱唇微启道:“娘,您不要伤心了,就算爹爹不在了,您还有我啊,我一定会替爹好好照顾你的。”

    她如是说道,无论如何,她不忍看到她这么伤心的样子。

    “娘的好孩子”,陈絮闻言一震,心中既是感动又是酸楚,若是她的孩子还活着该有多好啊。

    回抱住陈玥璃的身子,一抹温柔的笑靥萦绕在陈絮整张面颊上,泛滥流转。

    “娘……”,陈玥璃不由得叫道。

    这样的场景让她感到很温暖,很依赖,母亲的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背脊,让她情不自禁沉溺其中。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她还有亲人不是吗?

    “这是谁呢?陈絮”,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尖利嗓音打破了室内的温婉情谊,接着便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突兀的出现在门口。

    她定定的看着室内的两人,在丫鬟的服侍下缓缓走了进来。

    刚刚有人来报,说是陈絮带了一个丫头回府,她这个主母可不得来前看看吗?

    她们陶家虽是大户,但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养一个闲人,更何况还是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丫头片子。

    发髻高束,满头珠翠,浓妆艳抹,体态丰腴,满身的脂粉气让人很不舒服。

    见到她的第一眼,陈玥璃就打心底里感到反感,他们家是富得流油,脂粉都是不要钱的吗?

    真不知道那位陶老爷是怎么想的。

    “参见夫人”,只见陈絮似乎很害怕她似的,赶紧起身迎了上去,低身请安。

    见她始终看着床榻的方向,陈絮心中一惊,她赶紧走到床边,扶着陈玥璃起身,去给她跪下行礼。

    南越一向重文轻武,思想保守迂腐,仆人一般都是对主人行跪礼的,不论是在皇城宫中,还是在平民百姓家都是如此。

    “娘……”,陈玥璃娇呼一声,她现在浑身酸痛,却被陈絮拉着前去跪拜这个什么所谓的夫人,她心中反感,十分不情愿。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要给这个女人跪下行礼,她就浑身不舒服。

    但是她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现在没有什么能力,只能放下自己的尊严,隐忍一时了。

    “参见夫人”,直到在她面前跪下,欧素云方才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人儿。

    只见她虽然衣着破烂,但是柳眉清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俏鼻微挺,樱红的唇瓣鲜艳欲滴,很是迷人。

    “这丫头长的还真是俊俏,陈絮,你是从哪里找回来的”悠悠开口,欧素云感到十分疑惑。

    陈絮当初进陶家之时,可没说过有个女儿啊!

    “回夫人,玥璃是我的女儿,只是以前寄养在外,所以未有人知”,她当然知道她们的疑惑。陶家挑选丫鬟都是经过层层选拔的,从不招收来历不明的女子。

    这孩子就这样来到陶家,她必须给他们一个说法。

    “你的女儿这个说法还真是新鲜,她连男人都没有,又是哪来的女儿,莫不是跟厮……”,欧素云毫不客气的说道,随即便传来众人的一片哄笑声。

    这种事情在大宅院里并不少见,可若是真的做出这样的事,那可是要接受家法的。

    而且,陶家的家法可并不好受,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

    “夫人……不是的”,陈絮闻言脸色骤变,要是真的被扣上了这样的污名,不只是她,恐怕身边这个孩子也会有危险。

    更何况,此事一出,她以后还如何做人呢?

    “那就奇怪了,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要是说清楚了,并把奸夫招出来,我还可以考虑从轻处罚”,机灵的下人赶紧搬来一张椅子,服侍欧素云坐下。

    这位夫人他们可不敢惹,手段狠辣,折磨下人的办法也是一套一套的。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