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16想抱抱你-凤-

vip16想抱抱你

    眼前窜过一只麋鹿,白炎灵正要骑马去追,岂料身后陌生气息袭来,心下一惊,是谁无声无息地坐上了马匹身后?

    一双手突然搂上她的纤腰,脖颈更传来一阵湿热的呼吸,白炎灵一个激灵,一手控制住黑马,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了77式,朝着身后想也不想就开了一枪。

    岂料,被身后之人反手握住了77式,白炎灵这才震惊地一下停下了黑马,朝后看去,到底是谁,这么近的真枪实弹都能挡得下来。

    君墨沉微微蹙眉,他的一只手现在被子弹贯穿,鲜血淋漓,见到白炎灵回过头来愣愣地盯住他,他懒极地撇了撇唇,举起自己的手,“好痛~”

    白炎灵再把目光移向了那双白皙的手,此刻当真开了个洞,血流不止。

    立即伸手撕开了身上的布料,鲁地替他包扎了起来,勉强止住了血,冷酷着小脸说道:“下次不要随便出现在我的身后,难保不会再在你身上开一个洞。”

    君墨沉睨着那张小脸冷酷无比,嘴角勾勒起浓浓的笑意,手指摩擦着瞪着他的小家伙的红唇,邪笑着道:“没办法,本来还想远远地看看你就够了,可是身体就是不由自主地想过来抱抱你。”

    他以为小家伙会因为他的调戏而发怒,岂料,小家伙却主动地抱住了他结实的腰部,正当他享受这拥抱时——

    白炎灵直接把他推下了马,居高临下地睨着他:“抱过了,现在我没空跟你纠缠。”

    语毕,一甩马绳飞快离去,朝着麋鹿消失的方向。

    扬起一路灰尘,君墨沉眯起邪眸,他没想到,小家伙会对这场狩猎比赛的胜负这么看重,蓦然转身离去,他也是时候该做自己的事,差点因为见到这小家伙,耽误了。

    这边,白炎灵追上那只在她眼皮子底下逃走的麋鹿,绿眸一闪,眼前这只正安静地在树下徘徊的麋鹿,正是圣上钦点的金『色』麋鹿。

    唇角一勾,骤然拿过背后的长弓,并取出一只箭,对准金『色』麋鹿,眯了眯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场狩猎比赛的胜者,是她了。

    咻地一声——

    箭离弦迅猛『』出,在快要『』中那只毫无知觉的金『色』麋鹿时,另一把金箭凭空『』来,直直把她的箭『』穿,断裂成两半掉落在地。

    白炎灵脸『色』一沉,谁他妈不要命,敢拦她的箭,她非要拧下他的脑袋!

    眯起绿眸往远处望去,一道身影骑马俊如天神而来,背上金『色』长弓耀眼夺目,照耀得来人更加俊逸几分,只不过俊颜冷若冰霜,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这只金『色』麋鹿是我的,姑娘若是要跟我抢——”

    白炎灵心中冷冷一笑,很好,谁让她不痛快一时,她就要让他不痛快一时,面上却浮现惊骇之『色』,惊呼:“东芜太子?”

    百里天邪原本以为这女子与众不同,看她冷静自若地在狩猎场静观其变,以为她深藏不『露』,岂料,还是跟普通女子一样,身手虽然敏捷了点,但看得出没有半分灵力,看来是没有一点资质,最重要的是,他最讨厌一惊一乍的庸俗女子。

    当下,冷冷不再看她一眼,又取下一只金箭,朝着因受惊而到处逃窜的金『色』麋鹿,轰然迅猛如雷般『』去,没有任何阻碍,直接准确无比一箭将金鹿『』死。

    正准备去牵走麋鹿之时,一颗石子『』来,瞬间把麋鹿『』穿并且往后挪了几米,百里天邪惊愕地抬起头,这里无疑除了刚刚那个女子,别无他人。

    这女子正仿佛换了个人似的,神『色』肃杀,举着一把莫名的东西对准他的脑袋,冰冷无比,一字一句,“不要轻举妄动,我的枪不长眼,万一走火你的下场就如同那只死鹿。”

    百里天邪深深皱眉,难道从刚刚开始这女子就是在伪装,一切都是为了让他完全放松,毫无防备,现在还想坐收渔翁之利。

    此刻,对于她手中不明东西的威力,他是亲眼所见,威力强大无比,速度更是快得他毫无知觉,所以他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沉声道:“姑娘,这只金鹿是我『』下的,你莫非想抢?”

    白炎灵微微歪头,戏谑的说道:“你听清楚比赛的规则了吗,谁把金鹿带回狩猎场,谁就是胜利者,并非『』下的人才是胜者。”

    规则,的确是这样的,百里天邪无话可说,但是这只金鹿却关系到他能否顺利同北溯合作,他岂会这么轻易让出来。

    百里天邪面上冷漠地收起了金弓,似乎打算放弃跟她争抢,淡漠开口:“本太子也只是兴致所致才来玩玩这狩猎比赛,若是姑娘执意想要这只金鹿,让给你也无妨。”

    语毕,骑着红『色』汗血宝马转身离开。

    白炎灵一把将金鹿甩在了黑马背上,自己却下马牵着马匹,在百里天邪离去前,冷冷一笑:“我看未必,若是东芜太子不在意比赛,岂会跟个女子抢金鹿,你对北溯觊觎这么久,岂会放过这大好时机?”

    一语说中百里天邪的弱点,他转身,深深地凝视住这个丑陋的女子,既然被她看...