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情爱之事-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173章 情爱之事

    好巧不巧的,她们刚一出门便撞上了风尘仆仆赶来的陶玉舒,四目相对,陈玥璃一脸奇怪的神色看着他。

    今日陶大哥不是应该去私塾吗?怎么有空来这里,而且还拿了这么多东西。

    被她盯的有些不好意思,陶玉舒捏捏袍角,缓缓道:“玥丫头,你昨日受了寒,我给你送了一些补品,对你身子有好处……”

    昨夜他一直想着她吻了孜墨的事,整夜都没睡着。

    她是不是喜欢他,不然怎么会那样毫不犹豫的去吻他,还说什么是为了救人,救人的方法又不只那一种。

    可是他又不甘心承认那一切,总还抱着一丝期望,希望他们之间没什么。

    一夜难眠,他又担心她着了凉,所以一大早就跑来了。

    “诶,映雪,你怎么在这里啊?”瞥见一旁的人儿,他满心疑惑道。这丫头以前可是从不会来这里的,今日怎么转了性了?

    被他问的无话可说,陶映雪道:“你能来,我怎么不能来。”

    看到她脸色微微泛红,有些恼怒的模样,陶玉舒一下子明白过来。除了她那个救命恩人,她还能因为什么?

    “好了,二位,你们随时都可以来,行了吧”,皱了皱眉,陈玥璃无奈开口。这两兄妹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孩子一样。

    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全是些什么人参之内的药材,跟陶映雪拿给孜墨的如出一辙,这不愧是亲兄妹啊。

    心下感叹一番,她再次启唇道:“多谢陶大哥好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伸手把东西接过来,她毫不客气。

    这些都是名贵之物,拿去给娘补补身子也好啊,总不能浪费了。

    见她这么直接,陶玉舒先是一愣,随即轻勾唇角:“嗯,千万不要客气。”

    她肯收他的东西,说明他们的关系又近了一步,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嘛。

    似是想到什么,他突然转头看向陶映雪,菱唇轻启道:“映雪,玥丫头昨日受了凉,今日就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

    他可是随时随地体贴关怀她,就不信她不感动。

    “好吧”,得了陈玥璃的承诺,陶映雪心情大好,回答的也很是爽快。现在她该好好想想,该怎么让孜墨接受她。

    陈玥璃闻言没什么反应,只对着陶映雪行了一礼,淡淡道:“多谢姐。”

    “嗯,大哥,我们走吧”,点了点头,她随即转身。

    “那我先走了”,陶玉舒再看了她一眼,又有些不舍,想陪着她多待一会儿,可是一会又要去私塾。

    “嗯”,陈玥璃颔首,然后便转身进屋了。

    南院外,陶玉舒走在陶映雪身边,突然开了口:“映雪,你对她说了什么?”

    她既然是来看孜墨的,又何必跑去玥丫头的屋子里。

    这么快就被他看出来了,陶映雪就知道瞒不了他,而且她也不想瞒他,毕竟那件事对他们二人来说都是百利无一害的。

    “玥说她不喜欢孜墨,并且答应我以后也不会喜欢他”,她缓缓道来,却听的一旁的陶玉舒心花怒放。/>

    “她不喜欢孜墨?”他惊喜道,心情突然轻松下来。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令他纠结了一晚上的事情一下子明了,却是他希望的结果,这可不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嘛。

    见他这幅模样,陶映雪笑出了声,就知道他也跟她是一样的想法,这下好了,他喜欢玥,而她喜欢孜墨,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吗。

    “怎么样,是个好消息吧”,她扬起脑袋,脸上显出一抹得意的神色。

    说来,这件事情他还得感谢她呢。

    忙不迭的点点头,陶玉舒激动开口:“当然是好消息啊,映雪,你可真行,真不愧是我陶玉舒的妹妹。”

    他一个大少爷,说起恭维人的话来可是毫不含糊,听的陶映雪越发神气。

    “那是”,她就不喜欢藏着掖着,什么事情都要提前说清楚,这才是最好的。

    “好了,我们走吧”,两人都是喜笑颜开,好不开怀,一起向前走去。

    风和日丽,高檐绿瓦下,两人笑声不断:“大哥,我一定要嫁给孜墨,虽然他现在还不喜欢我,但是以后,我一定会让他喜欢上我的。”

    陶玉舒闻言笑笑,接着道“大哥我也要娶了玥丫头做你的嫂子,我也会让她喜欢上我的。”

    两人讲笑话一般的说出自己的决定,可是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决定折磨了自己一辈子,也伤害了别人。

    自那天以后,陈玥璃和孜墨都发现陶家兄妹变了,他们总是想尽了办法缠着他们,让他们烦不胜烦。

    陶映雪把孜墨调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伺候,因为陈玥璃的缘故,他便欣然应了,可是却没想到之后的生活苦不堪言,而陈玥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也没办法帮他脱离苦海。

    去哪都要他跟着,时时刻刻要他陪着,丫鬟们的事情都交给他做了,连她都无事可做了。

    摇了摇头,这日子还真是惨不忍睹啊,可是她自己又能好得到哪里去呢?

    自那天后,陶玉舒就跟没事人一般,一有时间就来找她,带着她出去东拐西逛,三天两头的送着送那,南院都快被他踏破了。

    她以各种理由拒绝,可是都没用,就连姐似乎也视而不见,任由他做什么都不管。

    娘亲为了此事也是很烦心,可是主仆有别,她也不能做什么。

    本来还指望夫人会管管他,可是那个女人整天被他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一来,可不就苦了她任人宰割嘛。

    其实她也明白他的心思,近段时间他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可是她却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他确实对她很好,可是她一直都是拿他当哥哥对待的,她对他有的,也只是兄妹之情啊,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还有孜墨,不管姐对他再好,表现的那么明显,可是他都不领情。她不是傻子,他对她的感情她心中明了,可是却她没有办法对他做出半点回应。

    感情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勉强的,就像她对他们二人,就像姐对孜墨,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再怎么强求都没用。

    可是正当年少时,几人都不明白其中道理,依旧为了自己心中的执念不断追逐着,即使没有结果。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