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晕倒在地-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24章 晕倒在地

    她一向心高气傲,自认为谁都比不过她,可是这丫头偏偏生的水灵,难免招来姐不快。

    可是人毕竟是老爷亲自安排的人,这样做始终不太好。

    “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她冒犯本姐,目无尊卑,我不过是稍加惩处而已,爹一向疼我,又岂会因为这件事而责备我”,她既然敢做,自然是考虑清楚了的。

    毕竟她那个爹爹发起脾气来还是很可怕的。

    月看了看端跪在外面的少女,在心里无奈的一叹。

    跟着她家姐,只怕那丫头以后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本来温暖的阳光打在身上是很舒服的,可是此刻却是灼烧般的热烈,让人感觉很是难受。

    静静的跪在坚硬的地面上,细的沙砾刺痛她的皮肉,膝盖上传来一股灼热的痛感。

    “这不是新来的丫鬟吗?怎么一来就被姐惩罚啊?莫不是学着她娘那副狐媚惑主的样子,所以惹恼了我们姐吧。”

    “是啊,谁不知道呢?”

    几个丫头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跪在地上的陈玥璃,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言语中饱含轻蔑,对她指指点点,肆意讥讽。

    待在这衍香苑,伺候那位娇纵的大姐,她们可没少受气,现在新来了一个可以任她们欺辱的丫头,刚好可以满足她们心里的优越感。

    她们毕竟也是这衍香苑的老人了,既然是新来的,可不得好好的巴结她们,对她们毕恭毕敬的。

    今天刚好给她一个下马威。

    “你说她一来就惹恼了姐,可不是找死吗?”

    “就是啊……呵呵……呵”,几人还在肆意的嘲讽着,丝毫没有注意到陈玥璃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此刻陈玥璃的心情是复杂的,她还从未被人这样羞辱过,一想起陶映雪满脸鄙视的睨着她的样子,还有眼前这些令人厌恶的嘴脸,她心里就难受的发狂。

    浓浓的烈焰在心里燃烧,她握骤然紧了粉拳,强忍着心底的愤懑之气。

    为什么她要在这里忍受如此羞辱。丫鬟难道就是没有尊严的吗?

    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她感觉自己与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面对别人的肆意凌辱,她却连反抗都不能。

    难道她就要一直在这里忍耐下去吗?

    看着眼前一张一合的几张丑陋嘴脸,心底的怒意愈盛,她真想冲上去狠狠地揍她们一顿。

    “玥儿,你一定要好好伺候大姐,千万不要跟她对着干,知道吗?”女子一脸慈爱的看着她,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深吸一口气,陈玥璃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答应了娘亲一定会好好伺候大姐的,她不能冲动。

    在这种情况下,她只能忍,贸然反抗,只怕会招来更大的祸端。

    算了,这次她忍了,可是她可不是好欺负的,今日的一切都是拜那位大姐所赐,她一定会好好的回报她的。

    “哎,无趣,我们走吧”,几人无论说出多么难听的话,陈玥璃都不开口,半晌过后,几个丫鬟也没了兴致,纷纷离去了。

    “呵……”,见到这一幕陈玥璃轻笑出声。

    有一句话叫做,狗咬了你一口,你

    总不能也咬他一口吧!只要不去理会就好。

    “没想到这丫头还真能忍啊”,屋内的陶映雪一直看着这一幕,本以为那丫头会发飙呢,到时候她便借机重重的惩罚她。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认打认罚,那些下人那样羞辱她,她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娘亲说的没错,这丫头心机很重,她以后一定得防着她一些。

    “月,给本姐看着她,只要她敢偷懒,即刻告诉我”,丢下这就话,她便离开了窗边,向室内走去。

    “是”,恭敬的福了福身,一旁的丫鬟无奈一叹,看来姐今日是不会轻易饶过她了。

    又是一两个时辰过去了,日头也越来越强烈,午时将至,更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灼热的阳光刺痛人的双眼。

    陈玥璃的身子已经摇摇欲坠,全身上下传来一种无比灼热的感觉,焚心似火,整个人虚软无力,让她几近晕倒。

    额头上晶莹剔透的颗颗汗珠儿不断的顺着她的面颊滚落下来,几丝碎发黏在被汗水打湿的玉额上,惨白如纸的面色,干裂的唇瓣,无不显示出她此刻有多难受。

    她该怎么办,为了维护她的名声,陶映雪一定不会将这件事传出去的。在这个大门紧闭的衍香苑里,这个时候不会有任何人来帮她。

    可是她就只能这样坐以待毙吗

    透过朦胧模糊的视线,她缓缓抬起头,看了看一直站在檐下的月,她知道,这是那位大姐派来监视她的。

    嘲讽一笑,何必这么麻烦呢,她一定会好好跪着,不会偷懒的。

    为了不让陶映雪抓住把柄,以至于有借口再生事端,她必须撑住,能撑一刻是一刻。

    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可是脑子越发的晕沉起来,陈玥璃缓缓抬手抚上了自己光滑如玉的秀额。

    该不会发高热了吧。

    可是很不幸的是,那股浓浓的灼热感自手下传来,很烫很烫,让她心里一惊,有些不知所措。

    “月姐姐,我真的坚持不住了,请通禀大姐一声,行吗?”有气无力的出声,嘶哑的嗓音带着浓浓的干涩,陈玥璃对着月说道。

    她不想低三下四的去求别人,可是她实在没有办法了,自己的情况越来越遭,她真的快要挺不住了。

    “月姐姐……”,她再次开了口,话语里尽显恳求之意。

    “可是……”

    见她这幅样子,月心中也十分不忍,可是大姐脾气向来暴躁易怒,她说要憩片刻,她们又岂敢打扰。

    望了望一片静默的内室,月心中犹豫。

    她刚想说什么,可是就在这时,陈玥璃却一下子跌倒在地,虚弱的喘着气。

    在强烈的阳光下,她就这样处于一片光晕里,无声无息的躺着。

    “你怎么了没事吧”月见状快步跑了过去,在她身边蹲下,看着她的惨无人色的脸,急切的呼喊起来。

    手下灼烫的温度更是令她心慌不已。

    发高热了,怎么会这么严重啊,现在该怎么办,要是闹出人命来可就麻烦了。

    她应该早些察觉她的情况,去向姐求情的。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