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私设公堂-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20章 私设公堂

    见此情景,在场众人无不心知肚明。

    陈絮是陶府里少有的美人儿,他家老爷一直垂涎她的美色,更是对她百般照顾,这可是陶府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夫人一向善妒,既然抓住了机会,又岂会轻易放过她。

    今日她怕是要私设公堂了。

    看着几个下人鱼贯而入,端着一种种刑具走进来,顷刻间,的陋室便挤满了人。

    “你招还是不招,别以为有老爷护着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厉喝一声,欧素云心中愤恨。

    作为一个女人,谁能忍受自己的丈夫整天想着别的女人。她多次想找机会下手,可是有那个男人护着,她都没有机会。

    今日她非借此机会弄死她不可,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

    “夫人,请夫人明察,奴婢真的没有……”,陈絮心中一震,慌忙说道。

    她一直都知道夫人对她心存芥蒂,她也尽可能不去触她的眉头,可是没想到今日还是撞上了,老爷又不在府里,这可如何是好。

    “你没有那她又是从哪来的,难道是你一个人生出来的”,欧素云讥笑一声,随手指向跪着的陈玥璃。

    她倒要看看,她如何解释。

    “这……”,转头看向一边的少女,陈絮突然失了言语。

    她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就算她说了实话,可是她爱的人已经不可能回来了,谁又能为她作证

    她知道,今日欧素云是铁了心要置她于死地,根本不会听她的解释,就是她心里相信了,她也还是不会善罢甘休。

    她本想着待老爷回府,就去求求他,留下这个孩子,可是没想到夫人会来得这么快,而老爷却又刚好不在府里。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说啊,说不出来了吧!既然你如此嘴硬,那就给我用刑”,阴狠一笑,欧素云就知道会是这样。

    她连她的祖宗八代都查了,可是什么也查不到,她一定有什么不光彩的过去,所以才隐藏的这么好。

    若是她继续隐藏,什么都不说,那她便可以趁机定了她的罪。若是她说了,那她就抓住了她的把柄,一样可以借机除去她。

    “是!”,一道粗犷的声音应了,随即几个家丁走上前来,他们拿着各种各样的刑具,缓缓走到了陈絮面前。

    钉板,陈玥璃心中一惊,一个商户家里,竟然可以如此滥用私刑,如此手段狠辣,真是无法无天了吗?

    这一刻,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陶家在别人眼里或许是一个名门大户,可是她却觉得这陶家不过是一个人物。

    难道是因为失忆了,所以连性子也变了

    “用刑!”,欧素云悠哉的坐在椅子上,抚了抚耳边鬓发,随意的发号施令道。

    家丁们闻言,快速的将钉板放在地上,径直冲陈絮而去。

    “夫人,夫人饶命,奴婢真的没有……”,几人押着陈絮的两肩,直接往钉板上压去。

    尖利的钉子泛着银白的光泽,如毒蛇的利齿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陈絮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见到这一切,心中自是恐惧不已,所以不断的对欧素云哀求,可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渐渐压低的身子。

    “不要,不要……”,陈絮死命的挣扎,可是却没有任何作用,眼见着那尖利的钉板近在眼前,她突然认命的闭上了双眼。

    这样下去,她就是不死也会落下残疾,实在不忍看见这残忍的一幕,下人们都纷纷转过了头,就连欧素云也不例外。

    她虽然恨她,可是这种酷刑她也是第一次对下人施行,心中也有些害怕。

    近了,越来越近了,陈絮已经放弃了挣扎,就在她的膝盖已经触到钉板的一瞬间,一道清喝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住手!”

    众人闻声看来,只见那个姑娘已经站起了身,一把推开了左右架着陈絮的两人。

    “娘,您没事吧!”,扶着陈絮站在一旁,陈玥璃关切的问道。

    看了这么久,她也算弄清楚了。

    这位陶夫人之所以如此怨恨她娘,就是因为她丈夫陶泽才,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对她娘多有照顾,处处关心,她心中嫉恨。

    任何事情都有因果由来,她死咬着这件事不放,无非就是想要借机除去她娘。

    既然事情都缘由是这样,那她便可以对症下药,好好的治治她的病。

    到时候她总不至于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下手吧!

    此刻陈絮心中是一种浓浓的劫后余生之感,惶然抬眸看向陈玥璃的身子,她心中五味杂陈。

    眸光清亮如雪,流光溢彩间光华绚烂,她没有丝毫恐惧之意,镇定的令人难以置信,也让陈絮很是疑惑。

    一般的孩子若是见到这样的场面只怕早就吓的瑟瑟发抖了,可是她却表现的如此反常。

    看着她平静的面色,只有一丝关切之意浮在那张殷红的脸上,她心中却也感到很是温暖。

    “区区一个丫头片子,胆子倒是不”,欧素云抬手指着陈玥璃,冷冷说道。

    在这陶府她一直唯我独尊,何曾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

    今日若是不惩治了她们二人,她颜面何存

    陈絮心中一惊,对着欧素云再次跪下,朱唇轻启道:“孩子不懂事,求夫人开一面,不要与她一般计较,奴婢甘愿领受所有刑法。”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今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陈玥璃受到伤害,哪怕是真的让她去跪钉板,她也心甘情愿。

    陈玥璃怔怔的站着,看着女子为她委曲求全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其实对陈絮,她虽然表面相信,但是在心底里,她是有所怀疑的,毕竟记忆全失,她不可能去轻信任何一个人的任何话。

    可是此刻,她突然有一种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

    她是她的娘亲,如果不是,她怎么会为了她这样。

    她已经认定了,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她的生身母亲,既然如此,那么她就不可能坐视不管。

    她一定会保护她的,绝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好,既然如此,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欧素云得意一笑,她自己受刑,这种结果她乐见其成。

    陈絮闻言苦涩一笑,缓缓转头看了一眼陈玥璃,随即决然的往钉板前走去。看着眼前白森森的一片,她把心一横,直直的跪了下去。

    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