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风筝事件-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30章 风筝事件

    正在她焦虑不已之际,一道戏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猛然回头间,只见陶玉舒锦带长袍,黑发墨染,明眸粲然,手中折扇轻挥舞动,在暖阳照沐下,俊郎的轮廓一览无余。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得不说,陶玉舒长的极为俊美,一双桃花眼熠熠闪光,耀人眼目,薄唇轻抿,微微向上挑起,端的是清俊无双。

    可是此刻,陈玥璃却全然没有了欣赏美色的兴致。

    看着他缓步而来,陈玥璃有片刻的愣住,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她早上那么不客气的对他,他现在莫不是来找她算账的吧!

    “喂,你不会那么气吧,虽然我今天对你态度不好,可是谁叫你狗眼看人低啊,你不要过来啊……”,陶玉舒一步步逼近,陈玥璃突然慌张起来。

    要是早知道他这么气,那她就不那么气他的嘛,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朝四周看了看,她心中哀嚎一声。

    不知不觉,她已经走了这么远了。这里是园子的一角,极为偏僻,很少有人会来的,而现在更是半个人影都没有。

    她不是要打她吧,那她可是求天无处,求地无门了。

    “你别过来……”,后面是粗壮的树干,陈玥璃不得不停了下来,指着陶玉舒紧张的说道。

    要是来真的,她可打不过她。

    望了望天,她好不容易逃过一劫,身子都还没好全呢?老天爷可不要这样对她吧!

    见她脸上戒备的神色,陶玉舒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随即转身看向身后,轻呼一声道:“柳奚!”

    “来了,少爷。”

    闻声看去,只见柳奚快步而来,背上扛着的竟是一把长长的梯子。

    他径直走到大树边,将梯子搭好。

    走到陈玥璃身边时,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向一旁走去。

    陈玥璃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怕是还在为早上的事生气呢!

    陶玉舒见状直接走到树下,拾步上了梯子,一步一步走的沉稳,很快便到了挂着风筝的位置。

    陈玥璃没想到他竟然不是来找她的麻烦的,反而来帮她取风筝。想起她刚刚说的那些话,脸一红,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她都说了些什么啊?真是的!

    反应过来,她赶紧上前扶住了梯子,抬头定定的望着上面的少年。

    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今早的事,或许是她误解他了。毕竟是陶府的大少爷,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受不了下人住的地方也是情有可原的。

    他先是救了她的性命,现在又不计前嫌的来帮她,她真的该好好谢谢他。

    “诺,给你!”很快,陶玉舒从梯子上下来,随意将风筝递了过来,看着陈玥璃的星眸说道。

    “喂,喂,看什么这么出神呢?”见她半晌没有反应,他再次开了口。

    猛然回过神来,只见一只花色的大风筝在她面前悠悠晃荡,陈玥璃不好意思的轻笑一声,抬手接了过来。

    “你……”,她犹豫的开口,正想道声谢谢,可是待听到少年的下一句话,她到口的话顿时咽了下去。

    “本少爷偶然路过,看到一个傻子在树下徘徊,谁叫本少爷心地善良呢?举手之劳而已”,陶玉舒状似随意的开口,眼睛却瞥向陈玥璃

    的方向。

    他本来不想帮她的,可是最后还是叫刘奚去搬梯子了。

    现在嘛,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出出早上受的气而已,谁叫那丫头那么奚落他的。

    看着陈玥璃陡然黑沉的脸,陶玉舒在心里暗笑一声,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那本姑娘就先走了”,瞪了他一眼,陈玥璃转身就走。

    亏她刚才还觉得他是个好人,现在看来,完全是她自己脑子有问题,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呸!她在想些什么啊,他才是脑子有问题呢!真是被他气得语无伦次了。

    她以后还是离这个家伙远一些好,免得内伤。

    “喂,你就这么走了?本少爷帮了你,你好歹也应该道声谢吧!”陶玉舒见她要走,赶紧说道。

    早上不是很神气的吗

    “大少爷,这是大姐的风筝,您帮她取回了风筝,奴婢一定会如实禀告的。我想大姐很愿意给您道谢”,轻笑一声,陈玥璃转过头睨了他一眼。

    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你!简直是强词夺理”,这番话说的陶玉舒一噎,都快把他气笑了。

    这个狡猾的丫头,居然如此巧舌如簧,连他都说不过她。

    枉他闯荡宁城这么多年,极少遇到对手,可没想到,他现在竟然连一个丫头都对付不了。

    不过她也真是有趣,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丫头。

    陈玥璃见他说不出话来,心中一阵畅快,对着他吐了吐粉嫩的舌头,娇俏一笑,拿着风筝转身,快步跑走了。

    幼稚可爱,灵气十足,少女粉衣翩珊,如珠玉相撞的空灵笑声洒落一地,沁人心脾,美的不可方物。

    这丫头越是难对付,他就越有兴趣,长这么大,他还没有失败过,他的一世英名怎么可以毁在一个丫头身上。

    陶玉舒突然轻轻的笑了,清风拂来,四散而去。

    可是他此举却弄得一旁的柳奚不明所以。

    这丫头明明又把少爷气到了,可是他非但不生气,反而看着她的背影傻笑,不是发高热了吧。

    这样想着,他抬手抚上陶玉舒白玉似的额,又摸了摸自己的。

    不对啊,温度正常,没有发高热啊,这是怎么了?

    “干什么!”陶玉舒骤然回过神来,一把拍掉柳奚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柳奚狗腿的笑了笑,看着他道:“看少爷是不是发高热了。”

    他诚实的回答立刻招来了陶玉舒一脸阴险的笑意,随即便是一阵惨叫。

    居然敢嘲笑他,看来他最近是太好说话了,谁都敢随意调侃他了,都是那丫头害的。

    他想着,一定要寻个机会找回场子,否则他老脸往哪搁啊。

    且说陈玥璃拿着风筝快步跑回了花园中,陶映雪早已等的不耐烦了:“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

    “回姐,奴婢当然是去为您寻风筝了啊,大少爷刚刚也看见了,他可以为奴婢作证的”,向身后看了一眼,只见两道人影渐渐靠近。

    她就知道他会跟上来。

    他那样一个好面子的人,若是她真的把他帮忙找风筝的事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陶家不可一世的大少爷居然帮一个丫鬟取风筝,还亲自爬树,他恐怕面子里子都得丢尽了。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