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昏迷不醒-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26章 昏迷不醒

    “多谢大少爷相救”,摇晃颠簸之中,陈玥璃强自撑着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模糊的轮廓,感激的开了口。

    在他的怀里,她感到无比的安心,仿佛什么也不用怕了,她终于可以放下一颗心,渐渐合上了沉重的双眼……

    “本少爷一向锄强扶弱,不用客气啦”,陶玉舒依旧脚下不停,步履生风,听到女子轻飘飘的话语,他低头看向她,一脸自豪的说道。

    “诶……”,怎么晕过去了。

    抚了抚她的白皙光洁的额头,陶玉舒心下一惊。

    这么烫,他得赶紧送她去医治,不然怕是真的就回天乏术了。

    身着一袭棕色大褂,身材略微有些发福,一个中年男人正站在床边,低头仔细的查看着陈玥璃的情况。

    “张大夫,她怎么样了还有救吗?”,见他一脸凝重的神色,陶玉舒急切的问道。

    张大夫医术高明,府中的人有什么病痛,他都能治愈,若是连他也救不了这丫头,恐怕就没什么希望了。

    “少爷,这位姑娘旧伤未愈,又高烧不退,身子已然吃不消了,这样吧,我给她开几服药,您让她服下,至于能不能醒来,就要看天意了。”

    摇了摇头,张岳叹了口气。

    医者父母心,他行医多年,虽然早已见惯了生死,可是一个十几岁的丫头就要遭受这么多的折磨,他还是于心不忍,只愿老天能怜悯她吧!

    “好,我知道了”,这样的结果原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的。

    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在硬撑着了,加上她烧的那么厉害,想要轻易治好,怕是不容易。

    听到这个消息,想起那张倔强求生的面庞,还有那雾气迷蒙的双眸,他心里竟有一丝丝的难过,或许是不忍这样特别的一个人就这样死去吧。

    “少爷,接下来怎么办?”柳奚上前一步,看着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的少年,他径直问道。

    这么多年了,他家少爷一直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对什么事都不上心,连老爷都敢忤逆。没想到他今日竟然会管一个丫鬟的闲事。

    既然张大夫已经那样说了,这丫头要醒来估计难了。

    “你先去找人熬药,我在这陪着她”,摆了摆手,陶玉舒有些烦躁的吩咐道。

    那个少女倔强的模样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不想她死。

    “啊?”他没听错吧,少爷今日管了这件闲事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要留下来陪着她,这还是他的少爷吗?

    真是反常,太反常了。

    “快去”,冲着柳奚大喝一声,陶玉舒自然知道他的想法。

    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今日他是怎么了都变得完全不像他了。算了,就当他大发慈悲,好人做到底吧!

    “喔,是……是,我这就去”,逃也似的跑了出去,柳奚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他们家少爷怕是撞邪了。

    待他走了,陶玉舒缓缓在床榻边坐下,看着陈玥璃沉静的睡颜,他有些失神。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啊?

    轻灵秀丽,聪慧敏暇,又懂得隐忍,会把握时机,她深深的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若是她能够醒过来,他一

    定会揭开她神秘的面纱。

    夜色降临,漆黑如墨迹染就,星光璀璨,耀人眼目,在星子的簇拥下,光华清绝的明月熠熠闪光,驱散了无尽的暗夜。

    “玥儿,玥儿……”,陈絮急切的赶来,一进门便开始大喊起来。

    待看清室内的情况时,她心中一恸。

    声息难闻,惨白的脸色好似染过的白布一般,干裂的唇瓣紧紧闭着,无声无息的躺着。她的玥儿,就那样双眼紧闭,生死不知。

    这孩子从今早去了大姐那里就一直没有消息,天黑了也没有回南院,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甚,所以只得寻了出来。

    大家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问了许多人,他们都说不知道,还好李姐打听到了消息,说是大少爷将玥儿带来了药房。

    她一路赶过来,谁知竟是这样的结果。

    “玥儿……”,一步步走到床榻边,她语声颤抖难言,看着静静躺着的人儿,心疼不已。

    那孩子才与死神擦肩而过,可没想到这么快,她再次出了这么大的事。

    这个可怜的孩子,老天爷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她?

    此刻,她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仪规矩,直接越过陶玉舒身边,在床榻边坐下来,握住了那双冰冷的骇人的手。

    在陈玥璃的生死面前,什么人,什么事都不重要了。

    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落下来,看着少女惨白如浸染的白布的脸色,干裂的唇瓣,紧闭的双眼,就如她初遇她时,也是这般毫无生气的躺着。

    看到这一切,她心中纠痛不已。

    这孩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是她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既然她来到了她身边,那么她们必是有缘的,她也将这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

    可是没想到老天还是不肯放过她,屡屡让她遭受苦难,在生死边缘徘徊。

    她可怜的孩子。

    “你是她娘吗?”看着女人声泪俱下的模样,陶玉舒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他虽然纨绔不羁,可心地还是极好的,这母子二人,不得不说让人很是感动。

    他娘只关心怎么留住爹爹的宠爱,只会在深宅后院里争风吃醋,何尝这样关怀过他。这样淳朴的不掺杂丝毫杂质的母爱,是他所没有的。

    “是,奴婢是夫人房里的丫鬟。多谢大少爷救了我女儿”,陈絮是打心底里感激他的。

    毕竟如果不是他救了玥儿,只怕她现在的情况会更糟。

    别人都道这位大少爷荒唐成性,可是她知道他心地善良,继承了老爷的宽厚。

    “快起来,我不过是碰巧罢了”,其实他当时是不打算救她的,要不是她强烈的求生意识打动了他,他或许真的会袖手旁观的。

    所以这一礼,他真的受之有愧。

    “无论如何,还是得多谢少爷的救命之恩。少爷,这里有我就好了,您快回去休息吧”,再次行了一礼,陈絮遂不再看他,低头臻首,抚上陈玥璃的脸。

    无论如何,玥儿还是少跟这些人接触为好,夫人可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

    “可是……那好吧,本少爷就先回去了”,陶玉舒摸了摸鼻子。

    他居然被人嫌弃了。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