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初逢偶遇-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25章 初逢偶遇

    “我没事……月姐姐……请你为我通禀一声,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冒犯姐了……请姐宽恕”,陈玥璃抬起迷离的眸子,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断断续续的恳求道。

    她尚且还保留着一丝清醒,如果就这样晕过去,那她就什么都控制不了,她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好,我这就去”,再也没有犹豫,月霍然起身,往室内走去。

    都是为人奴婢的可怜人,月一向心地善良,自是不忍看到她再继续受苦。

    就算会触怒姐,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救人要紧。

    “映雪,映雪……”,突然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阻止了月的脚步。

    这是她家少爷的声音。

    转头看去,便见那一袭红色款款而来。

    那锦袍缎带的少年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惊艳。他面如冠玉,嘴角总带着一抹暖如三月阳春的软甜微笑,一双猫儿眼轻轻上挑,带着些许天真、些许妩媚,像甜美的、有毒的糖果,就算有毒,无知的孩子也会因那份甜美的诱惑而心甘情愿吃下。

    他一袭红衣似火,身上繁多的华丽金饰几乎晃花了人的眼睛,却不显庸俗,陡增高贵妩媚。

    大少爷愈发俊美逼人了,月不禁看得呆住。

    “月,这是怎么回事啊?映雪呢?”,他甫一张口,声音如同暖阳般温润优雅,一股高华的气质跃然纸上。

    一个碧衣少女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如纸,额际少许的碎发被成片的汗水黏住,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啊?

    她既然身着陶府丫鬟的服饰,头上的发髻也是标准的下人髻,观察了片刻,这应该是陶府新来的丫鬟吧。

    可是她怎么会是这种状况,如此烈日下,她在这里跪了多久才会这样啊?

    看着眼前的一切,陶玉舒心中充满了疑惑。

    他那个妹妹虽然娇纵了些,但还是很顾及自己的名声的,她怎么会这样惩罚一个丫鬟。

    “回少爷,这……”

    这是姐下的命令,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吧,怎么回事?”陶玉舒再次开了口,眼神痞痞的看向呆呆站着的月。

    不过是一个丫头而已,映雪怎么能这样折磨人,若是他再晚来一会儿,岂不是要闹出人命

    若是虐待下人的事情传出去,恐怕他那个爹爹又要大发脾气了。

    看着眼前的一幕,陈玥璃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在生死面前,所有的自尊都不值钱,她还有爱她的娘亲,这个世界上还有她在乎的东西,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要活下去。

    似是下定了决心,她虚弱的开了口。

    “大少爷……救救我……救我……”,陶玉舒正在逼问月,就在此时,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袍角,一道几不可闻的声音传来,突突的令他心里一震。

    缓缓低下头看去,只见那个丫头紧紧的抓着他的袍子,一双水雾缭绕的星眸定定的看着他,干裂的唇瓣还在不断发出哀求的声音。

    她虽然软软的倒在地上,甚至还在苦苦的哀求他,可是却丝毫不显得狼狈,反而那股求生的意志深深的震撼

    了他。

    “你怎么样了我带你去医治”,他快速的蹲下身子扶起陈玥璃,看着她虚弱的神色,悠悠问道。

    “大少爷,姐……”,本以为她会说“好”的,谁知都这时候了,她还在顾忌映雪。

    不过也说明了一件事,她很聪明。

    她很清楚如果就这样离开了,事后映雪一定不会放过她,所以非要求得映雪的应允不可。

    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他突然开始对她产生了好奇。

    心思缜密,张的也是极为漂亮,她可真不像是一个丫鬟啊。

    “不用担心,一切有本少爷兜着”,他霸气侧漏的开口,对着陈玥璃似是保证的说道。

    映雪是他的亲妹妹,他们兄妹关系一向极好,只要他与她好好说说,相信她不会再为难这丫头的。就算她无理取闹,可是山人自有妙计,她还翻不出他的五指山。

    “可是……”,陈玥璃心中有些顾虑。只怕姐看在少爷的面子上,表面答应了不再为难她,可是只怕私下里她也会麻烦不断的。

    “放心吧!”陶玉舒邪魅一笑,他这样的大一美男子怎能让人如此怀疑呢?

    若是不办妥了这件事,这丫头岂不是会看不起他。

    “月,去告诉映雪,就说我把人带走了,让她好自为之”,回头对着一旁的丫头大声说道。

    悠然一笑,他一把抱起陈玥璃的身子,快步向院外走去。

    他知道,映雪那丫头只怕就站在窗边看着呢。

    “哼!大哥次次都与我作对,我到底是不是他亲妹妹啊”,陶映雪一脸气愤的说道,一张脸涨得通红。

    外面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到了,可是她又不想与陶玉舒正面对上,毕竟她既说不过他,又打不过他。

    每次都与她过不去,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她的大哥。

    “姐,算了吧,那丫头已经受了惩罚,也已经认错了,再跪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月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劝道。

    要不是少爷今日来得及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哼!真是便宜了那个贱人”,陶映雪仍是不解气。

    不知道为什么,那丫头看着就令人讨厌,没有缘由的,她就是讨厌她。

    “好了,姐,您快去练琴吧,不然夫人可要不高兴了”,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月赶紧搬出了练琴这件事。

    每天都要习练琴棋书画,诗书礼乐,这是夫人特意安排的,说是要让姐成为全宁城最优秀的人儿。

    姐也不过才十三岁,正是爱玩的时候,她一向不喜欢这些,可是却迫于无奈,不得不去做,谁叫她家夫人是个厉害的角色呢?

    “啊……又要练琴,真是烦死人了”,天天都是这样,她都好久没有出门了。

    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吗?怎么她娘就不明白呢。

    “好了,姐,您快来练一会儿吧,教习先生快要来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平日里看着娇纵的姐,一到了这些面前,马上就焉了。

    另一边,陶玉舒抱着陈玥璃快步走在去药房的路上。

    他们陶家也算是名门大户,所以专门雇了家生大夫,他现在把人送去,应该还来得及。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