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御马之术-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55章 御马之术

    那匹马再次一甩身子,扬起马蹄,眼见陶玉舒已经坚持不住了。

    这一刻,他紧紧的闭上了眼见,心中一片绝望,他很清楚如果这样摔下去会发生什么,很可能他这一辈子就毁了。

    陈玥璃心中也慌恐不已,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突然闭上了眼睛,按着潜意识里的意识,将手指附上唇畔……

    随即一声声尖锐的哨声传来,飘入众人的耳里。

    那声音清绝,细腻,仿若一道镇魂曲般侵入人的心魄,令人闻之一震。

    在这样的哨声里,马儿渐渐安定下来,放下了抬起的前蹄,又恢复了正常,丝毫躁动也无。

    陶玉舒睁开眼睛看着这神奇的一幕,说不出话来。

    不只是他,在场一片静默,所有人都睁大了眼见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这是什么曲子,竟然能够这样控制马儿,救了陶玉舒一命。

    又是谁做的这一切。

    刚刚他们听见声音方才睁开了眼见,根本没有人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而陶玉舒更是背对着这边,所以他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是孜墨看到了,他一直看着这一切,包括那个少女刚刚吹出的哨声。

    可以用哨声控制惊马,这样的异术已经失传多年,他更是闻所未闻,可是今天居然在一个姑娘身上看到了,这可不是太过不可思议了吗?

    凝睇着她的眸子,孜墨心中惊叹。

    越是接近她,他就越是看不清她。这个少女的身上好似有着太多的谜团,层层包裹住她,让人看不清。

    她真的是陶府的丫鬟吗?这一刻,他已经不相信了。

    她会轻功,会御马,甚至能够安顿好全城流浪的孩子们,她的胆魄,她的智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惊讶。

    “你没事吧?”,上前一步看着她问道。

    只见她现在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平息着心里的紧张。

    “没事,没事……”,陈玥璃抬起头来看着他,展颜一笑,缓缓道。

    瞥见远处的陶玉舒正安稳的骑在马上,她蓦的松了口气。

    还好没事了。

    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她尚且心有余悸。还好最后……

    那道清越的哨声真的是她发出来的吗?那一刻,她紧张的心都快从腔子里跳出来了,可是却有一种感觉在支使着她,让她不自觉的凭着感觉去做。

    有一点莫名的熟悉,好似她本来就会。

    太奇怪了,真的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哪位兄台相救,可否出来一见”,陶玉舒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突然按耐不住的大声喊道。

    那人救了他一命,无论怎样,他都要好好感谢人家。

    可是等了半晌,还是没有动静,只有风吹草动的声音。

    “大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陶映雪赶紧跑上前紧张的看着他,急切的说道,话语里尚且带着丝丝颤抖。

    今日一事,她可吓的不轻,久居深闺的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

    “没事了,没事了”,陶玉舒何尝不是惊恐万分,久久不能平息心中的震颤。

    所有人一拥而上,纷纷围了过去

    ahrf&ot;/>ia/>八90八/>&ot;

    ,陈玥璃和孜墨也随着他们走上前。

    嘘寒问暖,每个人都做的毫无破绽,可是陈玥璃知道,今日这件事一定是有人专门谋划的,不然马儿怎么会突然发狂?

    想起其中一个细节,陈玥璃脸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

    她想,她知道是谁做的了。

    “好了,没事了,看来春日里的马儿太过急躁,我们过去休息一会儿吧!”其中一人状似无意的说道。

    不过是为了暗水东引罢了,欲盖弥彰。

    陈玥璃在心中不屑的冷哼一声,对他的做法嗤之以鼻。

    像这样陷害别人的伎俩也使得出来,简直就是人,他这样急切的掩饰,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心思,真是愚不可及。

    瞥见她的目光所在,孜墨心下了然,却更加佩服陈玥璃。

    心思敏锐如她,想来她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好!”经此一事,陶玉舒也失了兴致,随众人一起往草地旁走去。

    本来是想出来好好放松一下的,谁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空气里有些沉闷,一时间没有人开口。

    “诶,大家不要这样嘛,今日也算是虚惊一场,玉舒没事,这是一件好事啊,玉舒,你说是吧?”

    “是啊,一定是上天保佑,我们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起来,纷纷附和道。

    可不是虚惊一嘛,陶玉舒可是陶家的独子,他今天要是在这里出了事,只怕他们这些同行人都讨不到好。

    “说得好,今天是出来玩的,大家不要因为一件事坏了兴致”,陶玉舒撇撇的一笑,又恢复成一副纨绔公子的模样。

    今日的事,只能怪他自己太急了。一定是他驱马太快,所以才会让马儿吃不消,因此发狂的。

    他心里这样想道,这些都是他的朋友,他不想去怀疑什么,他宁愿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意外。

    事?他还真是豁达,陈玥璃都要给他鼓掌了。

    险些丢了命还叫事,真不知道这家伙都在想些什么。

    经他这么一说,气氛陡然送下来,某人心里也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攀谈起来,连陶映雪也加入其中。

    “你们每天都在私塾里学什么啊?”她一脸好奇的问道。

    “还能学什么?夫子天天都将之乎者也挂在嘴边,说什么要博古通今,学习古人的智慧,可是古人有什么好学的?”

    一提起这件事,几个少年都是一副不耐的模样。

    天天被逼着待在私塾里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烦都烦死了。

    “谁说古人没什么好学的?我就很仰慕西楚的云将军”,并不是所有人都与他们一样,其中一个气质清华,颇具书生气的少年说道。

    “你说的是哪位云将军呢?据我所知,云家一家可是在不久前就满门尽灭了”,一人嗤笑一声,看着他道。

    “云家世代忠烈,却没想到昏君无道,竟然残害忠臣……”,云家世代征战沙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为西楚基业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狡兔死,走狗烹,江山大定之后,云家竟然落到了那样的地步,不禁令人扼腕叹息。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