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生人相救-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225章 生人相救

    看着被黑衣人围在中间的那个女子,她心中突然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连她自己也不明白。

    她不想她死,这是见到她之后,心中唯一的念头。

    “当然,她身上可是有这南越太子的玉佩”,嫣唇吐出字句,和着寒凉的夜风,渲染出一片萧瑟之意。

    不仅是因为她骤起的怜惜,还有她身上的那块玉佩。

    他们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而这块玉佩便是最好的一阵东风,有了它,他们的计划就可以更顺利的实施。

    没想到今日会有这样的收获,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是”,后面的女子恭敬的应了一声,心下明了。

    这块玉佩的重要性她自然清楚,这可是她们对付那南越太子的关键之物。可是要想拿到它并不容易,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只要她们救了那女子,便可以取得她的信任。

    如此一来,玉佩还不是轻易到手吗。

    两人做好了决定,便抬步往前走去。就在那些人刀剑出鞘,朝陈玥璃逼去,而她正准备全力回击的时候,二人的出现成功阻止了他们的动作。

    “你们是谁?可不要多管闲事”,发号施令的男人见两个黑衣人出现,冲她们大声喝道。

    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这事是见不得人的。

    女子冷眼看着,并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却已经猜出了他们的身份。

    他们也在找玉佩,除了襄王的人,也没有别人了。看来南越的夺嫡之争还真是激烈啊。

    “自然是来锄强扶弱的”,女子清冽的嗓音里含着一丝高华之意,乍听之下,只觉得如绕梁三日的乐曲一般动听,只是更多了一丝冷冽而已。

    原来是两个女人,几个黑衣人顷刻便放下了防备。

    不过是两个臭丫头而已,她们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赶快走,别多管闲事,否则我连你们一起杀了”,那人粗劣的声音饱含不屑,威胁说道。

    陈玥璃已经不忍再说什么了。这些人未免也太瞧女子了吧,以这两人身上的气势看来,明显就不是一般人,他们也是习武之人,难道感觉不出来?

    待会儿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不过话说回来,她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来救她,看来老天对她还是很不错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相信这二人可以救她的性命,她们的出现让她感到很安心。摇了摇头,她又不认识她们,这种感觉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是吗?那就试试看”,这次说话的是另一个女子,见这些人如此张狂,她简直嗤之以鼻。

    要是他们见识到了她们的本事,只怕就不会如此大言不惭了。不说姐,就是她也不会让他们讨到好去。而且她们姐可不会轻易出手的,因为只要她一出手,就必须见血。

    以鲜血喂剑,人命为祭,江湖上没人不知道这一点,也只有这些无知之徒才会不知道。

    话落,她不再犹豫,拔剑而上,朝着众人逼了过去,很快便闻一阵刀剑相击的声音传来。

    令人惊奇的是,那个女子一人对上那么多人,竟然不显败意,简直令人惊叹。

    “走……”,就在陈

    玥璃看的正起劲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揽上她的纤腰,随即一跃而起,就这样施展轻功带着她离去。

    “喂……”,她尚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她带出了老远。

    扭头看去,依稀可见那刀剑缭乱的身影。耳边随风飘来的还有那铿锵之声。

    “我们走了,那个姑娘怎么办?”,她急切的开口,对着女子大声问道。她们就这样走了,留那姑娘一个人面对危险,她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那不是她的人吗?她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呢?

    她问完就等着她的回答,可是回应她的却只是一片风声,女子就好似没有听到一样。

    见她如此,陈玥璃急了。

    她怎么能让别人为她去死,万一那姑娘出了什么事,她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这个女子竟然如此冷情,那是她的属下,她却完全不管她的死活。

    她开始挣扎起来,想要返回去。

    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女子愣住。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逃命最要紧吗?没想到这样一个柔弱女子竟然还很讲道义。

    “她没事”,她终于开了口,却让陈玥璃越发不解。

    她为什么会说她没事,而且还如此笃定。难道那个女子的武功真的高到可以战胜那么多人?

    那也太厉害了吧,任凭她习武多年,也没有把握能战胜他们。

    可是既然她这样说了,她就莫名的相信她,那个女子应该能够脱险的。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并不是那个女子武功有多厉害,只是她有脱身之法。

    寒月寂冷,那女子带着陈玥璃一路飞奔,穿过一片林木,很快便到了一处茅屋前。

    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竟然还有着一间茅草屋,她们两个一定跟她一样,都是外地来的,加上夜色已晚,没找到落脚之处,所以才暂时在这里歇息的吧。

    心下了然,她跟着女子进了屋子里。

    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心下不由得赞叹。

    这里还真是别有洞天,没想到外面看起来极不起眼,可是里面却空间很大,而且布置的很精致,完全不像是一个荒废的茅屋。

    这让她不由得想到,难道她们一直住在这里的?

    可是这一片荒无人烟,算是这汴京城里最荒凉的地方了吧,她们两个女子就住在这里?还真是奇怪。

    跟着她进了一间屋子里,她还不及欣赏,就被女子的话打断了。

    “你今夜就在这里休息吧,如果不嫌弃,多住几日也没关系”,她话音一落,便往外走去,背影透着一抹荒凉冷漠。

    看着这样的她,陈玥璃心中不禁涌起一丝难言的感觉。

    听她的声音,估计也不过妙龄,可是她的话语里却透着一抹冰冷,而她能够感受得到,藏在那冰冷之下的是一片沧桑,就好像一个垂暮的老人,失了朝气。

    她这人真的很奇怪,到底经历了什么让她变成这样。

    “等等……”,她情不自禁的出口,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她想问什么。

    见女子停了步伐,她犹豫片刻,随后道:“你为什么要救我?”这是她很疑惑的一个问题。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