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以身相许-凤归江山暮-
凤归江山暮

第396章 以身相许

    她说,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风妍若带人闯进来打掉了她的孩子,还将她扔到了冷宫。

    她梦到自己身体的热量缓缓流失,随后悄无声息的死掉。

    那个梦境太过真实,真实的令她浑身发寒。

    她说,她想要离开这个地方,永远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尹洛目光复杂的看着她,复又看向一旁的芊羽,彼此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决绝的光。

    “我们走吧”,两人退出殿外,空气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你决定了吗?”

    “你不是也是这样想的吗?”,两人走在暗沉的夜色里,相视一笑。

    是啊,她们都是这样想的,娘娘说她想离开这里,她们也知道她已经不适合再留在这里了。

    现在的她,已经遍体鳞伤再留下来,只会更加痛苦。

    与其如此,不如让她远离这深深宫廷,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或许她还会自在一点。

    “好,我会安排人接姐姐出宫”,似是想到什么,她再次道:“娄将军那边先不要透露,他毕竟还在朝为官。”

    芊羽点点头,算是同意。她自然明白其中关系。

    要是娄将军知道,皇上就会知道,相信他的眼线在娄府的也不少。

    两人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把她平安送出宫去。

    时间又过去半月,冬日渐渐到来,整个世界都披上了一袭银装。

    夜色深浓,总有人辗转难眠,此刻林婉茹独坐灯下许久,却了无睡意。

    荣贵妃有孕以来,她就一直睡不安稳,那个女人家世强大,又与皇上青梅竹马,现在再怀上龙子,势力已经直逼她这个皇后。

    偏偏如今宸妃失势,也无人可再与她抗衡。

    世事竟变化的如此之快,宸妃失宠,荣贵妃得宠,这些都是她始料不及的,现在的局势对她太过不利,她根本无法放心。

    要是她诞下龙子,只怕她皇后这个位子,就坐不稳了。

    “芳若,去,传御医宋佩昭来,记得小心一些,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对一旁的宫女吩咐一声,她兀自思索着该怎么做。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靠自己了。

    “是”,芳若闻言点头,快步去了,心中依然明白,娘娘怕是又要出手了。

    她的心机颇深,从来只在宸妃手里失败过,这一次若是对付荣贵妃,不知她又能否避得过。

    吩咐了宫婢为她梳洗,又应她要求,手忙脚乱的为她装扮,洁面,匀粉,描眉,画眼,贴花黄……及至装扮完,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

    面对菱花镜中呆愣的自己,她勉强笑了笑,又指挥宫女检出一件玫瑰红缎底绣花五彩百蝶钉珍珠的裙装,外面穿件银灰狐毛皮甲。

    天已经完全黑透。

    少卿,一个御医服饰的男子缓步而来,荣颜如玉,端端是一个偏偏公子。

    傅粉何郎,也不过如此。

    心中风波骤起,她拧着一股劲,脸渐渐红了起来,胸口微微起伏……妩媚一问,她淡笑开口:“宋大哥你来啦,今日婉儿美吗?”

    妩媚的表情,婉转的声音令人心动。

    宋佩昭一呆:“很美”,他的脸上,突然出现大人看小孩子的神情,他的语气,却是宠溺的,玩笑的:“确实很美,今日婉儿怎么会这么美呢?”

    林婉茹一怔,脸上飞起一抹霞彩,双手绞动珠灰色珠绣裙带,眼中有淡淡烟雾升起,她看着面前的男子,怔怔伸手去解银灰狐毛领口的那粒东珠纽扣。

    轻而又轻的说:“因为婉儿今晚想要做宋大哥的新娘,宋大哥,你可愿要了婉儿?”

    空气中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宋佩昭心中大震,不再拘泥君臣之礼,握了她的手道:“婉儿,你真心喜欢我吗?”

    见她不说话,过了许久,传来男人一声幽幽长叹:“婉儿,你这是想报复他,还是想……让我为你除掉那个孩子?”

    他怎么会不了解她呢,这个女子心系皇上,却被后妃们压在头上,空有皇后头衔,以她高傲的性子,又岂能甘心?

    他,竟然知她如此之深!头顶如同被迅雷击中,无限悲凉。林婉茹的心仿佛冬日漠漠荒原上被陡然撞醒的青铜大钟。

    “都不是,宋大哥,你是不想还是……不敢要婉儿?”

    “我不敢?”,他冷笑,低低迎上她的眉眼,含着一抹淡笑,磁性的嗓音几近诱惑:“好吧,既然婉儿盛意拳拳,臣恭敬不如从命,那么今晚便让臣服侍婉儿一回吧。”

    他蓦的如此,让林婉茹呆住。

    他将脸贴的更近,目光在她脸上游移,以耳语般的声音小声道:“婉儿,今晚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她的心陡然抽紧,浑身僵住。突然就明白,自己是真的不爱他,他说的对,她不爱他,今日要以身相许,只是为了报复那个男人,为了让他为她去做那杀头大事。

    箭在弦上,她却心乱如麻。

    宋佩昭笑了一笑,放开她,立起身来:“我不是不想,也不是不敢,而是不能,婉儿,你知我心系与你,不必如此,你想要的,我也会为你去做。”

    有泪从眼角滑落,这个男人永远都对她这么好,从小到大,她要什么,他就给她什么,总是顺着她的心意。

    就连她要他去做那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也毫不推辞。

    可是他这样,她心中却越发内疚。她把自己的心给了另一个人,一个不爱她的人,却将默默守护她的他狠狠伤害。

    这个光风霁月的男子,他心中正义光明,却一次次为了她去做那不齿的事情。

    “你既不肯要我,又何必要对我如此好?”

    宋佩昭缓缓笑了笑,正色道:“世上有许许多多种爱的方式,比如守护。”

    他淡淡的语调里满是温情,却又透着丝丝淡漠,丝丝释怀。她的心不在他身上,他也不会去强求。

    只求她能够过得幸福就好了。

    屋内红烛跳跃,又香又暖。而他,却拒绝她香暖的怀抱断然转身而去,只留下一句承诺。

    他说,我会替你办好的。

    泪水就这样猝不及防滴落,揪扯这着她的心。

    芳若走进来,大为惊诧,没想到看似心狠手辣的皇后娘娘,也会落泪,这又是为何,为了刚刚那个男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