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汴京之行-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212章 汴京之行

    夜幕星河,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因为明天要很早启程,所以二人都早早的回了房。

    烛火跳动着绯红的光芒,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陈玥璃坐在桌边,有些恍神。

    她本来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陪着娘待在宁城的,可是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变故,而她,从此便会走向一个不可预知的方向。

    突然,大床旁边的柜子发出吱哑一声响,随即一扇门出现在眼前。

    陈玥璃心中一惊,做出防备的动作,极速走了过去,凌厉的声音喝道:“谁?”

    手中几个翻转,利落的朝来人袭去,直接抵上了他的脖颈。

    却在下一秒停了动作:“刘掌柜?”,他怎么会来这里,还有,这个密室……

    “主子”,见到她的身手,刘掌柜丝毫没有惊恐之意,反而笔直的站着,冲她恭敬道。这样的他,与白日里谄媚的模样判若两人。

    “你……还有这个密道……”,难道这些都是月姐姐安排的吗?

    “回主子,我来只是想告诉您,我绝不会泄露您的身份。至于这密道都是月姑娘安排的。每一家德衣楼的分号都有为您特意准备的房间,柜子后面的密道都是通往掌柜住的房间。”

    这是月姑娘交代的,只要这个女子走到哪里,他们都要告诉她这个信息。

    江湖险恶,然而德衣楼的事业遍布天下,她以后一定有机会用得到。

    “你们有心了,下去吧”,她没有多说什么,心中百感交集。

    月姐姐什么都为她考虑周到了。她早就猜出她将来会离开宁城,所以特意为她准备了这一切吗?

    她待她,真的如同亲妹妹一样。

    想起初见之时,她大半夜的跑去她住的地方威胁她,那时两人剑拔弩张,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们会成为如此要好的姐妹。

    这一次,她就这样离开,都不去见她一面,她一定会不高兴吧。

    “是”,那人躬了躬身,很快便消失不见。

    夜色深沉,月华如水,这个夜晚很快便过去了。黎明刚到,世界已经被染上一片绯色,暖暖的朝霞散发着红艳艳的绮丽色彩,美丽不可方物。

    此时此刻,一匹棕色的高头大正马静静的立在客栈门口。

    夜墨轩和陈玥璃并肩而出,他利落的翻身上马,朝她伸出手,她毫不犹豫自己的手放上去,借着他的力道上了马背。

    这一刻,她心中是充满了幸福的。

    两人相视而笑,策马而去,只留下一片飞扬的尘土,光华落下,将他们的身影无限拉长,显得模糊而又迷离。

    刘掌柜站在客栈门前,凝视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中一片叹息。

    作为女子,都逃不过情之一字吧,即使是那个一手打造德衣楼在三国的势利的传奇女子,依然深陷其中。

    此一去,不知是福是祸,他只盼,她能得到幸福吧。

    因为心中急切,夜墨轩加快了速度,行程也被缩短。不过他还是顾忌着陈玥璃的感受,一路上对她细心呵护,这让她心中很是感动,也更加体谅他归心似箭的心情。

    就算是与家里人有什么矛盾,但那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他出来这么久了,难免会心有挂念。

    ≈&b

    s;就像她对娘一样,为了她,她甘心一直留在宁城陪着她,这种感情是割舍不去的。

    突然想到,如果她真的和他在一起了,那么他的亲人就会是她的亲人,她就会拥有另一个家,有亲人的陪伴,她就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

    如此,她倒也对他的家人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不知道他们性格怎么样,但是无论如何,为了眼前的这个男子,她都一定会让他们喜欢她的。

    相对于她的喜悦与期盼,夜墨轩心里却是截然不同的一种感受。

    随着离汴京越来越近,他心中也越发的不确定。如果她了解到了他的一切,看到那如鸟笼一般的琼楼玉宇,她还会愿意留在他身边吗?

    相处的这些日子,他了解的她是一个肆意洒脱,喜欢自由的女子,她把一切都想得纯粹而又美好,心中满怀善意。

    这样的她,奇特,却又让人担忧。

    她这样的性子,能够在那样波云诡谲的环境里生存下来吗?他带她走进那样一个世界,她又会愿意吗?

    在这一点上,他没有自信,更不知道她对他的感情是否足以让她为了他停留,折断翅膀,甘做一只金丝雀,留在那深深宫廷里。

    可是事已至此,他已经别无选择,他们只能继续走下去,哪怕会十分艰难。

    马儿疾驰而过,唤起树叶沙沙作响,如弹唱一支美妙的乐曲。

    风儿撩起二人耳边鬓发,纠缠不休,竟然带出一种萧瑟之感。二人心思各异,却是两个方向。

    栉风沐雨,草行露宿,餐风饮露。

    一路前行,两人朝夕相处,那温暖的点点滴滴越发加深了他们的感情,如一杯醇馥幽郁,尾净余长的纯酿,放的越久,便越是香气浓郁,风味协调。

    而他们的感情便是如此,至少陈玥璃对夜墨轩的感情是如此。

    她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依赖他,只要和他待在一起,便会觉得很幸福,心跳的很快,整个人都飘飘然,这是她以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她突然有些理解了娘的话。

    她给她讲的那些美好的故事里,有她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相依相伴,朝夕共度。

    即使那样的日子很短暂,可是至少,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幸福快乐的,那些回忆就足以让她回味一生,不留遗憾。

    而她现在亦然。

    她愿意付出一切,去换得片刻相守,至少在这片刻里,她是快乐的。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男女之爱吧。

    她没有爱上与她朝夕相伴的孜墨,也没有爱上对她关怀备至的陶大哥,唯独猝不及防的让这个男子走进她心里,这便是缘分天赐吧。

    即便郎心如铁,或也有丝丝消融。

    看着女子的如花笑靥,夜墨轩怔然失神。

    尽管他一直提醒自己,自己对她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可是随着与她相处的时间越长,他还是发现了自己心中那种微妙的变化。

    他不敢去想那到底是什么,只能无限的麻痹自己,自欺欺人的认为那不过是一种恻隐之心而已。

    风吹皱了一池春水,在他心中泛起圈圈涟漪,却又掀起滔天巨浪,搅乱了他的心神。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