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月下相拥-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32章 月下相拥

    身为陶家的大姐,她必须要时刻紧守规矩,也因为她的身份,她从到大基本上没有什么朋友,她虽然看起来刁蛮,其但实心里一直都很寂寞。

    所谓的娇纵刁蛮不过是她故意表现出来的假象,她只不过是想掩饰自己心底的脆弱罢了。

    可是这一刻,她突然很想有陈玥璃这个朋友,可以陪着她玩闹,一起闯祸,一起逃跑。

    “什么?”陈玥璃闻言大吃一惊,她没听错吧,这位刁蛮大姐居然想和她做朋友,她不是又想了什么招来整她吧!

    “我说,我想和你做朋友。那个,上次的事,对不起啊,我以后不会再那样了”,陶映雪见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在怀疑什么。

    可是谁叫她给她的第一个映像就那么不好呢,所以她当然拿她撒气了。

    “嗯……那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凝视了她片刻,陈玥璃爽朗一笑,看着陶映雪说道。

    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无论怎么算,她都不吃亏。

    更何况,她突然觉得这个少女的本性也并不坏,只是家人娇惯使她变得有些娇纵罢了。

    她应该是真心想和她做朋友的。既然如此,那她也可以考虑不去对付她了,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从此好好的过日子。

    “好”,陶映雪拉过她的手,语嫣轻柔道。

    两人相视一笑,自此冰雪消融。

    看到这一幕,陶玉舒也是会心一笑,她们能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他已经拿陈玥璃当朋友了,自然不希望她们二人再争锋相对的。

    不过他也不得不佩服这丫头,就这么一会儿就拿下了他那个刁蛮的妹妹,竟然还和她成了朋友,这还真是意外。

    而且这丫头给他的意外也不少了,不差这一次。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那一日他们都玩的很愉快,可是却在府里引起了不的轰动。

    发生了什么,很少有人知道,众人只知道自那天之后,大姐性情大变,与陈玥璃好的不得了,两个人情同姐妹一般。

    唏嘘疑惑间,却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对于这件事,最高兴的莫过于陈絮了。她怎么都想不到,玥儿竟然如此有本事,这么快就和大姐成了好朋友。

    如此一来,她以后就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这真是一件好事。

    娘亲一高兴起来,陈玥璃无奈的被她拉着问东问西,弄得她哭笑不得。

    这叫她怎么说呢?两人是放风筝放出来的友谊。

    无心插柳柳成荫,她本意是想帮大少爷解围的,谁知会得到这意外之喜。

    她原以为这很可能是陶映雪的鬼计,可是没想到几天相处下来,她竟真的没再为难她,而且还对她客客气气的,她不得不相信了她的诚意。

    一日,月色动人夜,星光璀璨时。

    陶玉舒在屋内缓缓踱着步子,脑海里不停的浮现那个如午夜精灵般的女子,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想起从初遇到相识,不过短短几日时间,却好像过了很久一样。

    他看到了很多面的她,勇敢的,倔强的,聪慧的,灵动的,而又充满神秘的感觉,让人情不自禁想要

    去探索有关她的一切。

    望了望窗外的月色,他陡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不知道那丫头现在在干什么呢?

    “柳奚”,想到这里,他一挥折扇,门外大声喊道。

    守在门口的柳奚闻言,赶紧推开门走了进来:“少爷,有什么吩咐?”

    看他一脸似笑非笑的神色,柳奚感到十分疑惑。他们家大少爷又怎么了?

    “我们去南院看看”,他如是说完,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哎,少爷”,柳奚感觉如被雷劈中,他又要去南院,上次去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他还要去啊。

    而且一个大少爷,总往下人住的地方跑,这算什么事啊?

    “等等我……”,无奈一叹,柳奚不得不跟了上去,谁叫他跟了这个主子呢。

    凉风习习,却并不觉得冷,反而是一阵凉爽。

    月华如水,星光璀璨下,一个的身影从院墙边的梯子缓慢的向上爬着,直到上了屋顶。

    已经过去几日了,无论陈玥璃怎么试,可就是再也使不出那日的轻功,无奈之下,她只想到了这个办法。

    那天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在高空中,出于本能,她的身体自动的使出了轻功。那么也就是说,她若是想要练习,需得在很高的地方。

    为了不让人发现,这屋顶便是最好的选择。

    环顾四望,到处看了看,现在大晚上的,这处院墙又比较偏僻,应该不会有人来,如此,她就可以好好的练习了。

    可是另一个困惑又随之而来。

    这种方法真的有效吗?低头看了看,因为这道墙隔着不远便是街道,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这道墙建的很高。

    问题是这么高的地方,若是她没有使出轻功,就这样摔下去,岂不是得摔成肉泥。

    可是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了啊,无论如何,她总得试一试。

    她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既然知道了自己会轻功这件事,若是不弄清楚,她简直寝食难安。

    死就死吧,不管怎么样,她总该试试。

    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天边的月色,她在心里向老天祈祷道:“月亮姐姐,您可得帮帮我啊,我可不想死啊!”

    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只剩下一片坚定,不成功便成仁。

    一,二,三,跳!

    感觉到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衣裙咧咧作响,陈玥璃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

    块使轻功啊,快啊,不然就来不及了,心中急迫不已,可是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直直的往下坠去。

    “少爷,那边好像有人要寻死啊,少爷……”,看到院墙边直往下坠的身影,柳奚大声说道。

    话音未落,哪还有他家少爷的身影。

    “不要……”,陶玉舒将轻功运到极致,脚下步步生风,飞身而起,几个来回便到了陈玥璃身边。

    一抬手接住她的身子,紧紧的抱着她。

    眸华微垂间,瞥见那张熟悉的脸,他突然忘记了反应。

    是她,陶玉舒心中一惊,她怎么会在这儿,而且还从屋顶上跳下来,这是要寻死?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